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景起步

3.30天還未光,各選手早已起身收拾行裝、食個快餐,就如行軍時士兵遵守長官命令,選手們準時跟隨義工出發。第一次在地鐵站外等候開閘、第一次乘搭頭班列車,由東涌到達荔景,繼續第二站新界80公里的旅程。

今天應該是復活節假期,不過仍然有很多父母需要為口奔馳、養育子女。其實勞工界在香港爭取同工同假待遇多年,還是沒有顯著成果,官商時常站在同一陣線,而某些工會又總是出賣勞工,站在對岸;漸漸地,公義變成多此一舉、抗爭的一團火遲早會慢慢熄滅,香港將要變成一個河蟹之家。

同營跑友

來到球場起步點,大叔開始攪肚痛,立即揹著所有物資塞進廁格,坐著無影凳,好不容易來個山洪缺堤。軟弱的雙腿從廁所行出來,看見其他選手精神奕奕,自己心情卻顯得忐忑不安;還未起步,心跳竟然達至每分鐘90下以上,絕對是睡眠不足所引致。內心只好不斷提醒自己要放鬆、要深呼吸、要好好享受這一場比賽。今天沒有熟悉的朋友,所以便盡量拍著同營選手一起作賽;一如既往,一起步,單日參賽者首先彈出;當然,有實力的三日戰士都緊跟其後。不需多久,大叔已經看不見他們尾燈;所以來到油站附近,不知方向便跟隨一名台灣大哥和香港營友一起走落下坡道。我們越走便越是不見人影,對比一下 GPS 原來真的走錯路,又要走上斜回頭路,白白浪費很多時間。多得油站大姐指點,終於找回正確路線,我們三人必須急起直追,因為後繼無人了。

遇上一段少行的山徑,便要依靠 GPS 或路標引路,不過有些賽道需要臨時改路,而遇上紫色路標數目不足、又不顯眼的時候,找路浪費時間就無可避免。拜託水塘風景優美,取回不少印象分;但面對少於一小時的cut off死線,身體絕對不能鬆懈。我與台灣大哥邊走邊談越野賽點滴,他富有相關經驗,將來真想跟他走一轉。

又見針山
城門全景

溫度比昨天更加嚴熱,需要不斷補水補能量;來到今個檢查站,又是要首先用涼水倒進飯包,留待下一個檢查站才可進食;義工們都熱情為選手打氣並提出比賽建議,只可惜精神上的支持不能夠立即吃進肚子裡。在很多山徑都拍下照片,因為既是美景,也不知道還會否有機會重遊舊地;翠綠山境真的令人心曠神怡,香港人要好好把握、保護這片福地,不可被政府搬龍門、侵吞公共空間;不要讓地產商把土地私有化、將錢賺到盡。


於中午來到某一個檢查站,真的很累,需要小睡片刻,營友不再等我要說聲道別、台灣大哥在補水後立即起程、而後來的馮氏伉儷在尾圍用膳完畢之後,亦離我而去。這個時候,我應該正在當值掃尾隊,所以不得不上路。雖然只過了五小時,身體已經有點力不從心,餘下的19小時應該怎樣應對呢?

馮太影后
郊遊徑一角

在這一段,我嘗試緊貼馮氏伉儷及其隊友,一來可以有個照應、二來可以吹水解悶。如果一整天一個人不說話,除了口嗅、還會產生負面情緒、變得意志消沉。難得與馮太在郊野中盡訴心中情,繼續跟她分享極地賽事的苦與樂;又觀察馮Sir面對崎嶇山路的那份鬥志、不輕言放棄的精神,總是堅持面對、正能量爆燈,成為勇鬥生命的靈魂人物;兩夫婦一條心、從不離棄對方,就算走到天涯海角、跑往極地,總會無限量支持對方,甚有楊過小龍女式愛情主義。

大叔在今次比賽中最重要的測試,是能否在逆境之中,保持正向心態,克服重重險阻困難;經過傷患、康復、鍛鍊不足、體能下降、缺乏經驗、連續作賽、心理障礙,如果沒有良好的自我管理能力,遲早被時間擊倒。內心的魔鬼開始作惡,不斷打擊意志,他質問內心的天使,為什麼要玩這項賽事?你準備好了嗎?你吃飽嗎?你傷好嗎?你有力氣嗎?你怕冷、你怕黑、你害怕孤獨、你好想安睡、你現在包尾、你怎樣追回失去的時間……,一連串的挑釁性問題,我只是面對山與水、天與地、花與草、石頭與雀鳥,我可以怎樣回答呢!

