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一個港女,鍾情日本該是常識吧,
不過作為非典型港女,小女子對日本卻又是異常地冷感。
但話雖如此,日本人發展成熟的長跑文化,
特別是馬拉松比賽的質素都是屬於世上首屈一指的,
作為一個跑者,我找不到一個不去試一次日本馬的理由。日本的馬拉松多如天上繁星,
每個比賽的席位都幾乎一票難求,
特別是最有名的大阪馬拉松及世界六大馬之一的東京馬拉松。
不過在云云的日本馬當中我並沒有選擇上述兩個,
要萬中選一,我就挑選了女生專屬的名古屋女子馬拉松。
理由?很簡單:女士獨享的尊貴優越感。

延伸閱讀:[名古屋女子馬拉松] Tiffany完賽鏈的最後機會

小妹絕對不是正常女子,
因為除了上班被迫化妝以外,
從不喜歡化妝打扮,
不喜歡配戴任何類型的首飾,
除了兒時的校服裙和上班的制服,
上街只會穿牛仔褲,
除了留得一把長髮我幾乎與男生無異…..
但「男人婆」也終歸是女兒身 (心),
一個馬拉松比賽竟然用上 Tiffany 項鍊作完成牌,
然後有一群穿燕尾服的男子在終點守候,
在你衝線時為你掛上完成牌,
用上這種點子來俘虜妳的心,
妳那有能力抗拒?!
我認,這絕對是基於一種屬於女性的虛榮心。

按圖放大

有追蹤我的都會知道,
一個月前的渣打馬拉松令我的豬腿嚴重重創,
害我報仇不遂之餘更超出大會指定時間才可完賽,
然後這兩隻馬拉松又只相距不足一個月的時間,
所以其實今次我是真心害怕會被捉上「垃圾車」。

雖然已過了折回點,但看見對面線的旅遊巴亦突然産生巨大的離心力….

不過怕又如何?因為怕是不能退款的!
半年前成功報名後便火速訂了機票酒店,
連同報名費已經超過六千大元,
害怕 DNF 就「縮沙」了嗎?!
沒可能,那就唯有硬著頭皮再試一次步行馬拉松吧…..

老實說,報名那刻我是一心以此賽 PB 為目標,
因為平路多,日本天氣一流,氣氛又一流,
想 PB 的話跑名古屋絕對是理想之選!
不過暴行渣馬那刻我已經知道 PB 是幻想,
但求力保 PW 甚至只是成功完賽經已需要還神。

延伸閱讀:[暴行渣馬] 萬步挽手走遍萬里千山

按圖放大

說實在的,我覺得這隻馬拉松的賽道很悶,
真的很悶!悶到是幾乎發慌的那種!
因為整條賽道都在鬧市中,
並無任何特別山明水秀的景色或地標,
然後又只是幾次的原路折返,
要不是沿途一直有數之不盡的民眾打氣,
我的耳機又在 33 公里之後斷電,
我可能未跑死已經被悶死了….

雖然賽道悶得可憐,
但我又覺得過程是非常享受的。
因為我那種古靈精怪,最愛扮鬼扮馬的性格,
難得來到日本 —— 世界首屈一指的扮野天堂,
我當然要潮聖般去欣賞各 cosplay 跑手的英姿!

或許因為我早已將時間視為無物,
反而更能不受束縛地享受比賽,
因為我全程都在瘋狂拍照,
特別是見到一眾 cosplay 跑手之時!哈哈。

難得在途上遇上各路英雄人物
沒有跑步的超人在為跑步的超女送上補給食物!

不過開跑後大約 6-8 公里,
我發現我應該要學學蝦叔買一支「水管」,
因為我不停拿出手機拍照再放回褲袋,
這個過程輪迴了千百次,很煩!
重點是:途中有很多造型極度可愛又吸睛的跑手我都無法拍照留念,
因為他們跑得太快,我拿出手機時他們已經消失了….. (抱頭痛哭)

那刻我跟自己說:
如果我再跑海外馬,特別是日本馬,
我一定一定一定要買支水管形運動攝影機來拍下一切!
(如果我再跑,我只是說「如果」而已….)

雖然今次比賽無視速度地跑,
但帶傷上陣始終都怕被掃上垃圾車,
這是我第一次把關閘時間隨身攜帶,
然後每次跑過關閘時都彷佛帶點心寒。

從未試過把一張「紙」一直帶在身上走到最尾…..

這是我第四隻馬拉松,
亦是我第一次真正「跑」的馬拉松。
對,我是說「跑」!
因為我的傷患一直未清,
(其實現在也未復原)
結果每次到特定里數後都會痛到只可步行….
最長的那次在新加坡,半馬以後便做步兵,
所以嚴格來說,我從來沒有「跑」過馬。

這些令人擔憂的數字,那種跑與痛的邊緣,我一輩子都無法忘記….

儘管我跑得很慢,
但至少我一直捱到 30 多公里,
除了補給、進食和拍照才放慢腳步,
基本上我這次是由頭跑到尾的,狂賀!

雖為日本馬,但食物並沒有想像中豐盛…. 但當然比香港好過百倍吧!

34 公里過後我終於體力下降,開始要半行半跑,
不過日本馬的氣氛就是異常地高漲,
特別是當我有奇異打扮,
民眾都會刻意大叫以示支持。
42.195 公里內我聽到最多的,
必定是「Superman 奸爸爹喔」!
如是者,我也不好意思放慢腳步吧。

幾經辛苦,我成功衝線,
大會時間為 6 小時 12 分 34 秒,
我成功地從來自香港的呂偉強手中拿下那條 Tiffany。

呂偉強
Finisher毛巾及大會燕尾服男

我說過,參加這比賽的目的是因爲女生專屬,
是因為大會對女生而設的尊貴優越感所以才報名。
但終點有 49 個美男子又如何,
對我來說都不夠吸引,
因為吸引我堅持到終點的,
就只有他:第 50 個 —— 不屬於大會的燕尾服男。

我回到酒店看 facebook 時才知道,
原來在最後一公里他拍直播的時候,
在我跑過之後他一直在追,
追了幾百米,直到前無去路不能再追為止…
(先生,你這算是陳家豪式的全馬鼓勵嗎?!)

 

一個月前陪我暴行渣打馬拉松
一個月後又飛到名古屋穿起禮服到終點等我,
這一切,比 Tiffany 更值得擁有!
因為,這一切都是無價的。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暴行渣馬] 萬步挽手走遍萬里千山
[初馬成了] 能持續 獲得糟蹋亦滿足
初馬前的忐忑
Invictus—My head is bloody, but unbowed.
烈敏@Fitz.hk
Fitz Running 跑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