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途伴侶,甘苦與共] 捐腎救夫的祖母級馬拉松跑友Dena_01早前,訪問了接受腎臟移植的3腎跑手Peter Chan。今次,找來了捐腎救自己丈夫的馬拉松跑友李少華Dena。

Dena是我訓練班的同學,在同學間輾轉聽聞過她捐腎救人的事,可是詳情不太清楚。在決定找Peter訪問後,就想不如也找找Dena,請她從一個捐腎者角度講講的經歷及看法,卻發現了一個夫婦間不離不棄的動人故事。

「我老公個名叫蔡桂,好易記。Dena笑說。「佢17、18歲豈大陸落黎香港捱世界,思想好成熟,樂觀又勇敢。老公臨過身前同我講『任何人都敵唔過時間,死係每個人都需要承受既,我無所謂,唯一牽掛既就係你。』」

[長途伴侶,甘苦與共] 捐腎救夫的祖母級馬拉松跑友Dena_02
Dena的丈夫蔡桂

Dena丈夫廿多歲時,已因腎結石多次進出醫院動手術。隨年紀增長情況更壞,45歲時開始洗腎,51歲被診斷為腎衰竭。當時醫生跟Dena討論由家人做活體捐贈的可能性 : 「因為我老公年紀大,排隊等人地捐贈會被排到好後,因為會先比左d後生先。而捐贈器官既又人唔多,未必等得到合適既腎臟。但如果家人捐比佢,驗到合適冇問題就可以安排移植,就唔洗等候。」

他們夫婦育有兩女一子,當時有兩個仍在大學分別攻讀碩士及學士課程,另一個只12歲仍是個小學生。為著捐腎救爸爸一事,Dena開了一次家庭會議「我將件事講左比仔女聽,等佢地自己分析決定去唔去驗。明白仔女都有救爸爸既權利,如果佢地願意我唔會勸阻佢。同時都冇迫佢地,表明如果佢地唔願意亦唔會有任何意見。而且,我希望佢地可以透過呢個咁難決擇既課題,學習獨立思考同承擔後果。在訪問中,Dena不只一次提及維繫一個家庭的重要性,抱一個開放的心態彼此尊重是不二法門。結果,兩名成年子女、Dena自己加上她丈夫的哥哥共4人,都去了醫院作檢驗,全部都適合作捐贈。

檢驗結果出來後,跟醫生商量過,Dena認為自己應該是適合作捐贈的人選。因為手術始終存在一定風險,丈夫的哥哥年紀太大,而2名子女尚年青。而且要幫忙的,是自己的結髮丈夫,最親愛的另一半,她不承擔誰來做?所以就決定了由Dena來做活體捐贈。

換腎之前醫院會好詳細檢查,驗都驗兩次,確保唔會出錯。而且,因怕捐贈者心理質素唔足夠承受改變或手術失敗,捐贈前醫院會安排臨床心理學家作評估。」講到心理質素,Dena給我講了一件趣事。「記得手術當日,被推入手術室訓豈度等,周圍既醫護人員都好緊張預備。其中一個姑娘走過黎甘問我『點呀,緊唔緊張?我笑笑口答有咩甘緊張?我負責訓豈度,你地辛苦D』姑娘話我居然仲識講笑,甘即係冇問題啦。」Dena的回答叫人哭笑不得,但卻也是事實。樂天知命,把自己可以的盡力做好,把其他不能控制的交託其他伙伴,並對之存有信心,困難也不再那麼可怕。我覺得醫生同護士都好專業細心,老公甘多年覆診都跟進得好好,所以好信任佢地。我地換腎兩個人,但就有一組人服侍。主診醫生同我講,其實佢仲大壓力過我,要豈一個活生生既人身上攞個器官出黎放落第二個度,萬一失敗左唔知點交待。」 最後手術進行成功順利完成。

