Fitz > 運動 Sports > 越野跑 Trail Running > 澳洲 Ultra-Trail Kosciuszko by UTMB | 有快艇有獨木舟仲有野生袋鼠

越野賽事有快艇及獨木舟賽段,亦有近觀野生袋鼠,袋熊的機會,夠新鮮吧,第一屆 Ultra Trail Kosciuszko 100 miles 就有齊以上原素。100km, 50km及27km沒有快艇及獨木舟段,Mount Kosciuszko 係澳洲第一高峰,高2228米,屬於 Great Dividing Range 的 Snowy Mountain 範圍,每年的降雪量比阿爾卑斯山脈更多。

原100miles 路線

更改後100miles路線

澳洲各省的越野賽事十分多,但參賽人數一般由數十至二三百,屬於小眾運動,所以關門時間很緊,參加者都是高手,大叔2019年玩過一個在布里斯本的 Ultra 就跑包尾。唯獨每年五月在 Blue Mountains 舉行的 Ultra Trail Australia by UTMB 例外,其各個賽程的總人數達五千,大叔跑100公里屬於尾20%。由於這個 UT Kosci 的主辦者也是 UTA 的搞手 Ironman 集團,相信參賽人數也會不少,大叔應該不至包尾,加上賽道包括走上 Mount Kosciuszko 山頂,頗為吸引,雖然 100 miles 報名費達 A895,仍然報名。

南半球的12月是夏天,UT Kosci 的舉行地點 Thredbo Village 會由冬季的滑雪勝地變成越野單車場地,100miles及100km於12月16及17日進行,100miles 的攀升5000米,限36小時,由1300米的Thredbo Village 起步,但今年的氣溫比以往低,起步前的三天仍有 Snow shower,令大會為安全計,在賽前一天大幅修改賽道及起步點,新起點 Perisher Valley 距離 Thredbo 有60分鐘車程,由大會安排巴士。

夏天是越野單車旺季

16號早上3點便起床趕坐0415的巴士,0525到達P erisher Valley,大伙都留在登山火車站內,因為外面是零下幾度,0610起步,所有 Mandatory Gears 要求的衣服全部穿上,厚手套冷帽,由海拔1720米沿車路9公里往1835米的 Charlotte Pass,然後繼續6公里去 Seaman’s Hut 就折返 Charlotte Pass CP1 (21公里),雖然最高點海拔只有2030米,但接近 Seaman’s Hut 的幾百米平路已經全面積雪,大叔有雙仗在手仍跌倒一次。

起步前的火車站溫暖

CP1 後就開始走一條沿山腰而建的鐵板小徑,經過多條鐵橋,單人泥路可跑性強,不過大叔與朋友都是押尾跑手,只是跑下行下,欣賞高山雪地及草原景色。CP2 (31公里) 係水電站旁的室內地方,食物有提子包,火腿芝士厚餅切件,朱古力,糖條,香蕉,薯片。出站就直上一個滑雪場斜坡草地,與鉛礦坳逆走草山差不多,接著就行係一條少少起伏,但十分長 (超過10公里) 而無景的草坡路,加上幾公里車路就來到CP3 (49公里)。

路旁雪景
包尾份子
落山鐵板小徑

小休10分鐘後繼續走幾公里車路便進行樹林路,兜來兜去,因為整日密雲,所以林內有點陰森,突然有位熟識當地山路跑手走回頭,聲稱路標錯誤,大叔馬上取手機查看大會的 GPX,配合預先下載的離線地圖,知道賽道係有意要在林內兜路,擾攘一輪,五六個參加者就再跟路標前去 CP4 (63公里),大叔與朋友都在這站放寄存袋,食完麵,戴上頭燈就出發。3公里後的CP5設在鳟魚孵化場旁,係100KM 與100miles 的分道點。因為杯麵仍未消化,無停步便下山去 Lake Jindabyne (海拔910米),坐一種方型快艇過湖,未上船已經見有跑手反向而來,足比大叔超出50公里。

吊橋

12分鐘船程後上岸,繞湖邊平路前去設在公園的 CP6 (85公里),補給後走5公里便坐獨木舟,之前擔心要自己撑,原來跑手做乘客,上岸後再走幾公里,又再坐快艇過湖,因為賽事改路而要多繞湖一次補足里數,結果4小時候再來到公園 CP7,大叔同朋友食夜宵杯麵後起行。黑夜小路上十米外,只見一團黑色動物停在路中,準備取手機留個記錄,這袋熊 wombat 已經溜走無蹤。天亮後再來到鳟魚孵化場旁的 CP,已經改叫 CP8。

快艇段
獨木舟的划手

CP9 Bullock Flat 在海拔1130米,雖然由 CP8 出發只上200米,其實是不斷的波浪式斜上,路上不時出現大小袋鼠,太陽熱力發功,大叔終於可以脫下著了27小時的保暖長褲,未幾追上早前遇見的香港跑手,見她身體嚴重的向左侧,大叔2017年的 UTMB 賽曾見過,知道這是極度疲勞時,部份人的腰幹肌肉過度拉緊所致,我朋友擔心她跌倒,於是與她同行到 CP9 (最後她完成賽事,佩服)。終點前的21公里只是沿 Snowy River 旁山徑走來回,起伏不多,亦係為補足里數而為,返到終點已經差不多34小時,164公里的新賽道只有3500米攀升,今次大叔排尾十幾,與估計相差不遠。

50公里及27公里於早一天進行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