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山友分享不穿鞋經驗

(編按:這篇文章是台灣一位網友大樹所寫的信,此為寄給盧SIR盧松昌,以及赤足跑群組的公開信。大樹談到她在山野間赤足的經驗,以及轉以赤足跑步的問題。很值得對赤足有興趣的朋友細讀。)

各位前輩好:

感謝盧大哥讓我加入社團,大家都叫我大樹,台灣屏東人,現在在台灣唸研究所,兩年半前在山上看到赤足爬山的大哥,他談起台灣的謝大哥,讓我對赤足引起一點興趣,有一次剛好碰上登山鞋壞掉,開始練習赤腳爬山,也發現很多赤足對身體的改變跟影響,盧大哥邀請我簡單分享,但實在難以簡述,而且也沒有整理過,以下稍微簡單談一下赤足爬山後自己的轉變,都是感受性的語言,沒有什麼理論基礎,如果描述得不好還麻煩大家見諒。

一個是運動量的改變,一樣的路線,以往可能走到兩公里才開始發熱冒汗,赤腳後一公里就開始有發熱的感覺了,另外最明顯是下坡時,因為少了鞋子的緩衝,不會直接往下蹬(我看過很多登山者下坡都用跳的……),每一步都會謹慎一點,也不會讓膝蓋垂直,不但保護膝蓋,大腿股四頭肌也強很多,腹肌使用更明顯,因為下坡方式的改變,所以下坡時很明顯需要使用腹肌來平衡讓自己不會快速下降,其他還有像以往上坡都是酸小腿上方,後來變成酸小腿下方,慢慢的腳踝後方肌肉也跑出來了,因為上攀只能完全使用腳的力量把自己帶上去,最開心的就是每次爬山玩腳底不會被包在鞋子裡腫脹,而且風吹過腳趾間的感覺真的很好啊!!!!另外還有一點不知道能不能連結上是因為赤足,我從小就不太怕冷,開始赤足以後狀況更好,在台北的冬天幾乎完全不用穿外套,身體狀況改變很多


經過兩年多的時間,現在赤足已經可以應付大多數的路線,唯獨背重裝時還是需要穿鞋,不然負重實在太大,但二三十公里的縱走,落差一千五以內的登山,還有碎石路或樹枝路等多數山路都可以行走無虞,有一天在慢跑時突然想到,為什麼我爬山可以赤腳,跑步卻要穿鞋呢?這個念頭一動,就開始練習赤足跑步,但跑步跟登山或是行走的狀態又很不一樣,又一直遇到挫折,苦查資料卻發現網路上對赤足跑步的資料非常雜亂,說法更是天差地遠,想找一樣赤腳跑步的前輩討論,在河濱公園跑了多次都沒有遇到,原本想等路跑比賽時尋找,結果竟然被我找到這個社團,再一次感謝盧大哥讓我入社,往前翻了很多資料,也做了很多嘗試,看了許多前輩赤足的分享,真的給了我很多很多新的想法跟檢討!尤其跑姿的部分,這幾日一直再感受自己跑步時的身體狀態,這部份真的受益良多!

練了兩個禮拜,現在赤腳最多只有用7分速跑完6公里,想慢慢增加,我報名了12月底台灣新北市的一個路跑比賽,將會是我第一次用赤腳挑戰10K的路跑,完賽後會再來跟各位前輩分享的!簡單分享,謝謝各位!

祝各位順心
大樹

更多:
Fitz.hk Facebook 專頁
[赤足跑] 大美督綠色半馬
[赤足跑] 臺灣阿里玉 步頻與步幅
盧松昌@Fitz.hk

其他文章: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
盧松昌
三十幾年長跑經驗,近年因腰傷問題,潛心改良跑步姿勢,採用「羅曼洛夫姿勢跑」。2015年1月,受台灣跑者影響,第一次嘗試赤足跑,並於渣馬全馬賽嘗試一小段以赤足比賽,發現頗有成效。與葉伯是多年好友,現全力舉辦葉伯紀念盃活動,並開設facebook專頁「赤足微步」分享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