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報稱谷歌將停止向華為提供技術支援,並終止在 Android 及 Google 服務的合作。若屬實,華為手機將無法更新 Android 作業系統,日後的新手機也不能使用 Play Store、Gmail 及 Google Map 等。消息一出,城中洗版,立即收到 friend whatsapp 說:「怪不之尋日我哋死於華為手機……!」(刪去幾個中文單字)

District Race 2019

事情係咁嘅:

一月份已見 District Race 在 FB 排山倒海的 feed,活動是「透過大會特定的 District 手機應用程式,結合尖端擴增實景 (AR) 及行動定位技術……。競賽選手將遊走整座城市裡的虛擬關卡及挑戰,盡力收集最多點數。」好似好 high tech 咁。

District Race 是國際賽事,今年是第二屆在香港舉行。宣傳片見到那些外籍美少女和小鮮肉,拿著手機在香港的街頭巷尾奔跑,飛身跳過欄杆,打個半空翻落地,型到! 基於男人的本能反射和雄激素驅使,立即報名,組4人隊,參加兩小時時限的公開組 (精英組是4小時)。


比賽無固定路線、亦無特定距離,選手自由制定出戰策略與路線,手機經過 check point 會自動俾分(大部份是100),有些關卡需要影相、有些要根據地點的資料答問題 (300分)、較高分的是要你喪走一段長樓梯 (500分)。最重要是在限時前回到終點,逾時會被扣分。

去到CP手機會自動彈出問題,答中有300分
有些CP要找出大廈外牆壁畫的畫家

大會在深水埗和西營盤搞過免費試玩,確係幾新鮮刺激,並且令參加者認識很多社區特色,原來在大南街及黃竹街交界,由西班牙藝術家 Okuda 創作了一幅大廈巨熊壁畫,是打咭熱點。試玩完仲提供冰凍豆漿同砵仔糕,對大會和賽事的好感徒添幾分。

比賽在5月19日於中環海濱活動空間作起點,最東去到大坑瑪利曼中學,最西去到摩星嶺,超過200個 check point 任你行。真實的 check point 位置在賽事前九天發佈,參加者開始去計劃路線和試行。

市區試路被被群蚊圍剿

我們4人在深水埗試玩過,知道版圖遼闊,CP 無限,但時間和體力有限,事前部署和實地試路是致勝關鍵。跟公佈的地圖研究,初步印象是以中環為起點往東走的 CP 較西面密集,於是決定往灣仔一帶發展。

由中環經政府總部、海富中心、太古廣場三期、合和中心、搭 lift 上17/F堅尼地道 (懶聰明),拿取較高位置的 CP 後回頭向西,經香港公園、動植物公園、繞過中山公園沿海傍返中環終點。

世事通常開始時都美好,直至我們由合和上了堅尼地道,想再上寶雲道健身徑的 CP (111) 時就出事。111就在我們身處的位置上面,我們發現有斜坡維修樓梯往上,應該是條隱世大捷徑,二話不說,往樓梯跑。但愈行愈發現樓梯被樹根纏繞,應以年計沒人到訪,而且不知是否真的能通往寶雲道健身徑。

於是由我探路,其餘隊員等候,我走了一大段,還未見有盡頭,且愈來愈難走,於是決定撤退,與隊員會合,原來他們正被群蚊圍剿,滿腳都是紅腫。大家吵起上來,究竟剛才是誰提議走捷徑的?跟著有人又問究竟是誰提出報名參賽的?答案當然是個謎!

擾攘一輪,大伙兒決定不抄捷徑走正路,沿堅尼地道往東,經灣仔自然徑轉上健身徑取 CP35、25、26。不過去到發現灣仔自然徑的斜度比纜車軌的還斜,大家很快得出共識 – 算把啦!

我記得有玩開定向的朋友說過,不要貪高位的 CP 分數較多,盡量不要上斜上樓梯,應保留體力多取平路 CP。說出來後即刻被隊友圍插:「頂,又唔早響!」我決定要認真檢討下我的 friend list!

試路season II

第一次試路沒有足夠時間試足全程,在5月15日與隊友A作第二次試路。此次決定放棄合和中心和堅尼地道,最東只往太古廣場,折返向西往動植物公園後,在荷里活道、樂古道和堅道一帶取 CP,再往中山紀念公園回中環。我們計劃隊友A與隊友D是女性一隊,走一條短線,我與另一男隊員B走長線,希望取較高分數。但隊員A要帶路,她擔心自己是路盲,忘記路線,於是用文字紀錄每一路面細節,CP 與 CP 之間如何銜接,要注意的事情、並列出長短線三個方案。我看見了雖然覺得有點像精神病患者寫的文字,但滾動!

試路season III

這次試路已有雛型,計算過總得分是每人過萬,成績不俗,可能有機會獲獎。不過用了超過兩小時,因要搵路及未試過用路跑速度。隊員A覺得不能作準,踫巧被她知道我翌日有一天假期,她著我用比賽 mode試走一次。為大局著想,唯有遵命。

在5月16日我自己依足計劃又走一次,不作停留,開比賽 mode。發現去到中山紀念公園只用了1小時零5分,還剩下頗多時間,於是在地圖上尋找附近的 CP,再往高位的般咸道多取約千多分的 CP 再返回中環,只用了1小時45分,跑了13K,用不盡兩小時。

其中的CP要scan牆上的graffiti

試路最終回

當晚又與隊員A討論,她再規劃出另一較進取方案,希望多取數千分。5月17日她說放心不下,著我與她多試一次進取方案,熟習路線,到時若時間許可,便可即刻用上,不用猶豫不決。隊員A一如以往,詳細寫了三條路線方案,由最保守至最進取。非常符合她凡事要有計劃的性格。

在比賽前我共做了四次 recce,造就了我個人試路最多紀錄! 整條路線我已滾瓜爛熟,連 CP 的號碼也記到。此刻我開始認真感覺到勝利離我們不太遠。

iPhone vs 華為

終於到比賽日,我們的一組原定是8:30起步,早一小時到達,異常多參加者,分批出發的時間全部延遲約45分鐘。我用華為 P20 pro 開了個 app 後,發現慘劇開始上演,個 app 不停的loading,打不開比賽前要啟動的 QR code 和地圖,另外三個隊員,兩個用 iphone,另一個也用P20,他們順利 load 到個QR code,等待起跑。原來附近也有數位參賽者用華為,情況和我的一樣。但沒有見到用 iPhone 的有問題。到 information booth 詢問,職員只叫你熄機重新load一次,我們當然試過,唔work囉!

