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如果打風你仲係停留喺約腳打麻雀﹑燒炭打邊爐﹑唱K﹑飲茶﹑睇戲的話,你真係好 out。

圖片來源

打十號風球,梗係行山﹑山跑﹑街跑﹑觀浪﹑游水﹑滑浪﹑追風﹑扒獨木舟﹑玩滑浪風帆﹑海邊打卡啦,這是『一級智將』常識。

圖片來源

正如之前我講過,香港什麼都缺,最不缺就是惡向膽邊生﹑敢於挑戰大自然「條命係我哋自己㗎嘛」的『智將』人才。

圖片來源

其實掛波跑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只是現在有了 Facebook 洗版,大家才談論起來。早於2008年《Pearl Report》《明珠檔案》已經有介紹。

圖片來源

因為有「Facebook 事實」,沒有貼出來便不存在的關係,所以沒有人知道有 T8 Hash House Harriers。2016年10月超級颱風海馬襲港,50位跑友便從愛秩序灣出發,跑去筲箕灣,上大潭郊野公園,再沿康柏郊遊徑落山回到起點,全程5.5公里。

其中一位 Hasher,Nic Tinworth 形容這次 T8 跑不算十分狂暴,他第一次參加 T8 Hash 是2008年8月,當年是強烈熱帶風暴北冕,天氣較惡劣,時有狂風暴雨。

圖片來源

歷史悠久的跑會

Hashing 或是 Hash House Harriers 是正宗老牌跑會,有幾老? 1938年夠你老未? Hash House Harriers 始創於馬來西亞吉隆坡,是由一班英籍軍官和海外雇員 (expat) 跑手組成,時至今日,已是一個全球化活動,分陀遍佈世界各地。在台灣,他的中文名字是台北捷兔俱樂部

Hashing 是借一項古舊活動 – 獵兔得名的,Hashing 一詞是由 Hare Chasing 兩個字組成。玩法有點像跑步加定向追蹤,由一至兩位領跑員帶跑 (稱為Hare,兔仔),沿途會用白色粉末留下蹤跡,讓一班跑手按線索跟上來 (稱為 Hound,獵犬)。每次 fun run 完走之後,都會飲啤酒聯誼。所以一眾 hashers 都自詡為「有酗跑習慣的酒鬼」(drinkers with a running problem)。

第一次 T8 Hash 是在1995年強烈熱帶風暴海倫襲港期間舉行。來到2016年,已是第22次 T8 Hash。T8 Hash 的規則是8點前懸掛8號,便會於12點在指定地方集合,8點後懸掛8號,便會在4點集合,8號波若在11點前除下,活動便會取消。

圖片來源

2016年有兩次 T8 Hash,第一次是在8月的颱風妮妲時。對上3次分別是2013、2011及2008。T8 Hash 其中一位創始人 Tymon Mellor 談到「颱瘋跑」的由來,原來它是源起於1993年9月26日,當天是星期日,亦是灣仔 Hash House Harriers 分陀的例操,一班陀地跑手沒有因為颱風而取消團跑。跑完之後,大家在酒吧飲酒吹水時,都覺得「颱瘋跑」有得攪﹑夠刺激、好好玩。於是他就跟另一位跑手 Tim Bywater-Lees 把 T8 Hash 發楊光大,成為世界聞名兼香港獨有,最估你唔到,最有驚無險的跑步活動。

圖片來源

第一次正式吹雞的 T8 Hash 是在1995年強烈熱帶風暴海倫襲港期間,當時有34人參加,集合地點是又一城地盤,繞著九龍塘走一圈,當年還有另外3次「颱瘋跑」。1999年,他們攪了5次,包括強烈熱帶風暴約克帶來的10號波的一次。這次有7位勇士參加在大埔舉行的 T8 Hash。最攪笑一次是1995年10月3 日,颱風斯寶吹襲,8號波下電兔蕩失路,累到獵犬們迷路,4小時之後先安全返抵粉嶺火車站。

最怪異一次是1999年5月2日颱風利奧襲港,當天 T8 Hash 在修頓球場出發,起步時風和日麗,無人相信是打風,只有人投訴風球掛早了一天。

「颱瘋跑」望落危險,但 Mellor 表示一直以來都沒有發生過嚴重意外,有的只是輕微擦傷或「拗柴」。事實上,每位跑手跑起來時都比平時跑步更警覺和留神。Mellor 沒直接承認別人說他們有點「不負責任」的睇法,但他強調這是個人判斷和決定。

而且「颱瘋跑」揀選路線十分小心,盡量遠離海岸,多數選擇在市區,山路都會挑一些保養維修較好的路徑,不會水淹和沿途容易找到避險的地方。同時,跑友之間會互相照應,資深跑手會全程睇實新手,確保「癲癲喪喪去喜跑,齊齊整整跑回來」。

圖片來源

你夠膽就收

在颱風下罔顧自身安全進行戶外活動帶出另一個討論。若遇險,政府是否應該徵「救援費」呢? 我是傾向贊成的,而徵收的金額不需動輒幾十萬咁多,可能三五七萬已經起到阻嚇作用。

這是針對香港人『小便隔渣』﹑『平慳貴買』的死性。就如膠袋徵費,我見過很多人為了省個五毫子,一手攬走晒所購東西,或取數十個薄身裝冷藏食品膠袋全部包著拿走。另一個例子是在參加歐洲旅行團,一位買得起五百萬名錶的連鎖酒樓老闆,為了慳個一個 Euro 忍著篤尿忍了一整個上晝,到中午去到用膳餐廳方去解決,後來索性唔畀錢擒過投幣閘門入去算了。當香港人認為是應份的,即使付出一毫子都嫌多。

我可以想像到當他們救助時知道要徵費,唔係跛到行唔到的話,都會躝落山。遇上有同行受傷,好可能會問消防運返條屍落山係唔係唔使錢,係嘅話,你地聽朝嚟收屍啦,傷者話唔想畀錢喎!

不過,講就天下無敵,遇上世上數一數二仆街﹑抝盡著數的香港人,條數係「砵蘭街執達吏」都收唔到的。當港豬澳大白象幾百億都俾得起,個百零二百個我不痛心。最痛心是一命換一命,由此地球上少了一個盡忠職守的救援人員﹑孝順兒子﹑好爸爸﹑好丈夫,同時多了一個躝癱。

救人係你哋嘅職責

圖片來源

有人會話做得呢行,預咗有犧牲架啦! 吓,你天天放工都預咗自己平平安安返屋企,你憑什麼要求其他人日日返工都要當同家人永訣呢?

資料來源:
Hashing: The retro running trend making a comeback
Get hashing: join a club that takes drinking as seriously as running
The Hong Kong Hash House Harriers who go running in typhoons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寫給跑步的情「書」
通勤跑不是夢
要食好西 我信「山」女多過營養師
[跑步靈異事件] 不要問 只要信
Yiu Kwong [email protected]
Fitz Running 跑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