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2017年毅行者後第2個100公里,同樣是麥理浩徑10段全走。和絕大部分人一樣,痛苦地走過1次100公里後,就耍手擰頭說沒有下次,結果還不是鬼掩眼地再次踏上這無盡旅途。

逆走100 — 始於麥徑10段大棠,倒數般走畢至麥徑1段北潭涌。全段總下降5,121米,比總攀升5,080米略多。聽說逆走較順走容易很多……如果你和我一樣聽說了,就繼續相信下去吧。

Mixed Team 2人 — 顧名思義不是單拖,和有經驗的隊員長腿宗一隊出賽,憑著他的經驗和能力,照顧小妹之餘也好好享受山上的每個時刻。

#你應該值得自豪有個長腿隊友
#你應該值得自豪有個突顯你長腿隊友
#我有個冇野食會死既隊友
#我有個冇可樂飲會死既隊友

攝: Alan [email protected]運動筆記
攝: Photo by Linz

10.[起點大棠燒烤區1號場 至 CP1大欖涌水塘](1:26’完成11.2km)

因為剛開始,就算是上斜坡也能輕鬆應對,但始終是長途賽,長腿宗著我壓抑興奮的心情,慢慢地循自己舒適的呼吸節奏而上。沒走多遠,2km左右,左右腳的足弓位置開始扯緊漸痛。緊接著6km環塘徑,也盡量放鬆雙腳碎步跑,泥路的軟實觸感稍為緩和那老毛病。我倆抱著輕鬆愉快的心情到 CP1 補給,吃條香蕉吃粒車厘茄拉拉筋5分鐘就繼續上斜嚕。

攝: 動。攝 by Terrence Lee
攝: Keith [email protected]運動筆記

9.[CP1大欖涌水塘至 CP2大帽山扶輪公園](1:40’完成9.5km)


如非賽道,往常都不願走這段路,斜坡沒完沒了,在猛烈的太陽下,汗流浹背,路顯得更漫長。這段開始用上行山杖,奈何雙腳足弓愈發繃緊、甚至劇痛。早一個月前有過經驗,足弓劇痛將轉移至其他組的肌肉疼痛,ITB 一帶及膝蓋將無法自如地走動。長腿宗知悉後立刻打電話安排朋友威廉買止痛藥趕去 CP2 會合。抵達 CP2 時除了補水補菠蘿冰補醬爆三文治外,長腿宗又領我去急救站詢問可有運動 tape 減緩足弓疼痛。急救站只有舒緩肌肉疼痛的普施健噴霧,足弓涉及筋膜疼痛用不著,反倒吃了威廉買的止痛藥後就健步如飛嚕。(自欺欺人的做法罷,哈哈)

8.[CP2大帽山扶輪公園 至 CP3鉛礦坳](1:47’完成9.2km)

長腿宗想是擔心我才剛開始不久就已服用止痛藥,沒力氣走到尾,問及可願意用繩被拉上大帽山山頂。出於好奇心驅使就說好 (沒用過嘛),但當拉扯了數步就不願意繼續下去。並非顧及面子(可能也是啦),而是還沒歇斯底里出盡全力就要加重隊員負擔,再者與其說是一起共誰退的隊員,前面的這人倒像是空中加油站,意義大不同。我咬了咬唇:「還是靠自己走吧,那才無悔。」

沿斜坡而上不算太吃力,邊聽著長腿宗五音不全的「幾多人位於山之巔俯瞰我的疲倦」、「一雙手只要握實拳頭能捱下去」,邊欣賞優美遼闊的妙高台、禾秧石林等景觀,心情很愉悅。速度一直控制得宜,48分鐘連拍照拍片上到頂,1小時慢腳落陡坡、上四方山落鉛礦坳,不斷死跟長腿宗的步伐和選走路線。四方山有太多路線,碎石、大石、泥路、草地等構成多條路徑,雖則條條大路通羅馬,但規劃實際行走路線始終是費神的,這看似微不足道的工夫再一次落到長腿宗的身上。

7.[CP3鉛礦坳 至 CP4城門水塘主壩](1:22’完成6.5km)

賽前一直期待的紫薯沒想像中好吃,吞了2口飯團半條香蕉一杯能量飲品就繼續上路嚕。順走時叫救命的草山變得輕鬆,只需攀爬一條約15分鐘的吃力樓梯就能換取幾段輕鬆的下坡。長時間下坡對膝蓋還是略為有負擔,不斷和自己的雙腳談話:「放鬆、放鬆」,轉眼針山就在眼前了。這段頂著太陽沒遮沒掩地攀爬,調整急促的呼吸聲,一步一步地走。中途為突然看見朋友而高興,還為我們捕了張燦爛的笑容。一口氣用11分鐘上到頂,15分鐘落到主壩,為獲得長腿宗讚賞而沾沾。

6.[CP4城門水塘主壩 至 CP5筆架山](1:42’完成8.2km)

