獅子山精神隊與及一眾 Support Team 在城門水塘出發之前合照留念 Photo Credit: 威濂臣 William Leung

利申,超長文慎入。

當叫我參加毅行者,其實我是拒絕的。因為我覺得操練還不夠,冒進上陣其實都是當炮灰的。還有我更難捨得我的睡眠,一(兩)天沒睡,我應該會崩潰,發晒爛咋,四圍吐口水。

「咁不行毅行,那就做Support 囉?」

我數屆之前做過支援小組,還記得在城門水塘很歡樂地燒烤,也記得在荃錦坳內等隊友到來時打啤牌打到殺聲四起。今次我主力去支援的就是 Fitz 的獅子山精神隊,有關隊伍出征理念,詳細可以到這處細閱

「Okay! 咁你諗住行邊段呢? 」Fitz 大佬 Eric 問。
「我星期六先得閒,你地估計佢地行到邊吖?」
「我諗應該到第六、七段掛。」
「好啦,咁我就係城門陪佢地上針草帽啦。」

山中多騙子。就係咁,我糊里糊塗展開左我的偽行者麥徑半段走之旅。

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 – 增援金山


星期六早上,原先估計獅子山精神隊可以在早上九、十時左右抵城門水塘檢查站。但原定時間他們仍在畢架山上。隊長 Law少v在whatsapp group 發來急訊:「揾人去撐 Raymond 上金山。」原來隊員 Raymond 在走頭三段時,雙腳都已經長滿水泡。昂藏六呎,身形魁悟的他,行走時雙腳比平常人承受更多的壓力,每一步上山落斜,對他來說都活像受刑。

我們在鷹巢山郊野公園入去迎接獅子山精神隊
Raymond 是獅子山精神隊中個子最高大威猛的一位
Support Team Polly 為 Raymond 包紥腳掌的水泡傷口
Kenny 熟練地為隊員 Willy 按摩腳部肌肉
位於大埔道的休息站,變成了流動的醫護間

麥徑金山段不長,只有約5公里,故此支援點都會設於金山之後的城門水塘。當總指揮家聯和 Eric 收到要求後,立馬驅車將三人支援小隊 (Polly、阿銘和我)「空投」到鷹巢山山腳。一行五人像是雷霆救兵,準備接應累透的隊員。由隊員 Willy 的朋友組成的支援小組簡直是毅行者的黃金屈機組合:有專門治療運動創傷的 Kenny 與任職深切治療部的 Polly 醫生,他們在休息站嫺熟地為隊員治療抽筋或包紥水泡傷口。而我能做的,就只是幫雙腳疼痛的隊員做一點推拿,希望他們的大腿四頭肌能夠鬆弛一點。

獅子山精神隊與雷霆救兵Support Team 準備征戰金山

力戰金山路

攀過金山路、越過走私坳,就抵城門水塘。這就是整條麥徑最短、最易走的路段。不過對於已經走了五十多公里,幾近整天沒有睡的毅行者而言,上斜之路也非易事,我們就是陪著 Raymond,一步步慢慢登上金山,我們的速度可能是平常步速的二分一,因為 Raymond 雙腳已經累到舉不起來了。他坐在階級上,當我還未用力搓他的大腿四頭肌,他已經面容扭曲,可見他已經是用意志驅示他前行。我一邊幫他搽藥油,一邊為他按摩,他竟然咬緊牙關,忍著痛,沒有大叫出來。這位朋友的忍耐力果然是非比尋常。

大伙兒浩浩蕩蕩地往城門水塘出發
走私坳Check Point 的烏冬粉好鬼好味道

群英聚城門

交通方便、配套優越的城門水塘素來是毅行者支援小組的大站。迎接我們有將近一行廿人的支援小隊。老實說,我未試過或者享用過如斯豪華的 Support Team:紅罐黑罐可樂樣樣有,叉飯雞飯燒肉飯盒盒齊,若驚不夠食,還有糖水甜品。人生吃過最美味的燒肉飯,也就是在此地品嚐。獅子山精神隊的隊員都有宗教信仰,眾 Support Team 成員於城門起步之前齊唱《向高山舉目》詩歌,以迎戰麥徑大佬「針草帽」三山連走,甚有氣勢。

獅子山紅衫軍人強馬壯 Photo Credit: 威濂臣 William Leung
Support Team 都士氣高漲 Photo Credit: 威濂臣 William Leung

待續……

原文載於 WL 網誌 Wing Leung’s Outdoor Blog

WL’s Instagram @chtwlaa


更多:
Fitz Facebook 專頁
[Merrell Nature’s Gym 第二擊] 跟著 KK Chan 訓練毅行者
[週末短遊] 大帽山相思林徑
[週末不短遊] 馬鞍山行山: 吊手岩、牛押山、馬鞍頭峰、大金鐘
周末短遊港島群山 龍脊行
[email protected]
Fitz Hiking 行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