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裡倒下,在那裡站起來,筆者去年的 UTMB 賽事,自己在110公里的 La Fouly 站退賽,今年有幸再參與,定下克服退賽策略 :   

食物方面

減少留在檢查站時間,把較喜愛的蛋糕類食物用袋帶走,以免因慢速到達中後檢查站,無啖好食,乏力前進,亦一定每站皆吃上幾片芝士,用以補充盬份及能量,及帶上超輕保溫壺,在檢查站補充熱水,晚上戒飲可樂。

天氣方面

對自己許下諾言:除非賽會宣佈因天氣而要停止賽事,不可自己退賽,亦不能受其他決定退賽者影響自己的決定。

修改裝備

所謂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今年賽事較去年遲一星期左右進行,雖然各個天氣網站可提供1-3/9的大概氣溫資料,但經歷去年 UTMB 期間的打雷下大雨,以及今年參與的一個義大利賽事,知道山區天氣可以一日四季,故此對大會指定裝備盡可能有後備品,以應付雨熱寒三種環境。

賽事前兩三天都下著雨,賽會天氣預報賽事首天及次天晚上有大風及雨雪,風寒效應下,山上氣溫感覺似-9度。 因此在裝備上,筆者從頭到腳修改一次,保暖帽改用冷帽,頭巾由一條改為兩條,底層由適合5度左右長䄂衫褲改為足以抵零下幾度的竹炭纖維,配合風褸,起步山鞋棄用T, 改用S牌防水山鞋,為免手指凍傷,棄用少於10克的薄手套,改用重40克的厚料,外加勞工膠手套,防水褸及雨褲不變。

面對嚴寒

賽會在1/9早上11時公佈因天氣而修改兩處高山路段,心中有點擔心起來,莫非十分惡劣,因為在短時間內改路,需要人手重新設置路標,時間緊迫,功夫也不少。

由於已有首110公里的路況經驗,站在起步線時並無一絲緊張,不過濕透的山徑,被幾個已完結的較短距離系列賽的數千跑手踏過,到處積水,泥濘一經踏上,往往可以把鞋完全陷入其中,選防水鞋是正確的,從泥中拔鞋以萬次計,所花額外力氣真的無法預計,若非已有路段坡度印象,可能很早已超時而被停賽。賽會第一處改道約在60公里位置,把孖崗段改為只走2502米的第一崗 Col de la Seigne,取消2563米第二崗 Col des Pyramides Calcaires 及石河,距離及爬升皆縮短一點,完賽時限亦由46.5縮為46小時,2/9早上六時許抵達 Seigne,便初嘗越野雪跑味道,若然仍有石河段,石上的積雪將會十分危險。 重型保暖裝備發揮作用,夠暖!

中午便抵達山下海拔1195米的意大利鎮 Courmayeur,太陽高掛,氣溫似廾七八度,只好立時全面卸甲。 不過這個夏天真太短,兩小時後往 Bonatti 途中又迎來另一初冬景象,對於筆者這類慢腳,秒秒寶貴, 重新穿上裝備,雖花時間,但為免失溫亦只可如是, 傍晚進入 Arnouvaz 站看看手錶,只比去年才快約10分鐘,馬上做阿Q,安慰自己路況比去年困難,所以已算有進步了。 匆匆補給後正準備離站再攀上瑞士的2525米 Grand Col Ferret 之際,被賽會人員手摸長褲,you must put on rain pants 便是她的指令,現在看來這要求十分必要,由 Ferret 南面不停上升,氣溫急降,下著小雪,用了兩小時才到山頂的計時點,晚上八點多,不得了,三號風球般強北風, 配合雪粒,打在面上,痛的! 雨褲功勞真不少。

走為上著便奔下山往瑞士小鎮 La Fouly,去年就裁在這個CP,心中告訴自己一定要挺著,捱得過便有望完賽,抵 La Fouly 兩分鐘便頭也不回地往下站,用四個字形容之後這 Champex-Lac 段,先甜後苦。 接著往 La Geite 的一段,筆者曾經站在一個位置,認為自己走錯方向,不下十次詢問經過的參賽者,路線是否正確,但路標明顯就在眼前,欠睡的幻覺果然出現。早上抵 Trient 站,泡起帶在身上的杯麵,難以形容那股香味。食夠便施施然地續往 Vallorcine 去。


大意事件

驚險事亦是筆者的大意事發生,原來賽會把 Vallorcine 限時比去年提早一小時,而筆者自製的步速表仍是上年的限時要求,也無留意大會的告示板,稍慢4分鐘便會被截,差點前功盡費。 此時已經累得只可能快步往最後一個限時站 La Flegere,即賽會臨時更改的第二個路段,由於未有細心瞭解,本來 La Flegere 是在山上的, 為何路標不斷指引向谷下走,迎面遇上賽會人員,獲告之路線正確並說筆者應夠時間,心才安定一點,進入 Chamonix 最後一公里滿佈觀眾的街道,仍要硬撐著,以慢跑方式抵終點,朋友說這是光輝一刻,對筆者而言, 能在這惡劣環境完成被喻為越野賽的奧林匹克,總算帶點幸運圓夢。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UTMB 有幸參與
[Ultra-Trail Australia] UTA 2017 澳洲越野賽記事
[歐洲山賽] 意大利 Lavaredo Ultra Trail (LUT)
中年東西@Fitz.hk
Fitz Hiking 行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