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一嘗了退場嘅滋味。初次踏足 100miles 賽事,朝聖之旅 UTMB。最後,我要選擇離場退賽。

由知道抽中 UTMB 開始, 一直戰戰兢兢, 未到最後一刻唔肯定自己係咪確認出賽
下定決心後, 連番練習, 經常練到通宵達旦
知道天氣冰涼, 係我可以發揮得最好嘅氣候, 頓時為我打左一支強心針

冰涼嘅天氣可謂「開正我嗰瓣」、賽前亦有充分嘅休息, 傷患有明顯好轉,還有阿媽預備嘅住家飯, 萬事俱備。確是起步開得好順,一直有氣有力,50km 前嘅 CP 均比我預期早左到達,時間鬆動之餘仲令我可以主動去揾返 D 研究員做埋個測試。不過長途賽可以發生好多事,前段狀態幾好也好,未到最後一刻都唔代表什麼。尤其今次第一次玩 100miles,我一直都有留力, 加上 20km 右腳膝頭外側開始有份撬下撬下嘅感覺,呢份感覺,似曾相識,響北極馬拉松都曾經出現過,所以逢係落山我都放慢只係順勢落。只是去到 40km 左右撬下撬下開始變成赤痺,去到 50km 後更是變成疼痛,60km 左右由山頂落山,痛楚更一發不可收拾,右腳稍為微曲就劇痛。


雖然未係最佳狀態, 但仍然會全力以赴
難得父母長途跋涉都嚟捧場, 加強左我完賽嘅決心
準備就緒, 出發!
天氣冰涼, 我發揮得好好, 上山鮮有地有氣有力

好不容易落到 65km 嘅 Cp Lac Combal,時間開始變得緊絀也好,我都停了差唔多三十分鐘及按摩痛楚位置。我咬緊牙根嘗試繼續,點都捱到 Courmayeur 再看看情況如何。但是落山,真係舉步為艱,我知有機會 cut off 前都到落唔到 CP,就算落倒,往後仍有 86km,仲要係大起大落,隻腳捱唔捱倒? 我不禁問自己 : 我是否需要退場?

UTMB沿途景緻十分壯觀
行到呢度, 腳痛情況加劇。 但見倒如此漂亮嘅日出, 我仍決定咬緊牙關走下去

身邊不停有朋友越過我,佢地都加以慰問同鼓勵。落到 Courmayeur,剛剛好一分鐘前 cut off,我諗都唔諗標出場館。既然趕得切,就繼續看看。Courmayeur 後嘅 cut off 開始放緩,我企圖探試一下能否慢慢走下去。其實除左落山,上山或平路一直無問題,上 60km 那座 2500m 高嘅 Col de la Seigne 正在横風横雪,我可以比平時更快嘅 pacing上山,仲不停越過唔少外國跑手。

由 Courmayeur 到 Refuge Bonatt i主要為上山及平路,我仍可以追趕,更試圖偷多一點時間愛嚟落山用。只是由 Refuge Bonatti 到 Amouvaz 主要係落山嘅路,短短 5km,我足足用左一個小時四十五分鐘。到 Amouvaz 時比 cut off 早三分鐘到達,工作人員問我 : go on? Or stop here?

要響3分鐘時間做決定,殊不容易。往後嘅天氣氣温更低,山上只係負 10 度,都唔係問題。只是要在力氣充沛下要選擇剪帶,確是殘忍。然而上到 Grand Col Ferret,打後有 10km 嘅落山,我好清楚隻右腳會負荷不了。由 50km 開始痛, 我頂多左 45km,我盡左力。我知沒有逞強嘅餘地, 也不能愚昧一味死充。 往後陸續有好多 team 嘅賽事,我亦需要對我嘅隊友負責任。我沒有「未試過DNF」 嘅心理包袱,最後用左30秒時間做左個決定,好清晰咁同工作人員講: I stop here。

最後決定退場, 我感到無悔。 我知道, 我一定會再來。

望住工作人員剪左塊 BIB 上面嘅 bar code,我沒有苦澀嘅感覺,反而覺得上左一堂重要嘅一課。唯一嘅遺憾,就係父母第一次山長水遠地走嚟睇我比賽,卻無法見倒我衝線嘅畫面。好記得一出發我轉頭同亞媽講 : 終點見啦!我亞媽仲笑得好開心不停話好。不過從當時佢雀躍嘅心情,我知佢多左一份明白,因乜解究亞女成日飛嚟飛去,仲要逢係星期六日成日唔見人,返親屋企就損手爛腳兼爛身爛世, 然後仲要洗到成個浴室都係泥。

佢地一向都唔理解我做乜要成日咁頻撲同攪到自己咁辛苦,今日返到民宿,佢地知我肌寒交迫特登煮定飯等埋我返嚟食,佢地不停問左我好多有關比賽嘅野,阿媽仲話 “估唔倒係咁熱鬧”,我知佢地多左一份認同。我話下次揾個同樣咁熱鬧嘅比賽再帶佢地去,會近D響日本等佢地唔駛舟車勞動咁辛苦。

不過大前提要等我練好 d先,因為,我要佢地下次一定可以睇倒我衝線。

簡單D講,即係繼續要成日週圍飛,禮拜六日繼續成日唔見人……

雖然腳痛令我時間慢左好多, 但我仍不忘享受比賽, 樂在其中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挑戰南極100公里] Jennifer的極地報告
[向UTMB進發] 由意大利跑到法國 101km的CCC
[我的六大連賽] 柏林、芝加哥的兩個世界
Fitz Running 跑步

分享
張思縈
任職社工,從事戒毒服務已有十八年, 也是一名運動愛好者、旅者以及攝影人; 喜歡嘗試新事物,並相信透過參與、實踐更能體驗人生。於 2015 年遠赴北極參加馬拉松,希望以克服極地環境之挑戰,宣揚「走出局限,奔向夢想」之康復訊息,鼓勵康復群體抱緊信念,努力跨越康復道路上所經歷之障礙,堅守康復方向,繼續追求人生所訂立之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