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開始積極長跑活動的過程中,不得不提是相識多年的中學同學AMY。如果沒有她陪伴我去2014年的奈良10KM賽,我就不會識認添SIR及一班跑友,也很可能不會跑馬拉松。記得當時問她,不如試試一起玩10KM賽事吧。她說:[我對跑步沒有興趣,我不會嘗試的。] 到2015年11月,已在雅典完成她的初馬,但那還不是她最大的改變。

去年我們在7月份決心減肥,我減了25磅,她共減了100磅~!!
(有關我們減肥的方法,可參考 : 單靠跑步就可以了嗎? — << STAGE 1 減肥篇 >><< STAGE 2 運動篇>> )

2014年11月,圓滾滾的我們
2015年11月,看到變化了吧 XDDD

說到Amy,雖說我們是中學同學,可是我們從來未試過同班。她文科,是標準的乖巧文靜好學生 ; 我理科,則是頑皮嘈吵的小朋友。

在7年中學生涯中,我們都不算很熟。但當年的我仍經常鬧著玩,在canteen的尾大叫到前頭:[Amy~!!!] Amy也會覺得好玩的笑起來 XDDD

F.7 Last day 當年的我們比現在看起來更成熟XDDD

因為我們之間有共同的好朋友,所以在畢業後仍有聯絡。Amy雖然文靜,但她是一個熱心慷慨的人,不時會搞一些活動讓大家有機會聚在一起,所以總有好友圍繞在她身邊。

大學畢業

Amy不介意關心付出,記得有些年我生活得很不如意,也因為頗嚴重的抑鬱症我收起了自己,朋友也沒有多少個…… 幸好有她作伴,很耐心的聽了我不少苦水,要不然日子真的很難過,也很可能不會有今天的我,那是我很想好好感謝她。在她身上,我學習到那種對別人的無私關懷,也因此而結交了更多朋友。

去年,我開始積極考慮減肥一事,也有跟Amy討論不如一試,因為對她而言確實更為需要。但她一貫不置可否的態度,我明白多講只會帶來反效果,只好不時提及慢慢”放毒”感染她。及後她說,當時猶疑是因為覺得自己已重達220磅,不可能會減得到多少,也太習慣原來的生活不想改變。

其實我大約也明白她的想法,可是她不是天生肥胖,應是後天飲食習慣影響,應該是有機會改變的。

小時候的Amy

就跟她講,我們都到了那一個年歲,如果再不做日後就會很難減,那是我們不可以錯過的last call。她聽著也只支吾以對,沒有表示什麼,但我講的大概有用吧。

及後有一天,Amy 找我一起去走動,當時我們體能不行,也只可以急步走,就如此開始了恆常的運動。她跟我講,有一天走在街上,覺得自己走得好辛苦,膝頭也開始有酸痛的感覺,身體的警號提醒了她要好好正視問題。

現在每次Amy把那張照片拿出來給新朋友看,也會換來一陣驚嘆。

接著就跟我一起開始控制飲食,一起定下目標,按一星減2磅速度,我減25磅,Amy減80磅(後來她再減20磅),我們都達到目標成功完成。

但她做運動仍沒有跟長跑連上關係,更不要談到馬拉松。[我對跑步沒有興趣,我不會嘗試的。] 她那一句說話仍不時被我拿出來開玩笑。

奈良馬拉松比賽團Amy沒有參賽,只當旅遊性質陪我去玩。但團中有更多的是全馬跑友,加上添SIR,整個跑馬拉松的氣氛非常強烈。比賽團開了一個What’sapp group,大家又很談得來,回港後仍不時聚會,也感染了Amy開始跟添SIR進行長跑訓練。

2015年3月的台灣萬金石是我的初馬,也是Amy的第一個海外14KM賽事。也一如以往,我們都歡喜完成!

2015台灣新北市萬金石馬拉松

憑著一股衝勁,接著11月在雅典完成她首個馬拉松。

我看著Amy一路走來,明白她要走完那42.195KM並不容易…… 首先她1年內減去了100磅,再堅持把身體由急步行也會辛苦,到慢慢操練到完成馬拉松,可想而知那不是一天的功夫可以做到。

要是你問我,Amy是否意志超強,可以清楚的回答 — 不是的。
只是她在決定要一件事情之後,就不會再想其他問題困難,只會一股作氣去解決遇到的問題,一心想著如何達成。
[要是不要做,一做就要把事情做好] 那種簡單的熱情,不會去留意什麼辛苦困難,自然不覺得事情艱辛。

Amy下一個馬拉松是2016香港渣打,因為考慮到斜路不少,我特地約她一起長課,我們一起繞了一個東九將軍雙圈。

沒有能不能,只在乎你的心。不要輕看自己,也不要放大困難。全心追求你想要的,並為之而努力,才不枉此生。

更多:
沒有能不能—六十歲後的初馬
快慢隨心—DANNY MAK
專訪「添sir」馮華添教練(上)
[email protected]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