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88%91%e7%9a%84%e9%81%8b%e5%8b%95%e5%9b%9e%e6%86%b6%e4%b9%9d-%e5%b1%8b%e6%9d%91%e5%a6%b9%e6%b5%81%e6%b1%97%e6%b5%81%e5%88%b0%e5%a4%a72
黃竹坑邨,現已清拆了。

身體是有記憶的。

中學前,我的閒暇活動,都很physical,跟體能有關的。從沒上過甚麼補習班、興趣班,課外書也讀得少。除了看電視、大富翁、飛行棋、鬥獸棋、香港小姐和煮飯仔, 我和姊妹們常常會衝出家門,跟鄰家孩子一起玩,大多在屋村冷巷裡追追逐逐; 這就是playgroup,沒有組長,不用策劃,群起而玩便是了。

最好玩的日子,不是在我家外邊(黃竹坑村第10座),而是在表姐那邊(同村的第4座)。炎炎暑假天,爸媽駕遊艇開工去,我們四姊妹就待在表姐家。表姐的孩子,跟我們年紀相約,是最佳玩伴。當中有兩個男孩子—大佬輝和明仔,更多玩法更多刺激。那邊的鄰家小孩也會加入呢,交遊更廣闊。

%e6%88%91%e7%9a%84%e9%81%8b%e5%8b%95%e5%9b%9e%e6%86%b6%e4%b9%9d-%e5%b1%8b%e6%9d%91%e5%a6%b9%e6%b5%81%e6%b1%97%e6%b5%81%e5%88%b0%e5%a4%a75 %e6%88%91%e7%9a%84%e9%81%8b%e5%8b%95%e5%9b%9e%e6%86%b6%e4%b9%9d-%e5%b1%8b%e6%9d%91%e5%a6%b9%e6%b5%81%e6%b1%97%e6%b5%81%e5%88%b0%e5%a4%a73 每層樓分成三翼,每兩翼中間有一個空地,就是我們的玩樂天地。我們「過三關」,玩「紅綠燈」、「十二點」、「荷濟公」、「兵捉賊」……或乾脆在冷巷賽跑。有一次,我在冷巷負責捉人,狂奔向前,明明跟得上大佬輝,下一步就可以拍他一下,我的心快要飛起來! 誰知他突然向相反方向閃避,結果我撲空氣了,眼白白見他溜走….. 原來鬥力鬥智,密不可分!

我們兵捉賊的範圍是幾層樓,各人在樓梯、冷巷、垃圾房和暗角之間穿梭著。我們也真做過賊! 那時屋村是沒有保安的,所以人人可上樓派宣傳單張。有時,我們得知有人剛剛派了廣告卡,便火速行動去。逐户查看木門下、鐵閘邊有否廣告卡; 若有所發現,便順手牽羊,且看最後誰的獵物最多? 有一次,聽到門後有人聲說: 「偷野呀!」我便急腳忙逃跑去。真是要眼明手快膽夠大!

當然會「玩到落街」,我們狂奔公園,玩「捉迷藏」、「掂鐵」……,也是追追逐逐,焚身似火。渾身熱汗,如AA超能膠,令衫褲緊貼著軀體,上廁所除褲時,發覺有點難度……而這熱度跟「好玩」連上緊密的關係。所以時至今日,對我來說,「出汗」帶有好玩的回憶和味道。 由炎夏跑到入秋,腳沒休; 比賽與否,步照跑!%e6%88%91%e7%9a%84%e9%81%8b%e5%8b%95%e5%9b%9e%e6%86%b6%e4%b9%9d-%e5%b1%8b%e6%9d%91%e5%a6%b9%e6%b5%81%e6%b1%97%e6%b5%81%e5%88%b0%e5%a4%a74 %e6%88%91%e7%9a%84%e9%81%8b%e5%8b%95%e5%9b%9e%e6%86%b6%e4%b9%9d-%e5%b1%8b%e6%9d%91%e5%a6%b9%e6%b5%81%e6%b1%97%e6%b5%81%e5%88%b0%e5%a4%a77 %e6%88%91%e7%9a%84%e9%81%8b%e5%8b%95%e5%9b%9e%e6%86%b6%e4%b9%9d-%e5%b1%8b%e6%9d%91%e5%a6%b9%e6%b5%81%e6%b1%97%e6%b5%81%e5%88%b0%e5%a4%a71

我們也會從街童變身拾荒者,四處搜羅空樽—被棄置的汽水樽,在球場邊或垃圾桶旁,然後拿去士多換真銀。或許可賺到一枝孖條,跟另一伙伴分甘同味,可樂味或青檸味也好,換益力多冰也妙,這個要破樽而吃,美味涼爽! 這風味不正是「火焰雪山」? 不正正是「心太軟配雪糕」? 當熱力碰上寒流,撞出怎樣刺激的人間滋味……

要令人愛上運動,先創造好玩的記憶吧!%e6%88%91%e7%9a%84%e9%81%8b%e5%8b%95%e5%9b%9e%e6%86%b6%e4%b9%9d-%e5%b1%8b%e6%9d%91%e5%a6%b9%e6%b5%81%e6%b1%97%e6%b5%81%e5%88%b0%e5%a4%a76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我的運動回憶(八) 從網球班到闖珠峰—我給曾老師的信
我的運動回憶 (七) 我們的群跑精神: 更闊、更傻、更嘈!
我的運動回憶 (六) 游大海,除了涼快之外……
Florence [email protected]
Fitz Running 跑步

分享
Florence Leung
初相識的大都以為我讀Sports Science或Science,其實我主修英文。如今成為一名sports writer,妙哉妙哉。我手寫我腳的時候,我感受到上帝的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