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做倫敦金才俊只是我的表面工作,我嘅真正身份係一個研究生 (要黐脷筋發音)。我的研究項目有兩個,一個是跑女,這方面我有十分豐富臨床實戰 (唔係,係實證) 經驗,另一個是大數據,尤其是社交媒體與跑步的互動關係。

之前我寫過《一位從不消費跑步的跑者》,《沒有社交媒體,便沒有跑步潮》,《有時間玩Facebook 無時間跑多K》和《如果跑馬拉松跑到像鄭中基同阿Sa結婚一樣》,都是探討社交媒體怎樣令跑步風吹得更熾熱,同時我們又如果消費跑步,透過跑步『洗底』和建立個人品牌。

我要研究的是《神力索OL Amelia Boone》提出的問題。

圖片來源

2019倫馬抽籤人數創紀錄

2018年倫敦馬拉松,一共有414,168名跑友報名! 並同時宣佈,2019年倫敦馬拉松再次躋身成為全球報名人數最多的馬拉松賽事,創造健力仕世界紀錄!

WTF?!! 只有五天報名時間,便有414,168人報名,即係秒秒鐘都有人喺度報名! 即係話2019年倫敦馬拉松的中簽機會將創歷史新低!

在這414,168名報名者中,66,292人來自於海外,347,876人來自於英國本土。而在這414,168名申請者中,超過50%的人從來沒有跑過馬拉松,英國本土申請者中,超過44%的申請者為女性。

1981年第一屆倫敦馬拉松,6,300名完成賽事的跑手中,少過300位是女性。2019倫馬報名,英國本土便有超過154,000位女性申請,當中第一次跑馬拉松的比例還要比男性高。

當年我聽從香港馬拉松女將伍麗珠的 calling – 一生中一定要跑一次馬拉松,在新加坡跑了人生第一次PW馬拉松,翌年二月跑渣馬,成績進步了差不多一小時。四月跑東馬,成績再快15分鐘。

現在你是受 Facebook 洗版感召跑馬拉松。

Runner’s World的《Social Media Makes Running Contagious》一文提到麻省理工MIT曾研究一千一百萬位有使用社交網絡如 Strava,Fitbit 或 Runkeeper 跑者習慣,數據顯示跑步瘋是會「交叉感染」的。

另一發現是「比下有餘」較「比上不足」更有效影響跑步行為。(This research shows us that these downward comparisons far more significantly influence our running behavior)

當個個禮拜都有人攻頂時

圖片來源

Sarah Russell (我認為是最值得留意的英國跑者博客) 在最近一篇博文說「以前完成馬拉松已經是一件了不起的事,現在sub 430都不要周圍同人講,從何時開始我們變得咁計較。」(Years ago you were a hero just for completing a marathon. These days there’s an overwhelming pressure on runners to achieve a time. Where the hell has that come from? When did we become so judgmental?)

第一次參加跑會,教練要求衝400來評估 VO2 Max,我跑得最慢,要成2分鐘,有位六舊腹肌的禿頭阿叔大大聲話「邊個連1.43都跑唔L到?」個L字最鏗鏘有力。

DKLM。我問阿叔「你第一次衝就1.43呀?」

「唔係! 係1.40」阿叔KO了我。

你完成「大」馬拉松,關我L事咩

圖片來源

我把四個月內食3隻全馬的相片疲勞式在 Facebook 洗版,終於一位不太諗熟的 friend 嘅 friend 先留言「關我L事咩!」,後unfriend。

將心比心,他除了 feel 到 show-off 和『妒忌我吧』,沒有其他,我「分」了什麼? 他又「享」了什麼?

想深一層,他可能是社交網絡上最誠實的人。New York Times 專欄作家,前 Google 數據科學家 Seth Stephens-Davidowitz 的《Everybody Lies: Big Data,New Data,and What the Internet Can Tell Us About Who We Really Are》提出人們確實存在著心理學上所謂的「社會期許偏誤」(social desirability bias)。在群組網絡上,我們會放大、縮小、或扭曲自我,以符合自己想像中,別人對我們的期待。

圖片來源

所以,不排除有人像我一樣容易受感召,不想做鹹魚,決志追起夢來。不難想像,不久將來,我們會個個禮拜都見到有香港人攻頂。到時打卡係要打到上珠穆朗瑪峰。登上珠峰時,第一時間要 selfie,然後急急腳落山去 base camp 找免費 WIFI 喺 Facebook 出 post。香港人嘛!

拜託不要人云亦云,hashtag「征服了珠穆朗瑪峰」。你無征服到座山,你只征服了自己而已。你通過了對體能的終極考驗和挑戰了自己的鋼鐵般意志。

除此之外,不要好 cliché 說「見識了人在大自然面前的渺小及學會謙卑。」因為我相信人人收穫都不盡相同,否則同「唔得掂」去完日本出 post 話「啲嘢好食」,「風景好靚」一樣空洞無物,容易淪為『曬命』。

圖片來源

仲有,要感受大自然怎樣令你謙卑,$1.6美金就得,不用幾球嘢。謙卑到你跪喺到都可以。詳情可參閱《有超邪惡食物 當然有超邪惡山賽 The Barkley Marathons

他們完成了1000個馬拉松但沒有呃Like

圖片來源

最近正在閱讀 John Stevens 的《回峰行》(The Marathon Monks of Mount Hiei),他說這些天台宗的僧人,從技巧上、從耐力上來說,在世界上均罕有匹敵。7年中,比叡山的僧人要在其中1000天裡每天完成30~84公里。他們追求的不是獎章,也非榮耀,而是此時此刻的頓悟,這是「凡人所能達到的至高境界」。

圖片來源

2017年9月18日,比叡山延曆寺一山善住院的住持釜堀浩元,完成天台宗最嚴苛的「千日回峰行」,獲得「北嶺大行滿大阿闇梨」的最高稱謂。釜堀在7年內花了1000天繞行比叡山群山,總長度約4萬公里,等於地球一周,2年前更完成最艱難的9天斷食、斷水、不眠、不臥的「入堂」修煉,成為自1571年比叡山被燒山以來第51位完成這項終極修行的高僧,也是日本在二次世界大戰後的第14人。

圖片來源

學嘢嘞,呢啲先至算是佛系跑步。

篇幅有限,另文寫讀後感。

Fitz 文章連結: https://fitz.hk/?p=94466


更多:
Fitz Facebook 專頁
[Inside: FAST 42] 馬拉松自殺特攻隊
[波士頓馬拉松] 典解當男人淆底時,女人最堅持
川內優輝以外的波馬六道風景
[波士頓馬拉松] 不完美中見完美的波馬
[佛系跑手] 四徑生還者 黃浩輝有個五年大計劃
Fitz Running 跑步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