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兩個星期嚴重拗柴,擱淺在紫羅蘭山 (見《操山遇上暖男」》一文),提早歲晚收爐,不能參賽和操山,不如做點以前未做過的事情:幫山賽做義工。見到 Action Asia Events 西貢54K招募義工,話晒係 UTMB 計分大賽,又見有首位登上珠峰的香港女性曾燕紅參與,於是一腳栽進去。其實仲可以免費參加賽會以後舉辦的賽事一場,呢啲塵世物質野唔方便講咁多。

我和友人被分派去 CP3A,在麥徑雞公山腳 (近M060),是麥徑3段與落榕樹澳的交匯點。參賽者跑到這裡已走了42K,還要跑4K到水浪窩最後一個CP (CP4),跟住 U-Turn 再返回這裡 (此時改叫CP4A),最後再跑多4K返回北潭涌終點衝線。所以大部份的跑手來到我的 check point 已接近筋疲力竭,計條3X9+42都唔會識。

打造以跑手為本的Check Point

賽會只吩咐我們記錄 bib no. 和計時,由於不是補給站,基本上沒有任何設施和物資,只是荒山野嶺中的一個交匯處。友人的強項是令平凡事情變成不平凡,她自行繪製了七張打氣海報,什麼「給力給力」、「加油加油」,也要顧及外國人的需要,「go, go, go」、「keep going」等口號 也要一點。

我們從北潭涌起點行去CP3A約4K,要10:15前到。跑手6:30起步,外星人快腳可能11點前到。我們帶了透明 folder、尼龍草、較剪等工具。去到 check point 隨即把海報掛在樹上面,遇到以前體能班的外藉教練,她是賽會工作人員,巡視各個 check point。她身手敏捷,一兩下功夫已攀登樹上,幫手拉起彩旗。


看著海報在交匯點隨風飄揚,雖沒有美輪美奐的設計,但在荒涼的山頭,洋溢著大賽的氣氛和鼓舞,希望疲憊的跑手來到,知道有人為他們喝采和打氣,繼續戰鬥!

跑手未到之前,有幾個大家族和數名行山客,分別由榕樹澳和麥徑過來,他們看見旗彩飄飄,十分興奮,都好奇問是什麼賽事,當知道是要跑54K,大家都傻了眼。紛紛在海報下留影,沾一點大賽味道。

見到青春見到紀律

期間分別有三組加拿大國際學校的學生到來,他們學習野外健行和露營,都是初中的年紀,雖然有老師隨隊,不會指點路線,全交由學生閱讀地圖找路徑,用的不是手機GPS,而是傳統的地圖和指南針。卸下重甸甸的背囊,十多個外國青少年圍坐,一路吃三文治,一路研究路線,青春滿瀉。友人想請他們吃點巧克力,不過首先要問過他們的老師,老師表示不可以,因學生不能接受任何支援,認真得來可愛!

稍後又來了一班「香港青年獎勵計劃」(前身為愛丁堡公爵獎勵計劃,簡稱AYP) 的學員,也是十來歲的年輕人,在訓練行山和露營技巧,準備考金章。他們沒有導師隨隊,友人見到是年輕人總是興奮,又泛起要請他們吃糖果的念頭。但其中一位像是隊長的年輕人,同樣表示不能接受外人的食物,因野外應是自己求生的。我們見到青春,也見到紀律,心中一熱!

黑珍珠無奈剪帶

10:59開始有第一位男選手到來,是位外籍人士,只用了5.5小時便走完42K,他有望在7小時內完成,典型外星人。check point 氣氛緊張起上來,我們開始忙於抄下跑手的 bib 和記下時間,11:47是第一位女跑手,也是外籍人士,曾燕紅於12:06來到,是第三位女選手,雖然當時沒有認出她,但由於她是第一位到check point 的本地女跑手,特別落力為她打氣。

12:33遙見一位女黑人跑手,高高瘦瘦,一副長跑身形,但見她步履滿跚,速度極慢,由於 check point前的一段是下坡路,每名選手都會喪衝下來。明顯她有些不妥。她來到後便坐在地上,極為疲累,表示要退出比賽。我們給她水和得力X糖 (即係裡面有啲葡萄糖果隻),跟著她拿了我們的垃圾袋墊地,便倒下睡著,友人用外套把她蓋住保暖。

有跑手經過說認得她是快腳,在港參與其他賽事也獲獎。他們說可能她太爆,支持不住。黑珍珠睡了約一小時,稍為恢復精神,放下號碼布,便一拐一拐慢慢走回終點,看著她高挑的背影,黯然神傷。

愛意滿瀉 賽道放閃

中午時段,見有一男子在這裡逗留了很久,上前問他是不是跑手,他說太太才是,他在等愛人出現,問他為何不一起參加,他表示因腳傷未癒,但今朝已跑了三十多K舒展一下身心,我一眼就看出他是活在地球的外星人,竟然娶左地球人做老婆!

