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隻全馬(二) -從未跑過的三橋兩隧f全隻馬引領我進入了賽跑的美地,我腳掌未踏之三橋兩隧—昂船洲大橋、青馬大橋、汀九橋、南灣隧道和長青隧道。青馬真的很宏偉,我一面跑,一面仰望著他的高聳入雲。橋的兩邊是煙雨朦朧的碧海。一輛私家車在隔鄰的車道駛過,傳來洪亮而激昂的女聲: 「加油呀!」

在橋上冷風颯颯,同跑的昇覺得很爽,而我就很怕冷,需要找人肉掩護。進到隧道後覺得很暖和,但同時又覺得侷促,世事真的難求完美,惟有學習安然自處。相比西隧,南灣和長青的距離較短,而且是平路,較易勝過。我的第一隻全馬(二) -從未跑過的三橋兩隧_01半程之後,跟昇道別後,獨自上路。跑到23-24公里,9時多,感到餓了,吃早餐是5個小時之事了,當日早點是三塊草莓果醬麥包。我沒有自携食物,期待25公里處的香蕉,成為當下跑下去的動力。感謝工作人員,把眾蕉斬件,真的很方便我們快吃,然後繼續快跑。

「我充滿能量了!」再多跑一點就是跟半馬接壤的青葵公路,然後下一步會抵達西九龍公路,那時就會達致我終極長課的30公里了! 最後12公里是平生未跑過的里數,傳說的撞牆會發生嗎?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我的第一隻全馬(一) – 從半隻馬到全隻馬
我的第一隻全馬(三) – 全馬的「聖地」和「神仙」
Florence [email protected]
Fitz Running 跑步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首頁 > 運動 Sports > 跑步 Running > 我的第一隻全馬(二)—從未跑過的三橋兩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