去到主壩時太興奮,另受不住不喝可樂會死的長腿宗引誘,一向弱弱腸胃不喝可樂的我偷喝了口。接著再喝了口粟米熱湯就急急腳走去燒烤場的洗手間嚕。於是乎,休息時間由5分鐘拉長至25分鐘。體溫及心跳因而大大下降,接著上金山時還好,到鷹巢山環塘時,身體狀況急劇下跌,全身乏力睏意濃,愈行愈慢,步速甚至跌至16分鐘(每公里)。長腿宗大喝道:「振作起來啊! 尚有2公里就可抵達 CP5。這個速度再走下去,24小時是完成不了的。」聽到後即時感到驚恐,頭腦稍為清醒過來,然而身體還是不太給力,上山的力量都靠行山杖勉強支撐過去,再堅持多2條長樓梯後忍不住開口說歇一會兒。與此同時,身體沒來由地發冷,方急忙套上外套,再從背包裡掏出緊急食糧 Fig bar 吃,喝口水,深呼吸,繼續走。人撐到CP5時即刻衝去喝熱湯,長腿宗幫忙遞了杯關冬煮湯,那味道直到賽後仍念念不忘,真的很好喝啊!又吃了數粒燙口的獅子狗魚蛋後,才有活過來的感覺! 要是沒法趕得及 CP5 的熱食熱湯充電,自己可能只能撐至44.6公里啊…… (感動到哭……嗚……)

5.[CP5筆架山 至 CP6基維爾營地](2:18’完成7.7km)

回過魂後就衝落獅子亭去。將近樓梯末端時,現場人聲鼎沸,當中一耳聽出月光光的打氣吶喊聲,聲線溫柔、溫暖在心頭。在月光光的親密擁抱攙扶下,雙腳頓時無力,哈哈。換過一身乾爽衣服、襪子後,又被娘娘式扶回私家車內坐下。邊吃粟米碎肉粥、碗仔翅時,雙腳有達仔服侍按摩鬆腳;面容因痛苦而扭曲時,仍堅持要合味道杯麵為喝一口味精湯,瞬間亦有pi親手遞上; 休息等待 Hugo 時,月光光為我披上她心愛的港百戰衣,另忙著執行為手機、手錶充電的指令。時間轉眼就過,待 Hugo 抵達時,幫忙支援的朋友們又忙碌地準備吃的、用的、替換的、按摩的。原為2人隊伍,連支援朋友一行人6個整裝出發時已是45分鐘後的事,大概5:50pm。幸運地,天尚未黑透,我們比方才更急急腳地衝落營地打卡。因為步伐差距關係,最後只剩達仔全力支援我們打後的50公里路段。

攝: AT Photos

4. [CP6基維爾營地 至 CP7企嶺下](3:7’完成12.8km)

去到CP6看見有鴻福堂出品的滋補雞湯立刻衝去試一杯,喝完不禁脫口而出:「很苦啊!」,身旁的師兄聽後笑說「苦口良藥」,我心想味道和想像的也差太遠吧……亦因爲這句無聊搭話,後來往茅坪時又和師兄摸黑憑聲音相認,哈哈。這段麥4逆走是惡夢的開始,初段沿黃牛、水牛山下的「萬里長城」走尚可,經過昂坪高原繞過大金鐘轉上彎曲山的一段樓梯,石級大、不順腳,環境亦有點侷促,爆汗爬上山頂的瞬間,冷空氣隨即突襲剛才的汗水痕跡。馬鞍山頂一帶基乎1年365日都很大風,入夜後更是寒風凛凛,謝過勞苦功高的攝影師後就急急腳落去企嶺下。心裡為到山腳的薑汁豆花著急,但下山的路並不好走。走了1小時碎石路段,長時間集中對焦,雙眼愈發模糊,頭也有點眩暈,腳更不用說,都發軟了。其後的1小時仍是繞著黃竹洋一帶落盡大石級、有水有泥漿的泥路,直到走過一段又一段的公路下坡才抵達 CP7。

攝: 動。攝 by Terrence Lee
攝: 動。攝 by Terrence Lee

3.[CP7企嶺下 至 CP8北潭凹](2.5hrs完成9.9km)

CP7 停歇了10分鐘,吃過雲茄親手煮的熱通粉、百福牌豆花才有力氣繼續摸黑上雞公山。這段路很熱鬧,不至於大塞車,但空氣略嫌侷促、乾燥。我們嘗試咬著30分鐘目標上到山頭,但這段輪到長腿宗發睏,稍稍放緩腳步,比預期也只不過慢了5分鐘。見過雞公山牌,就往嶂上、北潭凹一直上上落落,沒完沒了,雙腳也註定和100公里拼了。一路上有達仔自動點唱、陪同聊天說笑,讓入夜後戰鬥力遞減的2個增添鬥志。去到 CP8 時已完成75公里,剩下25公里,打完最後一個名為西灣山的大佬就可以回家洗熱水澡、鑽進被窩裏昏睡。吃了份三文治、喝了杯熱湯,仍舊無法舒緩乾涸疼痛的喉嚨,但不要緊,那絕不是放棄的理由,心理狀態仍感良好,路仍能繼續走。

