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夢都會笑醒!」當 Benny 看見熊本熊 Kuma Fun Run Hong Kong 2017 的網頁時 (當然是在返工的時間),咀角露出了微笑。是首次熊仔 X 路跑,而且每個選手包都有一件熊仔Tee、一條熊仔毛巾,殺死人的是有一隻24CM高的熊仔。

Benny 是典型的 IT 宅男,對 Kumamon 真係識條鐵咁多,更加不會知 Kumamon 正式中文名字叫酷MA萌 (知道嘅請舉手)。但他朝思暮想的 office 女神 Mandy,卻是熊仔的死粉。Benny 想起如果報名參賽,把選手包的熊仔紀念品送給 Mandy,一定會like爆。再邀請她到現場買紀念品和打氣,待完成賽事後把 cute 爆的熊仔 finisher 牌送上,Mandy 必然把他由兵的地位升呢做BF,真係發夢都會笑醒!

Benny 跑開全馬,間中走半馬,Kuma Fun Run 卻只得5K和3K,Benny 覺得有點「屈就」,不過報次5K都值得。怎知報名首天早上11點登入 (當然是在返工的時間),5K已爆滿。難道真的要走次3K? 怎向跑友交待? 但想起 Mandy 收到熊仔驚喜的樣子,二話不說便按下3K報名! 並選了細碼跑 Tee,準備把這件紀念 Tee 送給女神穿 – Benny 的咀角又露出微笑!


大會說熊仔數量有限,不保證每位參加者都有,害得 Benny 擔心了好一陣子。19/11終於攞到選手包,很開心見到有熊仔和毛巾等。翌日返工,Benny 靜靜雞把整個選手包,連件跑衫放在 Mandy 枱面。貼上了便條:為你而跑,整袋 Kumamon 都是你的,只希望比賽當日,可以見到你著住件跑衫來為我打氣!

還有一個星期才到比賽日,這段日子 Mandy 竟然沒有什麼反應,有時她會因公事來與 Benny 傾兩句,但絕口不提路跑事情,就像沒有收過選手包一樣。Benny 開始焦急,就算 Mandy 唔 like,都會痛罵他一頓。會不會那個選手包被 Mandy 誤以為是他人的東西,沒有打開看就交給 HR 處理掉,豈不是整間公司都知道,核爆災難! 但他始終鼓不起勇氣去問女神,太難面對。

比賽在25/11科學園海濱長廊舉行,當日 Benny 硬著頭皮,著住件普通跑衫,在大學站坐272K去科學園,車上差不多八成乘客都穿上黑色的 Kumamon 跑衫,掛上號碼布,拿著 Kumamon 背包。Benny 覺得自己好像只是去科學園返工似的。

甫下車,鼓聲與人聲都相當鼎沸下,傳來經典的 Kumamoto Surprise 主題歌和草莓俱樂部的表演。過千人擠在窄窄的場地,女廁起碼有50人在排隊。四周圍都見熊本部長……和他的產品。

場地有約廿多個紅色帳篷,除了寄存行李之外,全都是商業攤位,有航空公司 (當然是近年積極推廣日本航線的那間)、旅遊公司、化妝品、家X選、X田百貨、地X鹽、味X拉麵….,當然少不了賽事冠名的A字頭跑鞋。基本上是個露天商場,更駭然見有拖喼男出現,surprise! 在滿佈運動員的場地碌來碌去,打爆了一喼的貨!

Benny 概嘆近年愈來愈多賽事把路跑場變成商場,有幪面超人有主題公園有金融公司有電解飲品有智能手錶。目擊愈來愈多的參加者缺練、唔熱身、hea跑、甚至不跑只購物影相打咭呃l ike,完全沒有運動的初心,每次賽事都有長長的 no show 名單。(睇番 result,Kuma Fun Run 就有三百多個 no show)。

Benny 寄存了行李,做拉筋和熱身,當身上所有的筋都被拉盡拉鬆了,左顧右盼,完全不見 Mandy 的芳踪。大會宣佈3K選手要上線,Benny 覺得整件事可能只是自己諗多左。

正當他準備孤零零一人上線之際,見到遠處有一熟悉而修長的身形,紮住馬尾,戴住黑超、紅色 cap 帽、粉紅色邊的跑褲,最重要是著住大會的跑衫,朝住 Benny 的方向跑過來,飄逸中又帶點嫵媚,正是他心中的女神 Mandy,surprise!

Mandy 的馬尾隨著跑姿左右搖晃,把 Benny 的心靈搖上了宇宙,從地獄往返人間數次! 咪住,定神一看,他見到 Mandy 的跑衫竟然掛了塊號碼布! 是怎麼樣的一回事?

「我見隻熊仔咁靚,自己都報左3K,anyway,好多謝你隻熊仔! 不如一齊上線啦。」Mandy 說。

還有30秒起跑,在等候區Benny終於鼓起 100GB 勇氣問Mandy:「除左路跑之外,我地可唔可以係另一條跑道一齊跑?」Mandy 展示出陽光般的笑容:「你係呢條跑道追到我至講!」

Benny 大喜,心想我跑開全馬,時間3小時40分,點會追唔到你呢啲OL! 門已開,Yeah!

起跑鎗響起,Benny 開5分披,怎知 Mandy 已經一支箭彈了出去,Benny 立即加速,提早出貨,免被拋離,當他接近 Mandy 時,望一望錶,嘩,surprise! 3分55披,原來 Mandy 是港跑女,點追!?

為求追得女神歸,跟! 但完全不是他跑開全馬的 pacing。Benny 發覺心跳加速好快,只跟多400米,感覺被扯爆。望著Mandy遠去,尾燈都唔見! 到左K半已有撞牆feel,餘下的K半,一個字:捱!

好不辛苦終於衝線,Mandy早已在水站等候,頸上掛著熊仔 finisher 牌,仍然飄逸,依然嫵媚。遞上水樽,Benny 好不尷尬。

「你跑開全馬,呢條3K跑道唔屬於你。」Benny此刻灰爆!

「不過我都好想試下全馬條跑道,你下個星期日得唔得閒陪我練下?」

Kumamoto Surprise!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當心跳停在147] 跑步生涯的終結? (一)
母子版 Team Hoyt
跑步啫,你估賽馬咩?
[上海國際馬拉松後記] 我與波士頓的距離是四分五十五秒
Fitz Running 跑步

廣告
孫立民
孫立民 -- 年紀大,跑齡短,膝頭痛,根又硬。但照登鳳頂踩蚺蛇。強項是不顧 後果,唔怕樣衰。嘗試把山跑路跑精神,帶到職場管理,有興趣者可 到我的FB專頁跑番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