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初馬因爲腳傷結果做不到預期時間,
所以選擇再戰渣馬的目的只有:「復仇」。

去年天不造美傾盤大雨帶著傷痛完走,
今年天公終於造美,為好成績帶來優勢。
誰知天公對一眾跑手造美,
卻對我開了一個最美麗動人的玩笑:舊患復發。

上次 17 公里時才開始膝頭痛,
結果半行半跑、含著淚頂著痛楚、
一拐一拐地走了25 公里才到終點;
今年更高興,竟然 14 公里便開始閃痛,
(明明練習時跑24 公里都相安無事)
這次除了比去年更早出現傷患之外,
重點是我痛到根本不能跑…..
是痛得連一拐一拐地半行半跑也不行那種!
我心寒了,那刻有如電擊般難受……

堅持心中理想
不可退縮那管身帶傷
如今走我路向
不怕跌倒困境努力上

不過好勝的烈女當下只飄過新紮師兄續集的主題曲,
(對啊三色台現在每晚都在重播)
既然已經在跑道上,又未到關閘的時間,
雖然跑不動,但我可以行啊!
那為什麼一下子便放棄?
步行馬拉松你試過沒有?!
哈,姐我試過就有經驗,
所以現在可以跟你吹牛了!



不過好勝歸好勝,身體卻是最誠實的。
一個全馬比賽只跑了三分一的路已經被迫變步行,
你會覺得身邊的景物與時間彷彿停止流動,
終點猶如在地球的另一邊那麼遙不可及…..

然後,馬拉松一組的選手開始慢慢蜂擁而上,
我不斷「被鎅」,愈覺難受之餘心理亦開始有點不平衡。
終於我忍不住了:
其實我當日跑馬都係因為係人生checklist,
好想自己 _ 歲之前跑到一隻馬啫,
咁我都攪掂左啦,不如算啦好冇……
家下又一定 PB 唔到既,都痴線既做乜仲要跑!?
不如停低等巴士算啦,好痛呀頂。

其實那刻我心痛得想哭。

然後身旁那位終於發聲了:
妳上年得自己一個妳都頂到,點解今年唔得?
我知好辛苦,但行囉,我陪妳行!
我講過我唔會再跑馬,呢隻係最後一隻,
目的只係想同妳完走一隻屬於我地既馬,
幾慢都好我都會陪妳頂,我地一齊頂到返終點為止。

盛惠每位 $350 於高速公路上散步拍拖….

既然身旁那位堅持,我亦無退路了….
那時,其實我只在 19 公里的位置,
連半馬的距離也沒有。

身旁開始不斷有熟悉與不熟悉的面孔經過,
大家經過時亦相當有禮,打招呼亦不忘為我 (們) 打氣。
請原諒當時未能跟每一位都及時給予回應,
因為你們真的跑得太快了!(對我來說)

影片來源:Bob Kok @ 長跑長友

終於捱到半馬位置,我又開始發脾氣,
因為我想死!耳邊又傳來一句:
拿咁就一半勒,係咪叻先!仲有一半就完了。

半杯水的我道理我明白,
但你又明白「行馬拉松」比「跑馬拉松」痛苦得多嗎?!

不知過了多久又捱到27 公里,
那個去年我第一次落淚的地方…..

我:頂你個肺完未呀!?吼~~~~~
他:就快啦
我:快你條命咩仲有 15K 呀!
他:係囉所以好快囉,過多幾 K 就好似平時咁架喇
我:平時?
他:得返 10K 個陣你就食菜咁食架啦
我:你都痴線,我家下唔係跑步係行路呀老細!
他:正囉咪!可以響橋同隧道手拖手散步咁拍拖,機會難得!
我:ok 你贏……

那刻,我笑了。

圖片來源: Eddie Kwan @長跑長友

靠著那些令人哭笑不得了的偉論,
捱到渣馬最聞名最惡頂的西隧入口了。

特別嗚謝西隧入口處途人甲送上的士多啤梨,彷如荒漠甘泉!



