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的曲奇跑給參加者鬧爆,有『谷友』在大會 Facebook 作出投訴,竟立即被删除,後來『負皮』實在太多,主辦單位索性disable留言功能,完美示範另一次『關公』災難。

圖片來源

曲奇跑規模不及渣馬,noise比較少,所以事件沒有給推上『生果報』。看留言,原來去年已經有很多人『中伏』,去年有2000人參加。到今年,大家依然湧躍報名。這令我即時想起「巷九記」。

「巷九記」是所謂香港四大奇食之一。「巷九記」的捧場客不介意排成粒鐘隊,甘願被罵,被X,甚至被『開拖』,都要吃她一碗咖喱腩伊麵。我只吃過一次,覺得平平無奇,朋友就連聲叫好,大呼「好食到被人X到抵!」

我想說的是『食好西』同參加路賽一樣,可不可以有返點骨氣。Fxxk me once,shame on you。Fxxk me twice,shame on me。

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圖片來源

食在「巷九記」,我同朋友活像在狹窄豬欄等待餵食餿水的豬一樣。店舖細,人極多,好擠迫,超侷促。我感到當夥計端上淨爽腩時,心裡會暗罵「吃啦仆街,食L完就過主呀」。要與後面枱陌生人屎忽貼屎忽坐,已叫我食不下嚥;我只可以贛居居望著友人吃完一碗接一碗。我們是否已經患上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英語:Stockholm syndrome)又稱為人質情結、人質症候群,是一種心理學現象,是指受害者對於加害者產生情感、同情加害者,認同加害者的某些觀點和想法,甚至反過來幫助加害者的一種情結。

圖片來源

這些情感被認為是不理性的、濫用同理心。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可以被看作是一種創傷羈絆,不一定只發生在人質身上,只要加害者對受害者實施騷擾,都可能使受害者對加害者產生強烈的情感。

根據『弗祖』,弗洛伊德的理論 ,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是一種自我防衛機制,當受害者相信加害者的想法時,他們會覺得自己不再受到威脅。(維基百科)

跑啦! 咁L多投訴
我身邊很多跑友均患上此症候群,每次當我想理性討論時,他們就會話我激進。

圖片來源
  • 激進:報名費幾舊水有點貴。
  • 持平:唔洗錢好唔好!? 攪一個比賽咁易呀。
圖片來源
  • 激進:網上搶著報名好嘥時間。望著個 mon,我問自己人生又為了什麼?
  • 持平:咪就你呢啲執輸行頭慘過敗家的香港人開著幾台機爭著報,攪到大塞車囉!
作者提供圖片
  • 激進:件 tee 大到可以穿來跳 hip hop。我報 SOGO Run,都是因為貪佢多禮品。
  • 持平:你跑步就是為了件 tee 同贈品呀?
圖片來源
  • 激進:大會沒有妥善處理行李,放在露天位置,以致衣物全濕。
  • 持平:請自備行李膠袋,還要將內裡衣物及個人物品用獨立膠袋袋好,即使大會未能就天雨作適當應對,亦能確保自己有乾爽衣服更換。
作者提供圖片
  • 激進:零氣氛。
  • 持平:話比賽無氣氛,作為熱愛跑步的你,在無參賽期間,有無到現場為眾跑手打氣?有,非常感激;無,那為何認為其他無關的人要到場為你打氣呢?



圖片來源
  • 激進:路線差,就如SOGO Run,要跑經地盤圍板,跑入民居,上大斜路。
  • 持平:安排一次路賽是難過登陸火星的,單是封路,就不知要經過多少部門,提出多少方案才能獲得批准。
圖片來源
  • 激進:SOGO Run 跑經豪宅大門口,只是阻了出車一陣子,不用落車打人。
  • 持平:名人蔡生廿年前講過一個故仔,一次搭的士,車資是幾十元,他掉下五百元便下車,司機嚷著要找錢給他。他當時說「你知唔知我每秒鐘賺幾多錢? 你找比我個幾百塊,都不及我等你時可以賺到的錢。人家真是秒秒鐘幾十萬上落。報警是好正常,況且有人見到有跑友用手拍他的戰車。
圖片來源
  • 激進:所以科學園應該無得再跑。聽講因為居民投訴,馬鞍山海濱長廊長跑賽或成絕響。我樓下正是馬鞍山海濱長廊,我不覺得太擾民。跑友都好自律,保持安靜,不會製造嘈音。比賽亦不會霸佔整條路,點解不可以包容一下?
  • 持平:個個星期都有,你話擾唔擾吖? 擾呀! 你老母。
  • 激進:咁你又叫我包容擾民擾咗十幾年嘅屯門公園大媽舞?

有人擔心比賽泛濫,看這勢頭,下個賽季比賽會因為找不到合適場地而大幅減少。希望可以去蕪存菁,只剩下一些攪手認真專業,懂得尊重跑手的比賽。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阿婆跑得晒 一定有古怪
馬拉松Cap圖王
「喜跑」風繼續吹? 還看囡囡
大媽跳廣場舞 靚媽跑馬拉松
[跑步禮儀] 中國篇
Yiu Kwong Chan@Fitz.hk
Fitz Running 跑步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