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tz > 運動 Sports > 越野跑 Trail Running > 敏怡在清邁遇上兩位心靈師 | UTMB泰國越野賽張敏怡專訪

(睇晒篇文有閃咭送,手法係有啲cheap,不過like敏怡嘅話唔會計較)

影張相啫,又唔洗咁chok

敏怡在泰國清邁 Doi Inthanon Thailand by UTMB 的100 miles (Summit 160) 越野賽結束後 (10/12),whatsapp 我話有個不離不棄的故事想講,我即刻諗起一個轟轟烈烈、盪氣迴腸的愛情故事。況且落入我手中必會變得 Juicy、膚淺、浮誇 x3,所以十分期待。

原來是我諗多左,其實她途中遇上兩位心靈師,不單與她相依同行,不離不棄,更把她從險些被灰爆溺斃的谷底打撈回來,令她重新得力上路,最終取得佳績,而其中一位更不是人類。故事開始係咁嘅……

「唔知點解,呢次去泰國與上次去世錦賽的心情好唔同,好似缺乏左一份鬥心。」可能是沒有香港代表這個壓在肩膊上的重擔。加上世錦賽回港後敏怡楊過 (中左新冠),楊康後 (康復後) 仍好累,兩個星期沒有怎樣操練,特別缺長課。但她報了 Translantau 100 virtual,她說懷著5成功力,找來五金陪玩。但最後還可以19小時完賽,得女子第三 (公平咩? – 仲洗問)。

「這次去清邁 book 了間酒店勁似渡假村,不要誤會,係似麥理浩夫人渡假村果隻。雖然早了兩天到,但主要都是吃喝玩樂,沒有認真去試路,頹到一個點。等起步時,我望望隔離,一些人身上的 bib 印有類似 ”sweep” 字樣,原來是負責掃尾的工作人員,我無意識地去了隊尾等起步,我真係咁頹?」

敏怡就係同負責掃尾的工作人員一齊起步,唉
A5是大大佬,2500m

「但槍聲一響,立即回魂,我初段開得幾快,keep 到11EP/hr (Effort Point,每1公里距離或者攀升100m是1EP),超越了不少跑手,調整番心態和步速,目標希望做到30小時完賽。氣溫慢慢上升,CP3 (35K) 開始上山,打當日2500m高的大佬 (50K/CP5),覺得有少少攰,慢了下來,並被一位中國選手超過,冇乜動力追番,我只好跟住她。

狗狗心靈師

期間遇到一隻狗狗,啡白相間,超可愛 (明顯加大左分貝講)! 應該是隻流浪狗,迎著我走來,我忍唔住去摸牠,狗狗好開心 (應該敏怡開心啲),跟住我走。佢體能超好,有時會突然加速跑在我前面,像挑機,於是我又跑快啲跟住佢,做左我的 pacer。帶住我追貼番前面既中國選手,甚至追過左佢。」

同你好熟咩? 狗狗心諗

「15K都是全上斜,超攰,但跟住隻咁可愛嘅狗狗,你追我趕,突然間啲力量又番晒嚟。佢跟左我數公里,沿途有好多攝影師,所以同隻狗影左好多相。去到 CP4 (44K),狗狗都埋站補給,工作人員俾水佢飲,我沒有等便再上路。

去 CP5 的山頂是一段頗斜的馬路,突然狗狗又出現番,真係開心,仲穿插於汽車之中,後來狗狗失蹤了,可能去了探索其他地方。我同狗狗雖然相遇短暫,但佢俾到好多力量我,是頭50K最開心的事。

你有pole我冇,你有gel我冇,你著Hoka我赤腳,點解我會快過你?你講

到 CP5 覺得好凍要著風褸,跟住開 Hammer 粉,由於沒有 supporter,攪呢樣整那樣,竟然用去20分鐘。原本我是第4個女子到CP5,但在那裡被3、4個跑手越過。跟住落斜,覺得自己跑得唔夠快,再被多一個跑手超越,心裡面有點灰機。可能不夠留心,在一段平路竟然仆倒傷了,雖然沒有大礙,但發自己抆憎擔誤了不少時間,又被人超越,突然陷入好低沉的景況。

韓友心靈師

CP7 後又要上斜,有點累,又肚餓,頭燈又冇電,索性坐下來休息一陣,再被一位上山能力好高的日本女跑手越過,心諗算把啦,我真係無力追番,只會比更加多人過我,我就係咁打沉自己。

這時見到一位與我在前年一起玩四徑的韓國選手 Chang (Chung Hyun Chang ) ,是我第一年參加四徑,記得與他及 Jacky (Jacky Leung 梁俊強) 搭同一班朝早7點船去大嶼山,如果要成為完成者 (60小時內到終點),一定要在12、13小時內跑完70K的鳳徑。我到左梅窩真係太辛苦,左腳又傷,我已經放棄60小時的目標。但係 Chang 和 Jacky 一落船即刻飛咁快跑,結果佢地做到完成者。我可能比 Chang 的速度快少少,但他的耐力強太多。

居港韓藉越野跑高手兼金句王 Chang,2021年四徑完成者 圖: HK4TUC

那時黑夜我一個人在跑,之前又俾人鎅,鬥志異常缺貨。他見到我生意失敗落泊的樣子,有點震驚。我話我跟住你跑,其實我有體能,但需要一個目標去製造動力。跟著他,的確速度和意志都有提升。

