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跨年的環大帽山越野跑賽 (UTMT) 未竟全功沉澱過後,只相隔十三天,便要迎接 Vibram Hong Kong 100 Ultra Trail Race (HK100)的挑戰。

圖片來源: Terrence (按圖放大)

這兩個月,公私兩忙,既抽身不下去認真試路和練習,身體也未完全恢復,我覺得若能用銀人獎目標,少於二十小時左右完賽已很亮麗。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身邊總圍繞著天使,首先當然要訂一個合理步速的計劃,高級賽道研究專員 Jerry 不吝嗇,送上一個溫婉的十九小時四十五分時間表去參考並使用。

(按圖放大)

在準備 HK100 的一個星期,我只管吃、睡和收拾賽事裝備, 賽事當天,感謝 Eric、Henry 一大清早送大家到北潭涌。雖然 HK100 是個個人賽,由於眾多山友參與,我不孤獨,也不怕寂寞,但最害怕的是足踝扭傷,睏倦和走了一段長距離後嘔吐。就此,我事前跟著莫教練的「如何紮」影片去紮穩左足踝,策略是比賽時抓緊時間, 能走便走, 到檢查點不停留多於五分鐘,也每站都能進食便進食。在此再次多謝 Glen 和 Abby 準備的給力壽司,女首領 Stella,Ogee 在企嶺下提醒作裝備檢查,Henry 和眾多 FA Runners 兄弟姊妹窩心支援。

圖片來源: Ben and Eric

賽前好隊友 Keith 對我的鼓勵提醒是目標是要走到下一個CP,只是一兩個鐘,最長亦只有13K,兩個幾鐘…」這個口訣十分管用。除了比賽前段有些小毛病,如肚痛,腳板痛,鞋帶時鬆時緊外,第一至第八個檢查點,實際用的累積時間比預計的時間少,晚上十一時半到城門檢查站還比預計時早了十七分鐘,Keith 亦約定在城門站支援,我本計劃在城門作大休,但有感{睡魔}在呼喚,不敢怠慢,決定只作小休,裝了大半樽玉米湯,吃了點通粉,決定上路了,Keith 突然問:「要陪行嗎?」我當然是求之不得應允了! 就這樣,Keith,我和其他選手便一起上路了,感覺針、草、鉛礦凹段是漫長的,上針山停了三、四次,要這樣,想那樣,本來在後面的選手都逐一趕上了,首度感覺取銀人獎目標的決心動搖了

沿途Keith 說:「大家盡力吧! 全力以赴便好了!」好不容易才挨到鉛礦凹檢查站,比預計時間慢了五分鐘,眼睛也開始模糊,狀態巳變差,已不能嚥下固体食物,裝了大半樽咖啡繼續上路。許多山友都說麥八段其實並不可怕,但卻是自己盲點,黑夜大帽山像是會把人吞噬的石頭怪,不多言的他也被強迫變成流動的收音機,我也默默低頭跟著走。走著走著,走到了四方亭,Keith 說距離二十小時內還有五十分鐘,Keith 全力以赴的對話又再開始,大家的步伐更快,呼吸更喘急,爬了數條陡斜的石屎路,在臨近大帽山波頂時,我心口翳悶,最終嘔吐了,嘔吐了三次,什麼都吐出來了。沒再看錶,也不停步,Keith 奉上椰青水,回吐反照,剛走上麥十段的上坡段,已知道不能於目標時間內完走,但還是盡全力走,與銀人獎擦身而過,我們最終以二十小時十五分完賽,獲得了銅人獎,完成了我的第一個 Vibram Hong Kong 100 Ultra Trail Race

圖片來源: Daniel



每一場超馬賽都有所得著,都是對自己的反省。UTMT賽令我知道自己暫時不是 Miler 的材料,但在死線又按耐不住報了 UTMB 系列的 CCC 賽,而幸運之神又送上一張讓我投進 Mont-Blanc 白朗峰的懷抱(入場劵)。

HK100賽有否全力以赴,我讓讀者自己下定論,但 CCC 賽名卻帶點啟示,要我做好3個C。

  • Course Preparation: 由於是外國賽事, 對賽道一定要有透徹了解, 充足和好的準備已是成功的一半;
  • Compete with time: 這個賽事的時限二十六小時四十五分鐘,而各段檢查點的截停時間也緊逼,真的要與時間競賽。
  • Complete Strong: 今年筆者只有這個海外大項目,我要全力以赴完賽,還要享受完成。

多謝 Osprey and Re:echo 連續第三年作我在跑山跑步的贊助,在未來的七個月,我會繼續分享怎樣準備 CCC 賽和訓練日誌。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HK100] 猶如F1入Pit的Support
[HK100] 第一個個人賽敗陣
Fitz Running 跑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