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田徑協會 (田協) 官方網站,於2019年1月17日發佈多份文件,針對馬拉松比賽、馬拉松運動員,以及個別違規事件作出報告。這批被內地傳媒稱為的「紅頭文件」,受到官方媒體大篇幅報道,黨媒《環球時報》更對「紅頭文件」大力表揚。看來,中國長跑比賽在短期內會有重大改革。

其中一份「紅頭文件」就是「2018年廈門馬拉松違規判決」,這個判決震驚了國內跑壇 (見:《[廈門馬拉松] 嚴懲15名違規選手 震驚跑壇》),促成田協對內地比賽檢視新安排。

2018年底首屆的橫琴馬拉松,不少人投訴安排不善。

規範化認識制度

在幾份的「紅頭文件」中,以一份叫《關於進一步規範馬拉松賽事註冊、認證、國際聯絡及標牌申報工作的通知》受到特別關注。文件開宗明義,要將國內比賽加以規範化,強調「未經中國田徑協會認可的系列賽事將不予認證。」那就是說,沒有被田協「嘉許」的比賽就沒有認證,影響深遠。

在中國內地,得不到官方支持的活動,在舉辦以至推廣方面,往往動輒得咎。


文件公佈了10個系列賽事得到田協認證:

  1. 健康中國系列賽事
  2. 韻動中國中國系列賽事
  3. 美麗中國系列賽事
  4. 小康之約系列賽事
  5. 社區跑系列賽事
  6. TNF100越野系列賽事
  7. 10公里歡樂跑活動
  8. 公益中國行系列賽事
  9. 中國大滿貫系列賽事活動
  10. 我要上奧運等

「奔跑中國」被踢走

當中,最令人驚訝的,就是「奔跑中國」被踢出認證。

「奔跑中國」系列賽是由中央電視台、中國田徑協會合辦,智美體育集團獨家運營的大型活動,2018年一共有30站比賽,並以「紅色之旅」和「改革開放」等為比賽主題,大受歡迎。因此他們擁有大批贊助商,可以重金禮聘非洲跑手來華獻技。而參與群眾,亦對賽事質素讚口不絕。

但是,去年11月18日的蘇州馬拉松,大陸選手何引麗在終點前爭奪冠軍時,有「義工」跑入賽道上遞出五星旗,打亂何引麗節奏,致使她被身邊的非洲選手拉開距離,最後僅得亞軍。12月2日在南寧舉辦的比賽上,埃塞俄比亞選手衝線後遭到工作人員的拉扯,令運動員倒在地上。內地媒體估計,就是因這兩事件,足以將這系列賽踢出認證名單之外。

是改革制度還是分贓不均?

香港《蘋果日報》於2019年1月6日的偵查式報道,指內地馬拉松產業帶來了1,050億人民幣 (下同) 收益。近年,每年比賽更多達1000場,當中主因是地方政府借馬拉松比賽促進旅遊、消費,令地方政府庫房得益。

蘋果日報》引述廣州體育局估計,舉辦一場馬拉松需要支出2,000萬,假若一場比賽有2萬人參加,就能得到8,000萬的城市間接收益。而當中,以2016年廈門馬拉松最為誇張,這場比賽收益約3,000萬,間接帶動3.25億城市利益。這些「城市利益」,與賣地起樓一樣,真金白銀會收進地方政府的口袋裏。

山東一個縣城都去搞比賽,百幾人參加,但仍得到國際品牌贊助。 圖: Bob Chen

千億收益,造就了各個集團爭取從中取利。站在地方政府立場,舉辦比賽可推廣旅遊、帶動消費。越多比賽就能賺得越多。但另一方面,田協這類官方機構也設置重重關卡,美其名去監控賽事質素,實質有多少利益落袋,外界不得而知。至於田協「紅頭文件」中的系列賽事,就是比賽的主辦單位。而這三方面從中角力,各自爭取最大利益。

這樣一來,因為地方政府掌握舉辦比賽最重要元素「比賽路線」,可大量舉辦長跑比賽,所以近年由市內路跑比賽,到山區景點的越野賽,多得像雨後春筍般爆發。根據《蘋果日報》統計,這兩年舉行比賽中,有三分之二沒有申請任何認證。

再看一看田協「紅頭文件」,當中一句:「未經中國田徑協會認可的系列賽事將不予認證。」,表明了他們意圖將舉辦比賽的主導權收歸中央。地方政府來年要自行舉辦比賽,似乎困難重重。

中國的長跑比賽,看來在這幾年將有翻天覆地的變化。

資料來源: 蘋果日報中國田徑協會界面知乎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12249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跑步猝死] HCM防不勝防 比賽出事避無可避?
[箱根驛傳2019] 跑鞋統計 Nike Vaporfly 4%完勝
[渣馬備戰攻略] 比賽一個月前的4項準備
Fitz Running 跑步


本文觀點為作者意見,並不代表Fitz立場

其他文章:

廣告
家聯
為何要運動?去公園看看那些四五歲的小朋友,從跑跑跳跳所得來的喜悅吧!勿忘初衷,運動會令人快樂,難道我們都忘記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