[長途伴侶,甘苦與共] 捐腎救夫的祖母級馬拉松跑友Dena_03
捐腎後,換來十年幸福的時光,可以有機會一起經歷子女畢業、結婚、生子,那些難忘片段,彌足珍貴。

手術過後,Dena跟丈夫分別住不同層數的病房,兩人張開眼都第一時間問:「我老公/老婆點呀?」他們夫婦本就恩愛,移植手術把二人更緊密地連結在一起。Dena丈夫手術康復情況理想,往後十年她們一家渡過了很快樂的時光 「到而家睇返轉頭,我認為捐腎比我老公非常值得,因為咁做比左我地十年既時間,一家人可以一齊經歷仔女畢業、結婚、生仔,呢d開心難忘既時刻。」 Dena說。同時,因著移植手術Dena丈夫的身體轉好,生活質素也大為改善,也可以自己駕駛外出,並到外地旅遊,那是移植前幾年不可能的事。

[長途伴侶,甘苦與共] 捐腎救夫的祖母級馬拉松跑友Dena_04

十年後,逆境再次到來。2008年7月,Dena丈夫因膀胱癌入院,她毅然決定提早退休,為爭取時間照顧丈夫,一同面對更艱難的時間。「我地大家都有一個共同目標,就係維持家庭和諧完整。老公好堅強樂觀,病左甘多年,佢都一直積極接受治療,冇諗過放棄。我覺得佢好叻,成日都引導同比方向我,可能因為佢大我12年啦。在Dena的言語中,不難察覺到她對丈夫的仰慕與欣賞。

如Dena丈夫所講,任何人都敵不過時間,無論你是什麼人身份如何尊貴,我們都需要面對死亡。她丈夫在2013年6月,因治療癌症後受感染而不幸病逝,佢過身前半年,過得好辛苦,每日醫院屋企兩邊走。後尾佢又患上肺癌,做晒手術同電療,醫好晒架喇……可惜免疫力太低受左感染,入左ICU就再冇出返黎。」 在一旁聽Dena憶述,都能受感到那種心痛。

摰愛伴侶離世,加上平日生活都是忙著照顧丈夫,突然什麼都不需要再做了,那種空虛心痛的感覺,縱然早有預備,但到來臨的時候仍很難接受適應。「雖然佢走左,但一開始果陣,仍然會覺得佢仲豈我身邊。」 Dena朋友知道她的情況,就介紹她參加馮華添教練(SIR)的訓練班,讓她有個寄託之餘也可鍛鍊身體。「當時我覺得,上跑班都好呀,老公其實都唔想我成日唔開心,長期係甘對家人都好有影響。」

每季跑班開課前,添SIR都會有一個講座,解釋長跑理念及注意地方,「講座上,添SIR解釋唔需要體能好好,按自己能力肯試就可以,聽完之後信心大左。在上跑班前Dena未曾想過跑馬拉松,但班上氣氛很好也帶動了自己不少。201410月在大阪參加了她第一個全馬,2015年完成了名古屋及雅典的全馬賽事,今年2016剛完成香港渣打馬拉松並順利PB。「跑步之後瘦左差不多10磅,著既衫由大碼變左中碼。健康左,精神都好左,反應都快D。而且因為跑步結識左好多朋友,大家周圍去跑馬拉松兼旅行,生活好開心精彩。」人生下半場,Dena選擇了踏上馬拉松之路,享受退休人生。

[長途伴侶,甘苦與共] 捐腎救夫的祖母級馬拉松跑友Dena_05
2014年大阪馬拉松
[長途伴侶,甘苦與共] 捐腎救夫的祖母級馬拉松跑友Dena_06
2015名古屋女子馬拉松

很多人都接受不了把離世親人的器官捐贈他人,一來要處理親人離開的傷痛已不好受,再來傳統觀念都希望保留遺體的完整,我問了Dena對此有什麼看法。「我明白親人離世會好難受,但如果呢個係離世親人生前既意願,作為家屬好應該幫佢完成最後既心願,因為可以幫佢做到既事已經唔多。」其實為挈愛親人打理後事是出於關愛,何不完成其生前遺願,祝福有急切需要的家庭,讓等待器官延續生命的病患者有重生的機會。

附:器官捐贈網上登記

Jeanne Wong Facebook專頁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器官移植 重燃人生—3腎馬拉松跑者 Peter Chan
[追逐青春] 三個愛跑少年的故事
丟掉100磅的馬拉松好友—Amy Yeung
沒有能不能—六十歲後的初馬
快慢隨心—DANNY MAK
專訪「添sir」馮華添教練(上)
[email protected]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首頁 > 運動 Sports > 跑步 Running > [長途伴侶,甘苦與共] 捐腎救夫的祖母級馬拉松跑友De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