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賽季尾都人頭湧湧

4月7日參加了 XTE 春季越野挑戰賽,14K,鶴藪燒烤場>流水响水塘>桔仔山坳>龍山>塘坑>桔仔山坳>鶴藪水塘>鶴藪燒烤場,路線不熱門、路程短、檔期是山賽季節水尾的四月,盤算著參加人數唔慌多,起碼快腳唔會有興趣,加上有分齡,一次「勝」幻想又隱隱浮現。

踩過一次場,知道有幾段長落斜位,特別是龍山落塘坑,是我體形X地心吸力的有利發揮,幻想自己在台上接過獎杯的華麗身形、一個光輝的 season closing – 感覺到自己的咀角在陰陰笑!

比賽當天天氣溫突轉清涼,由前一天的26、7度下降至16、7度,十分舒服。去到鶴藪燒烤場,未見人頭湧湧。但到了起跑前15分鐘,參賽者人潮從四方八面紛紛向起點靠攏,人多到望唔到龍尾 (當然同我的高度也有關)。感到香港人原來唔係咁忙,山賽友何其飢餓,可能大家都當告別賽。我的「勝」幻想冷了一截!

桔仔坳廢軍營

阻人前進 = 阻人收工 = 殺人全家

頭段由流水響郊遊徑到桔仔山坳,右轉上龍山 (360M),初段石屎路,近石屎路盡頭急轉左入叢林攻頂,是條陡斜而狹窄的山路。跑手一個跟一個都要減速,開始塞車。但見前面有位阿叔步速放緩,因路太窄,不適宜超前,大家只好跟車。

好不辛苦上到了到龍山山頂,開始下塘坑,阿叔可能未回氣,仍然用二波慢速前進。被堵塞的跑手都想超前,但因仍是窄路,前面不讓很難扒頭,唯有緊啄其尾燈。


下坡滿佈碎石,阿叔不小心跣腳,坐了在地上,但沒有受傷。他站了起來,施施然拍去身上沙塵,終聽到有跑手開聲說唔該,示意超前,唔該了兩次,阿叔仍不動如山,大家都十分無奈。隨後阿叔明顯減速,整個約15分鐘的下山路段,大家都因他而拖慢,最重要是破壞了我靠下坡取分的大計!

山賽是速度和技巧的競技,不是欖球賽,不包含阻人前進、假身插花。山路大多狹窄,當發現有跑手高速從後趕上,或緊啄尾燈,理應在安全的情況下讓路 (如果超前者明顯不同年齡組別,加多句C兄加油也無妨!)。阻人前進 = 阻人收工 = 殺人全家! (以前做政府工時的戒條)

山路狹窄,造成塞車人龍 圖: Angel’s Sky Gallery 天使影集

講聲唔該有幾難

繼續下坡之際,身旁突然有跑手從後高速竄上,他沒有任何示意或出聲要求讓路,只用手撥開前面的參賽者,幸好沒有把我撞倒。路窄多沙,在不讓路的情況下超前確有危險。根據經驗,窄路上超前者只要出句聲「唔該」、「左邊」…,絕大部份的跑手都樂意讓路。不是玩「Need for Speed」賽車 game,要靠「bel 開」前面架車清除障礙物。其實講聲唔該有幾難? 點都難唔過為潛建講句sorry啩!

落到塘坑,沿火車路軌旁小路跑約兩K,左轉上山返回桔仔山坳,跟流水響郊遊徑接衛徑九段往鶴藪水塘,此段上石坳山 (278M),約4、5K的超級長命斜,係時候落二波啪 gel 食鹽糖,好不容易去到鶴藪水塘,沿鶴藪路跑回終點燒烤場。

下塘坑,一位阿叔放慢不讓路,後面跑手沒奈何 圖: Angel’s Sky Gallery 天使影集

哀傷的五個階段

衝線後即往司令台按電腦輸入 bib no. 看時間和名次。時間是兩小時內,自己滿意,但總名次竟然是100名過外,此刻立即經歷 Kübler-Ross Model 的 Five Stages of Grief (哀傷的五個階段) 的頭兩個階段:

  1. 「否認」: 點會架、冇可能、一定係電腦出錯、你呃我!
  2. 「憤怒」: 唔公平囉、最衰係阿叔左頭左勢、早知唔參加!

其實全部參賽者有445名(包括11位未能完成),我的排名是頭25%,絕對是 band one 學生。再回望自己的身形,特別是中間部份,很快便可以跳到 Five Stages of Grief 的第五個階段:

5.「接受」: OK我認命、冇辦法啦今年多快腳、下次會做好啲、享受比賽過程也是開心的…

但仍然堅想打爆阿叔!

離開時,大會沒有安排巴士,只能搭廿分鐘一班的綠van,人龍望不到尾

Fitz 文章連結: https://fitz.hk/?p=91723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Translantau 25K入門版] 低端男遇好人好事
[UTMB西貢計分賽] 不平凡的Check Point
操山遇上暖男
學識尊重 才會學識跑步
[除夕跑 2017] 低端男在邊境跑中找到比賽的性價比
C組慢腳初嘗勝滋味
孫立民@Fitz
Fitz Running 跑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