太太珊珊來遲,「望妻號」等了約兩小時,仍是笑容綻放,甜甜的陪伴意中人一起走上雞公山。過了不多久他便跑回來 check point,他表示不會整段都陪跑,因參賽的是太太。我們忙於計時,沒閒與他聊,一轉眼又不見了他。

一直到黃昏5:30,我們的 check point 快將收擋之際 (因終點北潭涌的 cut off time 是 6:00),竟然見「望妻號」與太太從水浪窩跑回來,估計他是放心不下,又跑去水浪窩找太太,陪她跑回終點,他們未必趕得切衝cut off time,但只要路一起跑,那怕前面還有高山低谷! 那一刻,我覺得「望妻號」的太太實在太幸福!

氣憤中看見一份堅持

我們 check point 的 cut off time 是下午3:00,到了2:50,到來的跑手開始著急,我們示意要跑快一點,氣氛緊張。最後一個到check point的是2:59,好險! cut off time 過了,3:02,第一個DQ選手到來,我滿懷歉意向他表示已過了 cut off time,不用再去 check point 4,要直接跑回終點了。他有點失望,但表示都知趕不上,我們也感染到那份可惜和挫敗!

到了3:12,有位外籍參賽者到來,我向他宣佈壞消息之後,他說大會沒有告訴他CP3A是3:00 cut off,他只知CP4是cut 4:00,現在還有48分鐘,他要跑下去。其實跟著他是要攀爬雞公山,才到水浪窩的CP4,此山早已令人聞風喪膽,大會估計一小時內是沒法去得到的,外星人當然另計,但外星人絕不會過了3:00才跑到CP3A。

但這名外籍人士不服,有點氣憤,說我們怎知他做不到,硬要跑去CP4。事後上網再查看,在官網確實寫了CP3A的cut off time是3:00。但他不接受,我們當然沒法攔阻,就讓他去試試吧。雖然覺得他有點不講道理,又不服從既定的守則,但在氣憤中,又讓我看見運動員背後一份不服輸的堅持,未到最後一刻都不言放棄,他們奮鬥的不是爭上凸台,而只是完成賽事,卑微的心願,可敬的精神!

DQ糖暖暖心靈

友人預備了很多的巧克力和得X素糖,不是給跑手,因為不是補給站,不能提供食物和支援。這些糖果是專給過了cut off time 才到來的參賽者,大會規定他們不能往CP4而要返回終點。

雖然大部份的 DQ 選手都有心理準備,但難掩失望之情,甚至有些氣憤我們不讓他們跑下去。其實他們都是併命跑過來,個個已疲憊不堪,還想趕及完成,奈何只差一點點,可惜偏偏剛剛擦過。友人用夾子(因得X素糖不是每粒獨立包裝的),溫馨地遞上 DQ 糖,並鼓勵他們出年再試。跑手們都覺得很甜 – 啲糖,非常窩心,很快恢復心情,坐下來休息一會,便又上路返回終點。

被 DQ 的跑手也許以為 DQ 糖是大會指定的物資,他們不知道其實是友人悉心的安排。我跑了山賽一段時間,未見過在荒山野嶺的 check point,會有義工自製彩旗去佈置,鼓舞跑手,更不用說會自資帶來糖果,送暖給 DQ 跑手!

今天讓我看見不平凡的 check point,和一位不一樣的義工!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操山遇上暖男
學識尊重 才會學識跑步
[除夕跑 2017] 低端男在邊境跑中找到比賽的性價比
C組慢腳初嘗勝滋味
充滿 Kumamoto Surprise 的商場、情場、路跑場 (真實故事改編)
[肥腸毅行前傳] 在水浪窩找到生命的意義
孫立民@Fitz
Fitz Running 跑步

廣告
孫立民
孫立民 -- 年紀大,跑齡短,膝頭痛,根又硬。但照登鳳頂踩蚺蛇。強項是不顧 後果,唔怕樣衰。嘗試把山跑路跑精神,帶到職場管理,有興趣者可 到我的FB專頁跑番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