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木屋裡,灶裡柴火燃著,一旁坐著一臉茫然的跑友。雖然有人常說棄賽也是參賽必經路程、沒有棄賽過就不算完整等話,這些話跟〝乞丐中的乞丐〞或〝雞中之霸〞的意思一樣,就是沒跑完啦。但確定棄賽後心理踏實了不少,身體鬆懈後開始有了疲憊感,淩晨一點開跑到現在不到早上8點,雖然在規定的關門時間內到達了 CP 點,我還是決定把第一次棄賽獻給這場賽事。

72K 組路線圖 (按圖放大)

等待了大半年的這場武功山賽事終於到來,從賽前一天的早上出門,坐車到機場,坐飛機轉磁浮車再轉高鐵,高鐵轉大巴,折騰到傍晚到了選手領物報到處,裝備檢查的很隨意特意帶來的健檢報告只看了封面吧。由於少訂一天住宿所以只能待在遊客中心裡等待開賽,看看影集打發時間,本想躺在椅子小睡一會,但發現難以入睡,等到開跑之時算一算已經將近20小時醒著,心中盤算這是一個難熬的夜晚。

等了大半年的賽事終於要開始了

這場72公里是我為之後百公里的賽事當做練習,雖然選這場賽事是有難度的但相信自己可以撐完的。72公里組先出發,大會說有140人左右,但實際上應該不到這數字,前面3公里是公路段天氣很好無風有點悶熱,到SP1時已經是滿身大汗了,過了一個小村之後上了山坡進入無人無燈的山路一旁就有兩三個墳墓…見怪不怪了。沒多久選手也開始拉開距離,只剩頭燈可以辨別一下彼此的位置,賽道有整理過但崎嶇的石頭路還是有扭到的機率,所以也不敢多快。

深夜不睡覺冒著風險在山中跑著到底是為何?我還真回答不出來,會害怕嗎?當然會尤其是在山堐邊跑,滑腳把自己嚇的半死是難免的,更不用說奇怪長得像異形的蟲跑到腳上身上時的驚嚇感。有朋友會問跑越野不會很累嗎?在怎麼累也不比工作上的累,人生上的累,相比較起來越野不累的,也有人會問這麼長時間都在想什麼? 想NMDB啦! (編按:NMDB,北方粗口。)

只有這時什麼鳥事雜事都不用想完全放空只專注於賽道風景上,是的,每次參賽我都當是在山裡掏空自己然後再回城市裡裝滿人生瑣事。夜裡沒什麼風景看,聽覺反而比較靈敏,對各種風聲草聲蟲聲的特別敏感,有時覺得聽到怪聲但總沒時間轉頭,突然前方旁邊的樹叢有陣騷動是山豬還是狐狸?我轉頭往草叢望去看見因為頭燈而反射的紅眼……你媽的!是一位跑友在大便….算他勇敢。

深夜補給點…沒有多大的安慰

賽道轉到寬闊的草原上,好久沒看到這麼多星星同時灑在天上,好幾次我停下腳步關掉頭燈仰望天空的繁星,上次這麼仰望天空繁星的我還是個慘綠少年…。到了CP1補給點松了一口氣,補給品不算豐富但也不致於缺乏,看見不少選手在處理傷口,塞了幾片柳丁,喝了一杯咖啡,裝滿了水,這時差不多是3點45分左右。緊接著是將近10K與1240M的爬升段,我往嘴裡塞顆咖啡因口香糖,我懷疑不是咖啡因讓人有精神而是這味道還真不是一般難吃。

遠方的旭日東升

進入山脊線時開始有點起風了,一路上除了閃避碎石外還有牛屎羊屎驢屎也要避,從原本的一片漆黑到慢慢可見到山坡草靛起伏的線條,心中有點振奮想說可以看到雄偉壯闊的日出,於是不斷的翻過山頭期待有個好視野,誰知越翻過山坡霧越來越濃,風越來越大,別說日出了能見度大概不到10公尺,路標都難找了,還差點撞上 “阿牛”。在這大霧山風中穿梭了三個小時後心中有了棄賽的打算,終於在關門時間前到了CP2,志工們很殷勤的一直詢問狀況OK嗎? 趕快吃點東西喝點水,看到補給後我跟志工說,我要棄賽了,於是喝了兩碗什麼都沒有的甜白粥後,進入一旁小木屋,屋裡也有些要棄賽的跑友,有失溫的有腳傷的,當時我也超過24小時沒睡,膝蓋好像還可以撐下去,而且不到早上8點,也完成1/3的賽道了牙一咬應該可以撐過去的,這樣的想法在我簽下棄賽聲明書後完全拋開腦後,身體鬆懈了後開始有了疲憊感等待著志工帶我們棄賽一群人下山。

追逐日出的那一瞬間
一望無際的山坡
期待可以穿越在雲裡奔跑
著名武功山山脊草甸跑起
有霧有風還好沒雨
能見度越來越差


差點迎面撞上霧裡阿牛
我們是彼此生命的過客
終於來到cp2站
這小屋裡有不少等待退賽的跑友
這場賽事到此結束
退賽的路也要這麼混沌不清

雖然是棄賽礙於地形關係 (沒車接送) 棄賽一群人還是要靠自己下山,於是又走走跑跑起來,志工帶我們進了風景區就道別了,這時太陽露臉了,遊客變多了,棄賽的大夥心情也轉入遊客模式,開始輕鬆的聊起天來了。有位大哥說他想回去跑完,有的在嫌棄補給差 (點頭),剛剛在小木屋裡一臉茫然的那位說他是帶著朋友的遺願來參賽的,這長的像卷毛 (岑建勳) 的跑友此話一出瞬間將氣氛拉到冰點。回到了終點雖然沒完賽還是領到了獎牌,換完衣服等著接駁車,回到周圍荒涼的酒店沖了澡,隔了30小時終於躺下來了,接著發燒、畏寒、肚痛,趕緊吞下僅剩一顆的普拿疼後昏睡過去,醒來時已是滿身大汗與傍晚時分了。

終於進入遊客較多的風景區路線
天氣莫名的轉好
從選手模式轉換成遊客模式
棄賽後才有機會看到的另一景色

總結一下棄賽原因,沒有提前一天到或者多訂一天酒店休息後再出發是最大敗筆,尤其是賽前2天還在大拉肚子更應該充份休息,當然這都是後話了。不過這場之前口碑不錯的賽事這次組織的真的不優,從接駁車的安排到賽道上的指示與補給都差強人意,賽前的第三場說明會更是隨便,尤其72K組半夜出發沒有發 GPS 定位器,如果選手在半夜發生意外還真不知去哪救人,志工很熱情但就是缺乏組織。好的賽事體驗應該是整體的而不是只有賽道,賽道是上天給的賽事服務是人為的,會回來復仇嗎? 老實說不大想…但誰知道呢?。

沒想到武功山的美景是棄賽後看到的


武功山越野賽

  • 日期:2017年09月03日
  • 地點:江西省萍鄉市
  • 組名/費用:
    72公里 (¥800)、50公里 (¥580)、32公里 (¥280)
  • 關門限時:
    72公里 (22小時)、50公里 (15小時)、32公里 (9小時)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柴古唐斯—括蒼越野賽] 傳說中的拆骨躺屍初體驗
關於廈門半馬猝死與外地跑步的心得
[國際越野挑戰賽] 2016年最後一場 三野鳳凰嶺
Bob [email protected]
Fitz Running 跑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