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我曾經是 gadget L,雖然未至到「左手伸一伸,貴過你全身」,但都算是走在潮流尖「啄」。直到一次給一位絕色﹑擁有姚子羚副偈﹑100磅不到﹑個人勁「好相與」的超索師姐兜口兜面打窒而改變,我有把這件事寫入《第六個必追或(even better)娶港 跑女的理由》裡。

姚子羚 圖片來源

美其名話佢為人率直,倒不如說她把口好很賤。我是好L憎同佢搭爹的,有一次操 tempo run,我跑不夠8公里便停下來自戀 selfie 一番,再忙著 post 上 Facebook 和 Instagram 呃 Like。

圖片來源

師姐擦身而過,大聲跟我說「有時間玩 Facebook,無時間跑多K」,正想回敬她「關妳叉事咩!」時,想深一層,發覺她說得很有道理。之後我便看破紅塵遁入空門,成為 running purist,差人唔拉的話,我會不穿衫褲鞋襪,不戴電話手錶跑。


原教旨主義

圖片來源

The New Yorker 有文章《Are Smartphones Running Distance Running?》探討 smart phone 怎樣破壞跑步的純粹性。Fundamentalists 對 smartphone 不以為然,認為戴上耳機會窒礙你跑進入「禪」的境界和剝奪讓你沉思的機會。聽著強烈節拍的音樂,令你錯過來自大自然的美妙聲音,如腳下黃葉給踏碎的聲音、迎面而來跑友給你的鼓勵和自己呼吸聲。把電話和耳機留在家裡,來感受一次大解放的體驗罷。

圖片來源

村上春樹在《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這本書寫到〝我們要懂得如何跟自己獨處。〞村上春樹希望一人獨處的念頭,始終不變地存於心中。〝所以一天跑一個小時,來確保只屬於自己的沉默的時間,對我的精神健康來說,成了具有重要意義的功課。至少在跑步時不需要和任何人交談,不必聽任何人說話,只需眺望周圍的風光,凝視自己便可。這是任何東西都無法替代的寶貴時刻。〞

圖片來源

常被人問到跑步時會想什麼,村上春樹寫到〝問這問題的人自己一定沒有跑過長跑。我常常思想這條問題 —跑步時我會想什麼? 坦白說,我一點頭緒也沒有。但我跑步時,我相信所想的事情都是無聊瑣事,不值一提。重要的話,一定有印象。

Run,Selfie,Repeat

圖片來源

持不同意見的是美國知名部落格 Run,Selfie,Repeat 的跑手博客 Kelly Roberts。我之前寫了《關於「中槍」,我說的其實是……》和《攪笑跑步謎米》介紹她。

Kelly Roberts 把她能夠「喜」跑和堅持跑下去歸功於她的 smartphone。跑步時,她喜歡聽歌,又會把爆汗照片上載到社交媒體呃 Like。漸漸地,她不賣身材、不靠靚樣,主力賣開心形象,貼攪笑相的獨特個人風格累積到大批粉絲。在2014年的紐馬,她在每一英哩都拍一張 Selfie,而後面總有型男入鏡,照片瞬間 go viral,更紅到上電視接受訪問。

圖片來源

Smartphone 還令她成功捕捉到一些『如果沒有拍下來,你是不會相信的』的場景。例如這個超爆笑的《跑步時急屎的14個階段》(The 14 Stages of Having To Poop On A Run)

Kelly Roberts 強調 smartphone 不止是自我激勵,在社交媒體上的照片使人認識到跑步世界裡有各式各樣的跑手 – 不同年紀、身形、速度、膚色等等,是一個多元包容社群。

圖片來源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掛波跑,興L咗九世啦!
寫給跑步的情「書」
通勤跑不是夢
要食好西 我信「山」女多過營養師
[跑步靈異事件] 不要問 只要信
Yiu Kwong [email protected]
Fitz Running 跑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