今年西隧位置多了很多廣告,
特別是捱到30 公里過後才出現,
全部都變得極度「腰心腰肺」。

右下圖片來源: 米麻麻@長跑長友

去年痛得太過份沒有心情,
所以進入隧道後亦沒有嘗試過西隧咆哮
今年比去年痛得更過份,但實在太憤怒,
於是我禁不住大叫,更說粗口……

對的,因為 Yiu Kwong Chan 曾經說過:
廣東粗口有助堅持下去
於是我在隧道入口處瘋狂爆粗!
(全年應該只有這段時間於公共場所爆粗而不會被檢舉吧)

咆哮後又需面對現實,我的腿愈來愈不適….
感恩的是我並非孤軍作戰,
他在身旁便可以隨即進行「急救」。

我在西隧彷彿看見了去年的自己,
其實那刻我真的很想衝上前跟他說一聲加油,
但可惜我無能為力,
連一個拐著跑的都很快便離我遠去了….

離開西隧到達龍和道,相機數量漸漸增加,
感謝每一位拍下我們的攝影師,
因為你們為我倆留下了最美好又值得留念的回憶。

圖片來源: 馬拉松一組跑手 Son Chung
圖片來源: Yau Gor

或許相機真的是一種power gel,甚至是毒藥,
因為我明明根本跑不動,但他卻突然發現,
雖然只可以維持一段短距離,
但原來我面對鏡頭時的彈跳力可以突然激增…..
結論是:主辦單位應該再增加相機的數量,
那麼馬拉松便不會那麼痛苦!哈哈。

進入銅鑼灣即代表終點在望,相機數量又再激增。
快到終點,當然是致電給我的私人攝影師,
好讓他可以在終點好好準備。
但多謝大會的官方攝影師,
他們拍下了慢腳獨有的這一幕。

聖經說: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腓立比書4:13)
但這次我需要感恩與讚美的不是神,
而是他,一直在我身邊支持與鼓勵我的他;
如果沒有他,我想我根本無法用自己雙腿走到終點。

雖然步行馬拉松所需的時間實在太長,
超過了官方限定的 6 小時,
我失去了完走證書,完賽後已經找不到任何紀錄,
但好消息是我倆至少成功完走,
幸運地於終點得到屬於我們二人的完成牌。

或許我失去了PB 的機會,
或許我那任性的堅持會令我的傷患更難復原,
但我知道,得到一位和我萬步挽手走遍萬里千山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P.S.
感謝上天讓我在對的時間遇上了他,
更難得地可以共同進退地跑畢一場馬拉松,
因為當中所經歷的上落、起伏以及互相支持,
都是我們一生難忘的經歷和回憶。

不過這次比賽我除了電話和太陽眼鏡之外,
幾乎所有補給品都是他替我代勞的,
包括 power gel、防曬霜、太陽帽、潤唇膏和風褸…..
他根本就是一台人肉流動補給站。(猴子掩面)
先生你這樣寵我,但下個月名古屋女子馬拉松是男士止步的,
那時再沒有您,我該怎麼辦!?lol

P.P.S.
他愛我,所以選擇一同早起、一同出門、
一同於跑道上作戰完走都是「非常合理」的,
但我的隨行攝影師只是我大學時代的好友,
卻仍然願意「倒塔咁早」起床又負重到尖沙咀幫忙拍照,
再到西隧入口等我三、四小時,
最後再飛奔到銅鑼灣拍攝我倆最後的點滴,
那份情誼絕非筆墨所能形容……
親,多謝你!
我出嫁那天請你幫忙做姊妹,記得要剃腳毛。XD

我的瘋狂隨行攝影師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初馬成了] 能持續 獲得糟蹋亦滿足
初馬前的忐忑
Invictus—My head is bloody, but unbowed.
烈敏@Fitz.hk
Fitz Running 跑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