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Deurali距離A.B.C.不遠,所以我們都不急着一早出發,慢慢吃完早餐休息一會才離開Deurali。

在Deurali前往下一站的M.B.C.﹝Machapuchare Base Camp,魚尾峰大本營﹞的路不算太難走,雖然會有很多石級,但每走一段路,不久就會有一小段平路,能夠讓登山人士邊走邊休息,減輕雙腿負擔。

當我們愈來愈接近M.B.C.,魚尾峰就在我們眼前,與在Tadapani看到的魚尾峰不同,因為角度關係,在這個位置看,山峰的「魚尾」沒有之前看的那裡明顯,而且仰望的角度亦為魚尾峰增添了不少神聖的氣息。魚尾峰是尼泊爾的神山,嚴禁登峰。


途中,我們要經過一條急流,走過上面的小鐵橋時,水流的聲浪再加上橋面的震動,真的可說是一步一驚心。在河邊可以看到很多前人疊起來小石堆,阿欣本來也是疊一個,但我更心急想快點到A.B.C.。

在我們登山的頭幾天,每天都不斷下雨,但當我們身處高海拔位置時,才發現天氣變得愈來愈有規律性。早上至中午萬里無雲,到下午三時左右,雲就會從你的背後﹝低海拔地區﹞,慢慢飄向前面,三十分鐘後,能見度可以只剩下二十米左右,所以,要拍照要看風景的話,真的要在下午前看個夠拍個夠,當然,在雲霧中行山,也別有一番風味。

來到M.B.C.時,又重遇我們之時見到的那班中國人,因為他們比我們早一點出發,所以亦早一點到M.B.C.吃東西。M.B.C.海拔大約為3700米,這裡一公升的水已經升價到一百盧比,隨便點些意粉和飯,一份都要五百盧比以上,所以我們在行程中,吃得最多的就是瑞士薯餅﹝Rosti﹞,又或者炒薯仔等薯仔製品,因應價錢比較便宜,薯仔也能飽肚。

飯後,我們向這個行程的最後一站,A.B.C.進發,路面亦由上坡的泥石路,變成一大遍的雪路。在這次中國和尼泊爾的行程中,我由只望過雪山,到在車上經歷大雪,再到親身感受一下下雪,雪對我而言,已經不是太陌生的名詞,但我還真是未試過走在雪地上,看到大遍雪地的我,興奮地走在路上。

剛開始時我還是非常興奮的,但慢慢地,我才感受到雪地的恐怖。首先,道路不清晰,有很多次,我自以為正走在大路上,但看看旁邊時,才發現一大班人在遠處走着正確的路,而在雪面上,有很多「暗斜」,如果你不經大路走,很容易發現寸步難行,好像一提腿整個人都會滑下去一樣,輕則跌倒,嚴重的滑下山也有可能。

其次是,很多時候,你以為自己踏着的是雪,但其實是冰,而冰下卻是一條河流,河水更是仍然處於流動狀態,雪隔音性強,在地面的我們是完全聽不到水流聲的。如果你踏的是厚冰當然沒有問題,但有些位置的冰面其實很薄,當我一踏下去時,冰面馬上裂開,那種聲音,就好像是死神的呼喚,到現在仍然好像在我耳邊不斷迴響。

這段雪路雖然難走,但我們走得亦不算辛苦,一個多小時後,我們看到遠處有些建築物,我知道,我們到達了。山下的路牌寫着「Namaste, Amazing Annapurna Base Camp heartly welcome to all external and internal trekkers. 4130M.」

  • 移動距離:約8公里
  • 海拔: 3200米 > 4100米

我們在山下的路牌前合照,一張又一張,那一刻,我好像不想繼續前進,明明辛辛苦苦花了六天才走到這裡,終點就在眼前,但我卻步了。當然,我知道我一定要前進,但那一刻,我只想借拍照來拖延時間,令我這段旅程不斷延長,明明在山下時,每天都想快點到終點,但原來,我實際追求的,只是過程。

在我幫那班中國遊客都拍了不少照片後,我知道,我已經沒有借口繼續停留了,我們向A.B.C進發,最後的幾百米,最後的上坡路,我回想一路上的過程,就像我剛到達拉薩時一樣,我完全不敢相信,我居然完成了這個艱鉅的任務!