2[CP8北潭凹 至 CP9西灣村](1:47’完成8.9km)

尚未抵達 CP9 前的2公里,小妹又力歇爆偈了……倒數的25公里這麼近又那麼遠,初時的赤徑、咸田灣仍走得很順暢,去到往西灣樓梯向上爬時,看見樓梯旁躺平睡覺的參賽者,心裡頃刻倒抽一口涼氣。達仔問「他會怎樣」,幸運的睡飽能繼續走到終點,不幸運的大抵剪帶乘街渡離開吧。我們心底裡衷心希望沿途的選手,包括赤徑遇到大會巡邏義工陪同的選手,都只是稍作休息,終點還是屬於他們的。人龍頭燈早於此段愈漸遠離、疏落,眼前的斜坡仍舊無止境地延伸,看不見盡頭,亦沒有力氣數算還有多久才能抵達 CP9。已忘記在哪一截陡坡上,我忽然有想哭的衝動,剎時停下腳步、低頭轉身:「很累……我不想行」。只記得達仔、長腿宗說:「頂住呀」,又死死地氣撐著連行山杖也再沒法撐下去的身體到 CP9。一天累積下來,吃了7粒止痛藥,腸胃不適的症狀愈趨明顯,舌頭發麻了沒胃口,聽說有湯圓吃也只有聽的份兒,強迫自己草草喝杯蕃茄薯仔湯,幸能喚回半昏睡的靈魂。

1 [CP9西灣村 至 CP10東壩](1:51’完成6.4km)

走過83.9公里後、入黑後的零晨2時,6.4公里的碎沙石路尤其漫長。全程沒有興致說笑,也失去雅緻看風景,眼前只有石頭和石頭,路面非常難走,比先前的路況更花精神花眼力走。戴了一整天隱形眼鏡的雙眼變得乾澀,下巴都竄出2層來,鼻子被涼風吹到不停抽鼻吸涕,腳趾頭、前腳掌因長時間擠壓、相互磨擦都長出水泡發熱中,更枉論無止境地受壓而腫脹疼痛的膝蓋,另噴過數十次舒緩肌肉繃緊的大腿亦都快麻痺了,你會想:「為何要作賤自己走這100公里?」。路走得叫苦連天,唯達仔一直洗腦式地叫我們兩個撐著、支持到最後、就快完。「完了吧……如無意外」大概又盤旋於腦海數百遍。走至最後的一段工整石級接駁東壩時,我甚至開始出現幻象,看見地上鋪滿了美味的巴馬火腿,「是肉啊!」,又有點語無倫次。長腿宗慌忙抓緊不停搖晃身驅的我。

[CP10東壩 至 終點北潭涌傷健樂園](1:24’完成8.9km)

自知吃不夠飯,以致中後段一直跌能量,不夠體力一氣呵成跑到終點。奈何胃口只能配合2口華御結牛肉飯團,很浪費食物,哭……捱到清晨4時,人已很恍惚,雙眼都快支撐不住。東壩、西壩一路只依稀聽見長腿宗的間歇跑指令,1分鐘不停歇地跑,1分鐘喘氣步行。雙眼早已模糊失焦半合上,腦袋亦漸入淺層睡眠,只餘身驅下意識地跟隨長腿宗和達仔跑連休。很想躺臥在一旁補補眠,但心裡明白,路還是要走,剩下自己怎可走到尾,遇挫折並非孤身撐起,好東西亦能一起回味,試問還有什麼理由不繼續撐下去? 最後最後的800米,長腿宗一句「醒呀」,盡自己最大的努力睜大雙眼,急忙戴上形象帽子,拼命地跑呀跑,3、2、1! (拍掌N次! 萬歲N次! 好叻叻N次!)

#雪雪茄暴走 #逆走100
#來一場100公里體驗人生

衝線只是一剎那,能趕及在20小時58分鐘固然是灑熱淚、感動的! 而能讓生命盪氣迴腸、刻骨銘心的是耳邊至今仍然徘徊著達仔的聲音:「頂住呀」,令人鼓舞加持;膊頭仍然有長腿宗、達仔的手掌餘溫,給我撐下去的動力;腦海不斷閃過一幕幕笑容與汗水的影像,教我心動、熱血沸騰。放棄可以有千萬個理由,遇上細心隊友長腿宗、暖男達仔陪行50公里、朋友們熱心的支援,我想不到放棄的理由,只有堅持跑到最尾的想法。

堅持只有一點: 搏盡無悔!

[email protected]HNR 跑步團隊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16204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逆走100 Rebel Walker] 愛情 vs 100 km
[逆走100 Rebel Walker] 那些你追隨冒險的夢 我陪你去瘋
哭在逆走100km後
Fitz 行山 Hiking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