無語問蒼天

入黑前來到扶輪公園,終於見到熟悉而親切的義工面孔,她們盡力為參賽選手打點一切所需,得到鼓勵,總多一點安慰。無論如何,過了大帽山再作打算;越上越黑、風勢越強勁,雖然有滿月迎接,但厚厚的雲霧吹來,立即變成白朦一片。來到白波波,一位女參賽者要退出,她只可沿路返回檢查站;這時,我的信心立即下降20%。我唯有繼續單人匹馬繼續上路,來到四方亭,竟然有點餓,只好坐下來,取點能量小吃;突然遠方傳來一盞燈光,我豪氣地問:「邊位呀?」原來是與馮氏伉儷一起作戰的隊友,他傳來一個壞消息,馮Sir 因為感覺到腳部不適,所以亦選擇退賽了;說罷,師兄亦急急上路,看著他健步如飛,轉眼已到達遠處山頂,一定還有大把貨。我的信心指數又再度下降40%,但無論如何,路還是要走下去;在隨身燈光引領之下,還需要雙眼打醒廿四分精神,才不會叉錯腳,好不容易終於來到鉛礦坳;難得義工們在這裡,冒著寒冷天氣、堅守崗位,等候服侍每一位參賽者。

突然,落山位置傳來燈光與腳步聲,V162 (即是遲我們一天起步,一次過走三項賽事) 精英選手已經超越大叔,第一位是日本選手,他有點抽筋作嘔,好渴望飲用熱水;只可惜,大家都愛莫能助,這問題讓我想起有一種食物包,配以化學加熱功能,可在短時間取用暖水熱食,非常救命,真的要立即向聰Sir 請教。第二位選手亦到達檢查站,他是香港人,還是有氣有力,所以領先的日本選手只好忍痛起行,但我後來趕過他,他在臨上草山前又再次停下腳步。上到草山頂,香港選手亦已到達並加速前進,而我仍是帶著疲乏的身軀向前慢走。差不多來到落火炭的入口,卻踫上另一位 V162 馬來西亞選手,他大幅落後還迷失幾個檢查點,所以他也決定退賽,我便引領他返回下一個檢查站報告平安,而我的信心指數繼續下跌20%。期間與他閒談,原來他亦是越野跑狂熱份子,今次與家人一起過來,太太 shopping 他比賽,雖然他有幾個賽事都不能完成,但他仍是堅持繼續玩下去;他還年輕且健壯,實在有大把青春與機會。

月照大帽山

這一個小時,是大叔的人生交叉點,需要決定退出比賽還是繼續行程;其實這問題已經在內心糾纏了幾個小時,亦是時候做個不後悔的選擇。大概只剩下八小時比賽時間,還有廿七公里,即是需要在往後的上山落斜,保持平均每小時3.3公里的速度;而之前幾個檢查站的時速就只能夠做到3公里左右,現在差不多是晚上十一點,即是要在子夜行走,計算體能消耗、精神不佳、意志薄弱;還有最要命的環境因素,叫車回家非常方便,大叔信心指數已經跌至0%。面對第二個總長度162公里的賽事,大叔還是無奈地決定退下火線,不能完成餘下新界區賽道、不能與港島賽事上的義工跑友打個招呼,當然萬分遺憾。多謝主辦單位的努力,一班真心喜歡跑步的人,舉辦的賽事自然都以選手的需要為大前提;雖然資源有限,但盛情搭救,希望賽事質素,一年比一年好。

退役越野跑鞋

簽名退賽那一刻,耳朵暗暗聽見內心魔鬼的狂喜笑聲、內心天使卻躲在背後低聲哭泣。曾幾何時,我變得那麼的害怕失敗、自信心變得負餘額、自我形象跌至新低;我自責、後悔參加比賽、討厭長途賽事;我不想身體復原、不提起幹勁重新跑步、不接觸賽事報導;我還有很多事情要打點要考慮,家庭、寵物、工作、將來的生活怎樣過得豐盛……,一段段的人生回憶浮現眼前,令至心力交瘁,需要時間過濾清洗一番。

囉嗦大叔仍在學習當中,謹慎、謙卑、自信、計劃、慢活、斷捨離、大愛,決一不可。

《完》

原文載於網誌 這是一遍融合人、大自然、生活態度與公義的樂土
囉嗦大叔 Facebook專頁

Fitz 文章連結: https://fitz.hk/?p=91899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囉嗦大叔] 維港162第一身報導 (上)
[囉嗦大叔] 逆走團隊的真諦
[日本三連馬之一] 京都馬,終於成功完走
[日本三連馬之二] 東京馬,又順利完走
[日本三連馬最終回] 鹿児島馬,結果係……
日本三連馬之番外篇
囉嗦大叔@Fitz
Fitz Hiking 行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