幸好臨起跑前15分鐘突然load到個 QR code,心想可能當時特朗普同習主席在通電話吧。大家都戰戰兢兢,不敢把手機再用來影相或開啟其他 apps,以防又 load 不到 QR code。隊員A的 iPhone 6 在等候時已用剩10%電量,要急忙連上尿袋。

大會圖片

出發啦,隊員B的 app 突然彈番出去主頁,不見了比賽地圖,要回到起點查詢,折騰一輪又回復正常。經過第一個 CP 後,輪到我和隊員D的華為手機出事,GPS 完全唔 work,位置指標不跟手機移動,過 CP 無反應,即攞不到分。但隊員A和B的 iPhone 則正常運作。

情況令人十分沮喪,這樣走下去,我們只能獲得一半的分數。相信就算再返回起點問職員也不得要領,於是繼續依原定的路線走。不一會我的華為手機突然出現較早前的CP分數,即GPS延遲反應,雖然也可以得分,但仍有少量 CP 沒有反應,不獲分數。隊員D的華為更嚴重,約有一半 CP 沒有任何反應,相信那些積分已被黑洞吸走。

由於華為手機 GPS 與大會程式有相容問題,不能看見目前位置,但大家都依賴我對路線的熟悉作領路,我只能憑四次試路的記憶在賽區左穿右插,還幸記憶猶新,連 CP 編號也背誦了。整條路線都沒有出錯,全隊人都可以高速奔跑,相反其他隊伍要搵 CP,只能步行,並要花時間商量路線。

抉擇時刻

不過天氣炎熱,在市區奔馳,很易水滾,底面內外都在滴水,我們也要入7仔補水。去到卜公花園 (TT2) 是我們的抉擇點,要決定執行保守、中庸抑或進取,長中短線那個方案。

時間還剩下50分鐘,比我試路時慢了15分鐘,可獲約13000分的進取方案 out,中庸方案可取約12000分,但要加快腳步才有機完成。大家你眼望我眼,見到對方都滿面汗水,呼吸急速,流露疲態,最後一致決定行保守的短線方案,確保準時回終點,避免扣分。

由卜公花園往海邊走,到中山公園,沿海岸的海濱長路跑向中環,約2-3K,時間充裕,最後早了十分鐘衝線。但隊員D的手機不知已跑回終點,繼續計時,又要去搵職員幫手才識得停止。

大會圖片

大家即時在程式中按大會的 leaderboard 出來看成績:

  • 隊員A – 10500分 (用 iPhone 比賽)
  • 隊員B – 10100 分 (用 iPhone比賽)
  • 隊員C – 9400 分 (用華為 P20 pro 比賽)
  • 隊員D – 6033 分 (用華為 P20 比賽)

總分應是36033,但出現在leaderboard的總分是 34333,不知原因,在 wave 隊際組別中排第三。

整個賽事我們四個人一起走同一路程,一起做任務,經過相同的CP,答對相同的問題,卻竟然有極大的分數落差。若果大會的應用程式沒有出亂子,我們的得分應是10500 x 4 = 42000,獲得 wave 分組冠軍,甚至是全場冠軍,因根據 leaderboard 公開組最高分的隊伍是41600。

District Race 的關公

不過也許其他的隊伍也有相同的問題,所以現時 leaderboard 上的成績絕不能作準。事實上回到終點後,很多參賽者都在投訴類似的問題。在 District Race 的FB中:

看見數十個留言,百分百都投訴程式出現各式各樣不同的靈異事件,有些中途個 app 自己 reset、有些分數突然被消失、有些過終點唔識停、有些計錯分數……。但他們都有共同的聲音,兩個字 – 回水!

大會也即時作出致歉,並呼籲參加者寫 email 報告情況,但對大會能公平處理、平息民憤絕不樂觀。stay tuned,繼續追看 District Race 關公 season II!

最令人稱讚的是大會完成牌是AR enabled,可以在手機中見到自己的成績。

高牆與雞蛋

我另外有四個 friend 都有參賽,她們過程極之順利,沒有遇到任何技術問題,她們的共通地方是,都用iPhone!

今天,我要讓世人知道,我們為了一場城市定向賽,去了4次試路,定了3個應變方案,和預習每一條問題的答案,寫了一篇高度詳細的路線圖,但最終死於2部華為手機手上。但我不怪責華為,正如村上春樹說,假如這裡有堅固的高牆和撞牆破碎的雞蛋,我總是站在雞蛋一邊!

District Race HK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19986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日本屋久島暴雨] 300登山客被困 電台DJ基斯30小時後獲救
[歡樂跑廣州站] 35度高溫 水站缺水 大批跑手中暑
Fitz Running 跑步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
孫立民
孫立民 -- 年紀大,跑齡短,膝頭痛,根又硬。但照登鳳頂踩蚺蛇。強項是不顧 後果,唔怕樣衰。嘗試把山跑路跑精神,帶到職場管理,有興趣者可 到我的FB專頁跑番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