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件第一樣唔開心嘅事,就是要面對別離。別離對象,唔係一個人, 而係我隻跑步錶。

03 年人生經歷谷底,好需要休息,決定完全退下火線,刻意減慢步伐,完全唔理會時間。休息左十年,開始出返來比賽,然而唔想與時間競賽嘅習慣依然未改。 縱然決定左參加北極馬拉松,成年要不停比賽寓操於賽,甚至參加左跑步班提昇自己,依然都只係用住隻 Baby G,純粹睇下自己響比賽度用左幾多時間便已足夠。

對自己來說,自知唔係什麼頂尖運動員,參賽涉及競逐也好,最重要嘅係自己響事情上盡過力沒有,成績如何,就交託於神。而且無專業跑步錶唔代表唔會有進步、突破 ; 2015 年北馬出發前嘅渣馬,自己第一次 sub 4 ,兩星期後嘅東馬再一次 PB,都只係帶住 Baby G, 全憑感覺去跑。所以對自己來說,有沒有專業嘅跑步錶,其實不是太重要。

Baby G

然而出發前最後一刻,還是決定買隻 Suunto ambit 3,其實嗰陣邊隻錶打邊隻錶、邊隻有什麼 function等等完全唔知 , 純粹係朋友建議買邊隻就買邊隻。買嘅原因只係一個 : 紀錄人生重要時刻,保存返呢個賽事寶貴嘅點點滴滴,留待他日作回味。

由北馬開始,隻錶就一直陪伴左右,參加過大大小小唔同嘅賽事, 走盡東西南北,並同我參與過好多重要同獨特嘅賽, 珠峰馬拉松、撒哈拉ccc、16 年嘅 HK100,可謂同我一齊跨越,見證住我嘅成長、改變,由一個亂跑嘅阿毛, 扮晒野升左呢做左個好似好專業嘅跑手。

去過北極的Suunto Ambit 3

呢段時間操練南極,其實曾經一度考慮過好唔好換過隻錶。 隻錶雖然唔係用左好耐,但去過幾個極端賽事後開始唔係好準,耗電亦都比以前快,加上南極賽響嚴寒同長時間下唔知佢捱唔捱得到尾。但最後我還是拚棄了這個念頭,因為隻錶係我老友記; 雖然做領跑要盡量輕裝顧少 d野,但我寧願帶多個叉電器,希望隻錶陪我踏足埋這片極地,同我一樣走勻四極。

只是到最後,隻錶還是意外地無左了。



好多人覺得,無左咪買過另外一隻,正如錶款功能outdate左,都要換過另一隻。

只是當確實無左隻錶,自己第一個感覺唔係肉赤要比錢買過隻,而係一份心痛,因為我無左個一直陪住我共同進退嘅伙伴、戰友。

每當我諗到呢度,我就有份傷感,好想喊。

今日練山,佢已經唔響我身邊,繼續好想喊。

比賽日子越嚟越近啦!1月13日我地就會向南極出發!不如比大家睇睇我地嘅行程,咁大家就可以緊貼我地嘅行蹤

小偉與Jennifer張思縈今次壯舉,亦同時為「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籌款,藉以宣揚「跨越困難、飛越夢想」之精神,鼓勵逆境自強,創建美麗人生。

籌款專頁: charitable choice

南極100公里超級馬拉松比賽Facebook專頁

Gary Leung – 視障跑手 Facebook 專頁

分享
張思縈

任職社工,從事戒毒服務已有十八年, 也是一名運動愛好者、旅者以及攝影人; 喜歡嘗試新事物,並相信透過參與、實踐更能體驗人生。於 2015 年遠赴北極參加馬拉松,希望以克服極地環境之挑戰,宣揚「走出局限,奔向夢想」之康復訊息,鼓勵康復群體抱緊信念,努力跨越康復道路上所經歷之障礙,堅守康復方向,繼續追求人生所訂立之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