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以前倫敦金才俊的偶像是「中環朝偉」,事關他善於一次性交往到樣靚身材正的萬國女 MAs。現在要結識女 MA,有財有勢,成熟穩重之外,還要有活力,展示活力離不開要有運動身型和習慣,運動能證明你仍然係『霍霍』聲。要選擇的話,切忌揀 Golf,因為 Golf 是囡囡們的公公爺爺打的,所以我揀長跑。

一天,當我在28樓 Mess Club 飲嘢 happy hour 時,遇上新來擁有42吋長腿的 MA,Charlotte,她主動上前給同我打招呼,問我最近跑了什麼比賽。

「之前跑了東京馬拉松,嚟緊跑長野」我答。
「馬拉松咋!」她一臉失望。「有無玩超馬?」
「無呀。」她追問: 「咁三項或者鐵人賽呢?」
「繽紛組,Fun distance 算唔算?」
「梗係唔算啦!」「我地一班MBA同學嚟緊會跑 Desert Ultra,諗著同你取經,點樣準備超馬。」

這時她扮電話響,禮貌地 excuse herself。這次對話提醒我原來在不知不覺之間我們已經步入了後馬拉松時代。

圖片來源

什麼是後馬拉松時代? 就是我曾經寫過的《當完成一場馬拉松 不算是什麼一回事時》和《別讓「曬命」同「呃Like」填滿你的生命》中引用著名跑者博客 Sarah Russell 的說話「以前完成馬拉松已經是一件了不起的事,現在sub 430都不要周圍同人講,從何時開始我們變得咁計較。」


(Years ago you were a hero just for completing a marathon. These days there’s an overwhelming pressure on runners to achieve a time. Where the hell has that come from? When did we become so judgmental?)

更粗 更長 更大 更硬

圖片來源

現在跑馬拉松已經同落街買餸一樣平常,很難像我喺十幾年前咁用「食全馬」來 impress 妹妹仔。依家的跑者追求的是「更粗 更長 更大 更硬」 去 express 自己。

更粗糙 (rough) 的賽道,麥徑已經好勉強,Mount Fuji 還有點睇頭,Barkley 直情拍爛手掌 。更長距離,50公里係起錶,100公里先算「真」超馬。更大『邪佬』,「 啪針」都要10轉,再「著草」同「戴帽」。更硬淨意志,現在追求的是跟「死神」搏鬥的經歷,相信殺不死你的只令你變強。

所以,當兩個朋友同我籌旗,一個是渣馬慈善名額而另一個是 UTMB 時,我會為前者感到難受同難堪。

有數字有真相

圖片來源

Steve Diederich 是 Run Ultra 的方丈,他回顧12年前他的網站從全球羅列到的超馬賽事只得160場,今年他已經列出超過1,800場賽事,增幅是1,000%。德國超馬網站 DUV 還額外列出各大小比賽成績,最舊的可以追溯到1837年 London 步行到 Brighton 的賽事。同樣地,他們也錄得1,000%的增幅。

Ultra Running Magazine 搜集的數字顯示北美超馬賽事和參賽人數從1981年開始,每年都有可觀增長。例如,2003年時只有18,000人完成超馬, 2017年人數是105,000。亞洲都唔失禮,香港賽事總監Nic Tinworth話10年前全港只有6場超馬,現在已發展到60場之多。以前,你仍可以即場報名,現在的名額是秒殺的。

熱門比賽如法國的 Ultra-Trail de Mont-Blanc 和美國的 Western States 100 現在已採用抽籤制去應付海量的有興趣參加者。Diederich 主理的 Marathon des Sables – 156英哩撒哈拉沙漠超級馬拉松,入場費4,250英磅,依然秒殺。

*謝謝谷友小成指正,Marathon des Sables 這個比賽是法國人 Patrick Bauer 主理的。英國網頁只供英國人參加,而且法國報,€3100就得,不用這麼貴。

