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幾多個人可以同你行一百公里4
Team Fitz (左至右): 杜光庭Daryl、Bonnie、夏威醫生、作者Law少

毅行者常常掛在口邊的常常是路有多長、山有多高、坡有多斜,但最終重要的還是人⋯

四人八腿一條心,不是口號,是一種精神,用痛苦和汗水去熬練出來。箴言有云:鼎為煉銀,爐為煉金,唯有耶和華熬煉人心。 一百公里讓你由苦變甘。

先講多年前口出狂言的杜光庭(佢曾經話過行毅行嘅都唔係人嚟架):我經常用自戀狂形容他,而他仍非常受落,自戀程度可見一班。我們第一次正式參與賽事,是我肝手術後復跑的十公里,應是2011年年尾的unicef慈善跑。轉眼間四年,先後離開商台,佢有佢踩車,我有我練水,我地唔濕滑亦無操心大意,又竟然成為毅行隊友。

那些年的商台同事。左至右: Law少、Daryl、熊書頤、周鵬
那些年的商台同事。左至右: Law少、Daryl、熊書頤、周鵬

神的安排總是奇妙。

如果我是阿樂,他就是阿愁,佢次次話唔得架,我就話得架啦。我同自己講到時我睇住佢,保佢全屍(walking dead)返嚟,而夏太就負責扯住夏生條筋等佢唔好chur爆我地。


夏生:無話可說,佢係我大哥,由2012毅行,到我真大佬出事,基本上我識到佢之後無好嘢。而佢又見證過哂我最慘嘅時光,我乜事佢都見過,今次佢又拎番大學時代(約廿年前)的英氣嚟參加呢次毅行,我知道呢個毅行對佢意義非凡。麥理浩雖然走左十五年,但佢條徑又成為夏生呢段時間的忠實好友。

Bonnie:唔駛講,大嫂。夏生每跑一年,佢就support一年。或者Bonnie 由頭到尾都無諗過自己會行,但又成為最有忍耐力,最無怨言的一個,佢都係公爵夫人「跟得」,仲帶得,我地三個一齊做兵。

2012年,夏威醫生(左三)及戴永釗醫生,聯同兩名捐肝換者,Law少與許培道Sam哥 (左二),組織了肝臟移植隊,出戰毅行者。
2012年,夏威醫生(左三)及戴永釗醫生,聯同兩名捐肝換肝者,Law少與許培道Sam哥 (左二),組織了肝臟移植隊,出戰毅行者。

當然,我已經唔係幼稚的阿樂,杜生更加唔係一味阿愁,喺我稱為大奇蹟段(九、十段用25小時隊的速度去追番原本30小時隊的目標),家聯話係謎,其實一d都無謎。

關鍵係:做人究竟用目標遷就時間,還是用時間成就目標,而時間就係速度乘體力除腳痛,係咪唔明呢?

人話:話說我地12:10 超過25小時到大帽山腳,松哥逐個按腳板,之前我自己skip左06:00早餐之後,終於食得返嘢,叉燒包、馬拉糕、牛肉、炸兩、鳳爪排骨飯,同至愛罐頭桃大量。

起行第九段,一開始換對襪好拮,松哥即時除左自己對襪俾我,呢個咩世界?然後,松哥逐個傾計,到最唔會想搏落去追時間嘅杜生,傾傾下已經行左大半,中間家聯嘗試勾引我地jog 落斜,眾人不為所動。

30:XX 呢個數我喺條片都打算無賴當三十完成就算,呢個時間夏生俾家聯撩左幾次。開始話168標誌杆(每500一支)jog 一公里落斜,無人理。印象中係173 173 173 , 夏生就開始衝衝地落斜。

就係咁衝衝下,兩個鐘時間,剩番第十段,夏生就話搏埋呢兩個鐘,趕到三十個鐘內。我已經累積「唉」到約一百廿十七聲,然後死就死啦,連最唔想搏嘅杜生都覺得,做到就搏埋佢啦。

痴筋,就係咁,第九個check point 無停低過,直接跑,三年前嘅惡夢又開始,行完八十幾公里先嚟水塘邊喪跑。沿途超越五十個人,起碼有十隊,開頭兩三支杆,夏生同杜生跑緊馬咁,快到我話唔得,爆爆地,守尾門嘅Bonnie 就話好彩你出聲,佢都就嚟爆,同埋頂唔順跑最後。

呢個時候仲有足足十公里,我都覺得太勉強。松哥已經褓母式攞水,我同Bonnie兩手Fing fing。放棄之際,到Bonnie話,其實慢jog佢ok,我又「唉」一聲,walking dead無食肉咁喪追,夏生、daryl、Bonnie、我,Thomas火車開動、逢人過人,過哂成條路所有人直到見樓梯上石屎路。

人生有幾多個人可以同你行一百公里5時間都係趕,然後所有人又用無數大話去昆我地,我知嘅,個個都會問仲有幾多上,個個都答上埋就無(無你個死人頭),所以都用番同一口徑:「過完呢段一條直路到尾」, 係,但無話唔會再上,其實最後五公里,整體上多過落。平時五分鐘一公里都唔慢啦,宜家仲難。

呢個時候,Bonnie應該燒壞腦。夏生墮後之際,Bonnie係上坡段都jog緊,我又「唉」一聲。最後三公里。我應承左自己,每逢平路落斜,我一定跑。

其實,只要有人肯帶頭做Thomas,d卡就會跟住,臨入大棠,夏生仲話杜生真係無哂力,勁肚餓,佢仲行乞問旁邊人拎嘢食,因為家聯已經俾我地拋離。

十五分鐘,功敗垂成,呢個時候,喪屍杜生又開始跑番,我地係用趕住十點半閂票站嘅速度,怒沖入大棠個營地,我只有不斷嗌,「頂埋個斜路,唔好蝕呀。」

睇住隻錶,五分鐘內,斜路見夏生夏太已經拖實,快到要好似接力咁拖埋去,就係咁鍊住杜生隻豬蹄衝線。痴線。

一百公里,我從來未試過四個人,步伐咁近,九成時間都見到大家,咁樣去完成。

完成係好感觸,唔單因為辛苦,亦唔係跑得快過馬所以流哂馬尿

下篇再講:毅行者的斷、捨、離

[Fitz出戰毅行] 人生有幾多個人可以同你行100公里f更多:
[毅行之後] 10個毅行者的所見所聞所想…
[Fitz出戰毅行] 洪松蔭松哥的推動力
[Fitz出戰毅行] 痴線,我永遠都唔會行毅行! (下集)
[Fitz出戰毅行] 痴線,我永遠都唔會行毅行!
Fitz出戰毅行@Fitz.hk
毅行者@Fitz.hk
Fitz Hiking 行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