我只是一個平凡人,不常運動,在香港行山也不會走太困難的路線,如果在半年前,我會認為到尼泊爾登山這種行為並不屬於我的,同樣,截順風車做背包客也只是神人才會去做,但現在,原來我已經成為半年前我所認為的神人,而神人的真相,其實只是平凡人,一個願意挑戰,不肯放棄的平凡人。

到達A.B.C.,這裡有大約五間旅館,我們隨便選了一家,放下東西後,就到旅館後面的小山頭看雪山,但由於這時已經是下午時份,雲已經飄上來了,所以沒看到多少雪山。當我們在拍照時,常常隱約聽到遠處傳來一些「轟隆」的聲音,經阿欣解釋後,我才知道這些是山崩或雪崩的聲音,有一次我更親眼看到一塊大石正在滾下山,那種聲音總是令我非常緊張,生怕自己說話大聲一點,都會引起雪崩,同時,我難以想像今年造成16人遇難的珠峰雪崩事故發生時,那種巨響有多嚇人。

在旅館的餐廳,這裡人並不多,包括「總有幾個在左近」的韓國人在,就只有不足十人,令我們有點失望,旅館內除了沒有Wifi外,我拿個外置電源給店員拿去充電,幾小時拿回來,居然有點都沒充到,幸好他最後沒收我充電費﹝一百五十盧比一個電源﹞。在到達A.B.C.前,一般旅館都有熱水供應給旅客洗澡,收費同樣是一百五十盧比,但在A.B.C.,這裡完全沒有熱水供應,如要洗澡,只有冰水提供。在房內,當然連燈都沒有,就像平常一樣,我們在晚上八點左右,就會因沒事做而睡覺。

明天,我們會再上小山頭看山出,之後就會下山,告別A.B.C.。

早上五點多,我們起床準備看日出,旅館的廁所內沒有水龍頭,反而在外面雪地旁有一個,我們要在寒風和雪地中刷牙,這是我第一次想戴手套刷牙,我懷疑那些水根本就是冰融出來的,因為根本就像剛從雪櫃拿出來的冰水一樣冷。

準備過後,我們回到旅館旁的小山頭,這時太陽已經開始升起來,有幾十名旅客早就已經在山頭上等候。萬里無雲的天空,配上三百六十度的巨型雪山,一洗在Poon Hill時什麼都看不到的烏氣,雖然我在這裡拍了很多照片,但老實說,沒有一張能夠充分表達到現場的氣勢,再好的相機,再好的攝影技術,都不及由人類的眼睛和大腦,直接感受來得感動。

太陽慢慢升起,陣陣金光,從雪山的後方透視出來,雪山的山頂,散發出一絲絲融雪的微煙,向着太陽的雪山則慢慢由白色變成黃色,雖然顏色沒有之前我在雲南飛來寺看梅利雪山時金黃,但能夠在置身於冰天雪地的情況下看日出,這種感受真的難以用筆墨形容。

旅遊日期:2014年5月

重行人生 Facebook 專頁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重行人生] 尼泊爾登山之旅 (五)
[重行人生] 尼泊爾登山之旅 (四)
[重行人生] 尼泊爾登山之旅 (三)
[重行人生] 尼泊爾登山之旅 (二)
[重行人生] 尼泊爾登山之旅 (一)
阿寶@重行人生@Fitz.hk

廣告
阿寶@重行人生
王維寶,前港聞記者、長途徒步者、順風車旅遊者。於2014年離職後,由廣州順風車5000公里到拉薩、徒步1300公里環繞臺灣一周、澳洲工作假期期間順風車遊澳、並於2016年徒步全長約4300公里的太平洋山脊步道,由墨西哥穿越美國西岸到達加拿大,為香港第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