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看自己寫過的網誌,發覺第一屆的 Lantau Beer Dash 原來是在 2009 年舉辦的,如此說來,來到 2018 年的這一屆便剛好是十載過去了,天下無不散之筵席,讓活動在此際畫上句號,也算是一場圓滿的謝幕吧。

活動辦不下去,據說主要有兩個原因,一來是活動的一位主要發起人剛過世了;二來也因為政府部門從去年開始不准大會在途經的引水道上派啤酒,以致去年的參與人數大幅減少,義工們在意興闌珊下,也就决定不再搞下去了。

五公里距離,從大嶼山麻布坪監獄到長沙海灘,這是一條十年都不曾改變的「賽道」,但 Lantau Beer Dash 這項活動的性質卻不斷經歷著演變。從往日大家會堅持在每站飲完一罐啤酒後再鬥快的跑步比賽,它慢慢變成了一項重點在於要大家扮鬼扮馬的嘉年華。回顧起來,我原來曾經扮過豬八戒、清兵與超人等等。


除了去年外,我參與了自首屆舉辦以來的歷屆活動,算得上是個長期擁躉。得知這是最後一次,便覺得好像有位老朋友將要離去,而我是無論如何都想對他說一聲道別。

3月17日早上十時左右,我來到了大嶼山麻布坪監獄旁,還未到達水塘引水道的山路上。發現大會原來已經在這裡準備了冰桶派啤酒了。政府的規矩說不許大會在引水道上派酒精飲品,卻沒有說不准遊人手握啤酒去遊山玩水。我欣然捧起了一罐 ICE,再在引水道旁換上我今天的戲服。

我一身的牛仔裝束其實沒經過細想,手上的玩具槍也是活動前一天才在深水埗某玩具店找來的。往日一班朋友會花心思研究打扮的日子已不復再,但好歹我也要有些準備才算是有個交代。

屬於引水道的賽道長約三公里,途中再無酒飲,也難怪有不少人會覺得掃興。在起點上,華人的參與者明顯地比往年大幅減少,四周都是鬼佬鬼婆。

終於時間來到早上10:30,大會司儀一聲令下,想認真跑步的即管往前跑,遊山玩水的也可以悉隨尊便,而我是來重拾記憶的。

引水道上沒有了啤酒,卻換來了一個鮮橙供應站,切好了的鮮橙與清水都可以隨意取用。

到三公里過後,離開引水道後落山後不久,路上便立即有麒麟啤酒供應了。

落山路上我遇上了幾位正在登山的外籍少年,一人指著我叫 Cowboy,我便戴好帽子,拔出玩具手槍再對他說: “Call me Woody!”

之後的經歷也跟往年沒兩樣,只是氣氛的確是冷清了許多,在海灘前的草坪上飲過 Samuel Adams,再走過長沙海灘,前面不遠處便是終點了。

應該是最後一次走過這條終點線了吧。還記得在電影《Toy Story 3》裡,Andy 在最後將 Woody 送給一位小朋友時,他是如何介紹這位玩具警長的嗎?

“Now Woody, he’s been my pal for as long as I can remember. He’s brave, like a cowboy should be. And kind, and smart. But the thing that makes Woody special, is he’ll never give up on you… ever. He’ll be there for you, no matter what.”

撐到你最後,Woody 都沒有辜負過老朋友。

原文載於前璡博客
前璡 Facebook專頁

Fitz 文章連結:https://fitz.hk/?p=89911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前璡博客] 香港渣打馬拉松2018
[前璡博客] 再見馬拉松
東京馬拉松2017
廣州馬拉松 2016
我們的毅行者2016
[100円的愛] 香港渣打馬拉松 2016
Fitz Running 跑步

Advertisements
分享
前璡
幾十歲人還愛胡思亂想,不務正業。鍾情跑步,行山與各種野外活動,夢想有朝一日能符合波士頓馬拉松參賽資格。近年自覺年紀漸大,便更不懂收斂,連潛水與滑翔傘也開始涉獵,生命能夠給予的體驗,都想去一一嘗遍。https://www.facebook.com/dannycw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