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每年渣打香港馬拉松前後我都會努力寫文,希望提供一些讀起來不會悶到喊的實用資訊。我在Fitz起朵之作就是2016年的《渣馬 — 教曉我的二三事》,第二年我再寫了《渣馬教曉我的二三事 (2017版)》,兩篇文加起來都有十個人Like的。去年我就缺席,所以無出文。今年大抽獎我幸運地被抽中,有機會再跑魔鬼賽道。想不到只是相差一年,變化可不少。

(編按:陳伯對唔住! 原本的like數肯肯定不只十個。 因為之前網站進行過系統更新,將啲like數全部delete晒)

香港有條「跑步食物鏈」

圖片來源

其實,我不是第一天提到這個跑圈生態名詞。今屆半馬挑戰組鬼祟cut時間,令慢腳給歧視這個眾所周知但很少宣之於口的現象浮出水面。最可憐是那位接受有線訪問的師姐,網上一面倒又曲又直地笑謔她苦練一年都不能夠在兩個半小時內完走,訕笑她跑來托咩,不要出來獻世好了。更有跑友嘗試起她底,想知道她是屬於那個跑會,嘲諷是跑會之「光」。這些已經是相對較溫和的言論,更歹毒的都有。

我的《渣馬,The Worst is Yet to Come 沒有最差,只有更差》一文得到少量留言,其中一個就十分精警。大意是:

「無能力去應付42.195公里的馬拉松,即未到此級數,就不要滔(叨)馬拉松的光。他用了一些神級 (神經級) 類比,例如沒有半場拳賽、賽車、沒有醫生會做一半手術、你不會食半生熟的飯、你不會娶半個太太等等。」


「半程馬拉松已是十分奇怪的安排,只是一班不夠班的人去自high,絕不值得我尊敬。我只尊敬真材實料的全程馬拉松跑手。做人要努力做到最好,最怕就是不夠班的人阻住真正有實力的人。嗶呢吧啦地閙田總,請自我反醒(省)。」

以上節錄,我刻意保留了一些錯字,其實這位跑友的留言錯字連篇,中文狗屁不通。我想他應該是「西」人,中文未夠班就用回英文啦。他的留言得到極大回響,不少人按「讚」。有人叫我回應,可是我的看法一點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擺在面前鐵一般的事實。我聽過一位神級受歡迎並自稱八分披的「拾四」方仗說半馬150,全馬4小時內完成是基本嘢,聽罷我問衪:「我使唔使人道毀滅。」

請收回你的虛偽

圖片來源

我不會替自己這個慢腳辯護,因為在馬拉松世界,應該只在乎時間 (起碼香港是)。今年渣打香港馬拉松參加人數破紀錄,批踭推撞一樣破紀錄。起步不久,我在佐敦遇上視障跑手和他的領跑員,大家配速差不多,我便保持著適當距離「勾車」,而且當時兵荒馬亂,我想給他一點保護。

我們跑到匯豐快要轉彎時,後面的跑手嫌我慢,阻著地球轉,跑到我身旁,原地大力踏步幾下,再睥著我X一聲之後便爆上去。可能顧著X我,他沒留意到前面有視障跑手。兩人有輕微碰撞,不知道是有心定無意,他一手㧬開視障跑手,令他差點失平衡。原來快對他來說要比一切都來得重要,快過視障跑手都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

由大角咀跑到7公里的半馬折返點都是超級塞人,我不停聽到後面啪啪聲,不是搞嘢的啪啪聲,而是跌倒的啪啪聲。許多人心急想超前,爬頭切線時又沒有打燈,造成肢體碰撞,有人因而絆倒。跑在我後面的一位外籍跑手便給絆倒,跌到連太陽眼鏡都飛了出來,隨即報銷。我見仆在街上的他沒有人理會,便停下來扶起他。

跑到西隧口,我見到一位師姐從救傷站步履蹣跚行出來。她左邊身跌得好傷,臉和手腳均擦傷流血。由於傷勢嚴重,救護員認為她不宜繼續比賽。這是我目睹的,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因為在一些跑步谷裡,我都見到很多跑友分享相同經歷。

