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e6%9f%8f%e6%9e%97%e9%a6%ac%e6%8b%89%e6%9d%be%e8%b3%bd%e5%be%8c%e6%84%9f_01賽前凖備
賽前150天前,開始跟隨既定的計劃訓練,大至完成到九成工夫。唯一不足的是最後三周收腳太急,三周只共跑了60K。狀態可能回落了,但相信不會影響太大。

比賽當日
天朗氣清,氣溫在12度至22度,非常適合比賽。但由於這比賽名氣太大,參賽人數多達四萬六千人,出發先後次序是跟跑手申報的賽績而定,慢腳的我,當然被安排在最後一組出發。比起首發的大隊,足足遲了三十多分鍾才到起點。由於慢腳的人多,我全程都是被人羣圍著來跑。其實也有好處,頭10K只能用六分鐘以上的里速前進,保留了不少體力。結果過10K時間是1-03’,20K是2-02’,30K是3-02’。這時間也非常接近原定計劃的3小時過30K。2016-%e6%9f%8f%e6%9e%97%e9%a6%ac%e6%8b%89%e6%9d%be%e8%b3%bd%e5%be%8c%e6%84%9f-2

賽前部處,頭30K留力,之後跟隋身體感覺,決定策略。當時的現場評估是一切正常,雙腿肌肉沒有發硬,以往舊患也沒有復發徴狀。那時有兩個選擇:

  1. 保持現速前進,大約4-14′ 再加兩分鐘保險,即是4-16’可過終點,那已經 PB 了。
  2. 搏盡最後12K,爭取更佳成績。

當時心雄選了後者,開始發力加速!

不知是否身體已經習慣了過往三小時的動作和節奏,加速到五分半分里速時,已經感到吃力。在大約34K時,身體突然起了變化:雙手的手尖開始感到麻痺、呼吸困難、心率加快、全身乏力。這大概是血液循環不足的現象,不知是否這就是跑步術語的「撞牆」?那時不得不停下來。大約步行了1公里,身體狀況才感到舒媛,過35K的時間是3-33’。

之後重新開步,但步速慢了很多,結果過40K的時間為4-10’,過終點是4-24’。

比賽總結
46,000人中跑18,502位。六十歲男子組別,985人中跑279位。香港跑手(男女子合計),279人中跑103位。今次雖然未能 PB,其實也相當滿意這成績了!之後要好好研究前述在34K時出現的身理現象,如何能避免。希望在10月23日的東京灣比賽有所改善!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2016 關島馬拉松
2015臺北馬拉松—前記
第十隻馬—苦完再來苦過
邱敬忠@Fitz.hk
Fitz Running 跑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