到了 CP9 是另一 drop bag 位,發現左腳有水泡,腳外側因同對鞋磨擦又損傷,於是換鞋換襪,其實我已經冇坐係度瞓,但這次搞左成半個鐘。Chang 應該覺得我好慢,想行先,但佢仍然問我想唔想一齊行?」

敏怡內心世界: 呢個問題點答好呢? 家陣咁頹咁無鬥志,梗係希望有人傍住陪住一齊行,激勵自己;但另一方面,作為一個參賽者,當然要盡力去做時間,我唔可以為了自己而拖慢別人,做人一定唔可以咁自私嘅……。

「點呀? 要唔要等埋你?」Chang問最後一次。
「要呀!」

「Chang 沿途不停鼓勵我,告訴我前面有個日本女選手雖然上山快,但落山不及我。我地上山會被佢帶離,但到落山又追番,前前後後幾次。一直行到天亮,氣溫回升。我覺得 Chang 開始有點慢,我反而回番力,可以加快少少,Chang 說呢次仲辛苦過行四徑,我知應該唔係,不過果一刻傳來實體的痛苦疲累,自然覺得10個慘。」

稍後他們遇上一位好迷茫的日本大叔,原來大家都在搵路,後來找到了,大家都想一齊跑,面對無盡的斜路,慢慢消減的體力,好需要互相支持鼓勵,由solo變了一team ,敏怡feel good,想一齊完成。但代價是速度要遷就較慢的一位,離不開一個人走得快一team人走得遠 (和快樂) 的定律。

>

與日本大叔同行好開心,あなたはとてもハンサムです

前面還有兩座小山和一座大山要跑,30小時目標似乎遙不可及,要不要放下這個目標? 這問題在敏怡心中糾結,那塊掛著的目標時間牌,已靜悄悄由30小時換上32。她知道有些事情總要作出取捨。

「但 Chang 仍然相信會做到30小時,他說不嘗試去做點知唔得? 但若放棄了就一定唔得! 我相信Chang,他是個經驗豐富的跑手,他應該能夠好好控制 pacing,我信他。」

我們三人上最後一座大山時,又見到之前鎅我的日本女跑手,Chang 一直都相信我地會追到她,他叫我超越她。我用之前慢速時省下來的能量,在此刻爆發,雖然她上山好強,但我地竟然可以超過了她。

100 miles 嘅比賽,在100K才開始

最後一段是衝落山,Chang 跑得超快,日本大叔跟不上,我地向他道別,直奔最後一個 CP,到終點前再過多一個女跑手。最後是30小時17分完賽,全場女子第六。雖然做唔到30小時,但已十分滿意,Chang 快我兩分鐘到,我真係超感激他,因為佢我至冇放軟手腳,我與他差不多同行了100K,不離不棄,他勁多金句,令我充滿力量和信心,例如佢話100 miles嘅比賽,其實在100K才真正開始! 佢又係咁話我:『你山長水遠嚟泰國,唔係遊山玩水打卡,你係嚟比賽,嚟鬥快架!』我即時醒晒。」

雖然做唔到30小時目標,但上了很高汁的一課
敏怡全場女子第六,Angie 第十
Chang,不離不棄的天使,偏我遇上,打從心底感激

長途越野賽,由十數小時到數十小時,其間大部份時間都是一人之境,漫漫長路,除了應付上山落坡,溫度、天氣、路況變化,還有偶爾的小意外、磨損水泡、踢石絆倒、眼瞓抽筋,錯路迷失,隨時扣門到訪,不由分說偷襲。人生之路如是,方丈白眼、個客玩大、唔見手機、的士兜路,唔係死人冧樓,但都牽引心情高低起跌,潮起潮退,極之影響表現和鬥志。

敏怡泰國之旅,也坐了一次心靈過山車,由大道走進幽谷,由日出行至星沉,遇上狗狗會興奮莫明,獨自在黑夜狂奔又會鬥志消沈,無辜辜灰。幸好她遇上兩位心靈師陪伴給力。但未必每次都有天使出現。所以操山除了心肺之外,也要操練強大的心靈,訓練一位 Chang (小強或者聰sir都得),寄居心田,隨時call出嚟維穩心靈,提升鬥志!

係,腳係你長啲,但聰sir斯文好多

彩蛋

敏怡說了一個小故事:「CP6到CP7 (60-70K)之間我見到一位前列的中國女跑手,竟然反方向跑回頭,我一時間摸不著頭腦,因大伙兒都往前走,她沒可能回去。我向她說話,她沒有回應,焦急地反方向走去。原來她 miss 了其中一個 CP,所以要回頭再去 check in,她說因此走多了 14K。」

這位中國選手走多了14K,沒有放棄,沒有發悔氣,結果第五名衝線

係14K,時間和體力都要付出極大代價,但她沒有放棄,沒有算把啦,冇發悔氣放灰,還盡力去做,彌補番輸去了的,結果她在一百多K左右竟然超越了敏怡,最後以女子全場第五名衝線,還快敏怡一名。應驗了 Chang 那句24K足金金句: 100 miles 嘅比賽,其實在100K才真正開始!

一場長途山賽,鬥的是耐力和信心!

見你睇晒全篇文,送張型爆嘅敏怡閃咭俾你珍藏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