作者提供圖片

時間就是一切。

當大家以240,250,330互相介紹時,請不 patronize 我這個跑步食物鏈最底層的龜速低端人口。我情願你大大聲恥笑我,總好過你假惺惺,說一些口是心非的『肺』話。正如有人跟你說「職業無分貴賤」,咁你應該明白你份工都唔慌好得到去邊度。

香港並不是荷蘭鹿特丹,不是日本東京。馮兩努在《從減肥到馬拉松》一書中寫到鹿特丹馬拉松最後完成的跑手會有電單車隊排成V陣護送回終點,得到的歡呼和掌聲是不會少得過冠軍的,if not more。在第一屆的東京馬拉松,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是等到最後一位跑手衝線先離開,是7小時後。

跑步的人就是自私,跑者都是自戀者 ,Google話的

圖片來源

當你 Google runners 時,彈出來的最熱門搜尋竟然是跑者是一群自戀的人,究竟自戀的跑者有什麼特徵呢?

1. 外表正能,內裡陰沈

一位有幾萬 followers 的跑步方丈,一向給人陽光和正面印象。之前突然出post罵人,作人生攻擊,叫對方不要出來獻世。跟他平時塑造出來的大度善良,高尚無私的形象大相逕庭。是什麼令方仗大動肝火, 就不得而知。憎恨,需要理由嗎?

2. 龍門搬運工人

同一件事情發生在他們身上時,就是大件事。你稍為怠慢給心心,即刻 unfriend 你。到發生在你身上時,他們不會給你同樣的重視,會怪責你太過敏,太矯情。

3. 愛刷存在感又吝於給讚

刷存在感是基本人權而按讚及給 emoji 是你的責任。他們渴望被喜愛和認可,如果有人膽敢挑戰他們,他們就會迅速被激怒。然而又對付出有所保留,他們是不會 Like 你的心電圖的。

4. 愛圍爐取暖,謝絕負皮

自戀者會被束縛在自己的「正確的社交圈子」,並且很是看重別人對自己的看法。我曾經就 race bandit  討論而開罪了一位知名跑者,之後出現大量來自新開 accounts 的抨擊,給圍揼。一年後,怒氣仍未消,在他的「正確的社交圈子」裡繼續鞭撻。

5. 極度渴求關注

別人對自己的注意力對是自戀者無可救藥的選擇。當別人「些牙」的時候,他們是不會在意的,永遠都是me,me,me,就像一個5000伏特的燈胆一樣,卻容不下別人一絲絲的光芒。

究竟是自戀的人愛跑步定跑步加 Facebook 令人變得自戀呢? 下回再分解。

天使在凡間

圖片來源

不想再畀人罵只會放負,等我用正面訊息作結。在2月17日早上,我見到願意犧牲自己時間,成就別人PB的跑手,他們就像落入凡間的天使,守護有需要的人,為他們帶來彌足珍貴的喜樂,他們就是視障跑手的領跑員。

除了剛才提到的一對之外,我還遇上另一對。當我六分披去到旺角街市時,碰上了他們。領跑員是一個年輕,高大,俊朗如金城武的男生。或許你會話年輕,高大,靚仔跑手喺香港多到攞去填大嶼山都得啦,有乜嘢咁特別?

他特別在可以全程無休講笑氹你開心。「勾車」時,我跑到他們身邊說「加油」,可能我大聲咗,他們給嚇了一跳。

領跑員:「做咩咁大聲呀,嚇親人架。佢係視障唔係失聰,唔使咁大聲嘅!」
我:「對唔著呀,師兄」

領跑員就是視障跑手的一雙眼,靚仔跑著6分披同時不斷巨細無遺描述路面和周遭情況給視障跑手聽,令他充分感受到現場的熱烈氣氛。

「嘩,天橋上好多人同我地打氣呀,我地舉起雙手同佢地講多謝咯。」
「有無人同你講你笑起上來好靚仔呀。」

這是我見過最燦爛的笑容。

跑步是一件快樂的事情。時間是重要,但不是最重要。

資料來源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14448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渣馬,The Worst is Yet to Come 沒有最差,只有更差
時間只是一時 靚相卻是一世
馬拉松補給,我只信日本的
想要跑得晒,跑得快,先要瞓好覺
仆你個街,熱馬嚟嘅喂!
Yiu Kwong [email protected]
Fitz Running 跑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