是什麼驅使人挑戰極限

圖片來源

同一條問題,你會得到一千個答案。

厄瓜多爾速攀高手 Karl Egloff 愛上輕裝攀山帶來的巀然不同感覺。他喜愛自由自在,如兀鷹般飛翔的感覺。

Diederich 認為超馬『瘋』吹得這麼熾熱,社交媒體起了推波助瀾作用,當你見到朋友在 Facebook 狂曬照片要你「酸葡萄」佢時,不其然你會跟自己說「我都要」。有求有供,見到有人對超馬跑者銜頭這樣趨之若騖,個別主辦單位會舉辦一些 water down 版本超馬,總之出席已經當贏,保證有相有獎。

有人不滿時,亦有人認為無問題,搬出大愛包容,站在道德珠峰上,贊成超馬應該接納不同年紀、身形、體能、時限的跑者。Diederich 補充說爆升亦是很「自然」,因為很多人已經有不止一次馬拉松經驗。
當完成馬拉松不算是什麼時,人是有很強的征服企圖心,要不斷挑戰自然的極限。我最常聽到超馬跑者的一個講法是通過極度痛苦的洗滌,人會經歷自身超越的提升 (self-transcendence)。

圖片來源

或者村上春樹會形容得更好:

「從55公里到75公里的路程變得極其痛苦。此時的我心裡念叨著向前衝,但身體卻不聽使喚。我拼命擺動手臂,覺得自己像塊在碎肉機裡艱難移動的牛肉,累的幾乎要癱倒在地……天空和風、草地、觀眾、喝彩聲、現實、過去——所有這些都被我排除在外。

神奇的是,不知從哪一秒開始,我渾身的痛楚突然消失。整個人仿佛進入自動導航狀態…… 下午4點42分,我終於到達終點,成績是11小時42分。這次經歷讓我意識到: 終點線只是一個記號而已,其實並沒有什麼意義,關鍵是這一路你是如何跑的。人生也是如此。」

這種來回地獄與人間的體驗,令人達至接近 nirvana 的精神狀態。心從未如此澄明清澈,肉體和精神已昇華至另一個境界。

圖片來源

Adharanand Finn 提出一個更有趣的觀點,超馬這麼多人熱捧是因為自動駕駛汽車的興起。當車都不用揸時,我更樂意付出巨額金錢買回運動的機會。他講了一個 Oman 沙漠超馬的故事。

比賽起步時,他遇上一對年紀老邁的德國夫婦,一起走了一段路便分手。五天後 Finn 見到他們不似人形返回終點,看得出他們給賽事折磨得死去活來。

太太 Gudrun 自問自答:「點解我要參加? 」,「因為我地有一個舒適的屋企。」(We have a nice house)

先生 Hansmartin 望著太太說:「係呀,因為我哋有一個舒適的屋企,就係咁簡單。」

我十分期待 Adharanand Finn 將會在2019年5 月出版的關於超級馬拉松新書。

邊個係 Adharanand Finn? Finn是兩本極具影響力跑步書的作者。他分別寫了《Running with Kenyan》和《The Way of Runner》。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5大終極超馬

圖片來源

The Barkley Marathon。我之前寫過《有超邪惡食物 當然有超邪惡山賽 The Barkley Marathons

圖片來源

The Sri-Chinmoy Self Transcendence 3200 Mile Race,皇后區無限 loop 5,649次。世上最長、最無景、最悶比賽。最快紀錄是40日9小時。

圖片來源

The Tunnel Ultra,200英哩來回英國最長行人隧道。賽事總監形容為「意志和感觀超限戰」(a mindbending test of extreme endurance and sensory deprivation)

圖片來源

6633 Arctic Ultra,名額只限12位,到衝線時通常所餘無幾。被譽為地上最難、最凍、最狂(風)超馬。

圖片來源

The Spine,叫做 The Spine,據稱係會斷腰骨的 (break the spine)。由 Derbyshire 的 Edale一路行到蘇格蘭的 Kirk Yetholm,全長距離268英哩,這條走道稱為 Pennie Way。選手要在漆黑中比賽,同時面對暴寒,暴風和雨雪。大會紀錄是95小時17分鐘。

Fitz 連結: https://fitz.hk/?p=96053

更多:
Fitz Facebook 專頁
練烈陽神功最緊要帶乜嘢?
曾志偉 和 Malcolm Gladwell 還是對的
別讓「曬命」同「呃Like」填滿你的生命
[Inside: FAST 42] 馬拉松自殺特攻隊
Fitz Running 跑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