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曾經有一位內地文青跑者跟我分享以下一段說話 (大意是):

跑步是石頭,擊發希望的火花;
跑步是火花,燃點改變的燈光;
跑步是燈光,照亮黑暗中前路;
跑步是路徑;通往光明的一面。

圖片來源

近日,Fitz 的其中一位作者烈敏在谷裡帶出一個很有意思的話題,這令我想到「跑步培養不到好品格」,起碼對香港人而言。如你問空姐﹑空少﹑導遊﹑領隊﹑外地酒店職員﹑食肆﹑零售店員邊個國家旅客最仆街,榜首一定是香港人。推而廣之,這種仆街法亦見於部分跑友身上。

沒有為他人設想

圖片來源

事緣一位谷友抽中京都馬拉松,因為撞正農曆新年,問谷友值不值得去,因為有很多考慮因素,咁L新穎嘅玩法我都是第一次聽。樓主仲講L到好似報名之後,香港特區政府先訂出明年農曆新年假期咁! 自己完全無盡基本責任去看清楚比賽日子會不會撞期。講到底,都是一個「貴」字,即是京馬妳唔值囉! 東馬都可能會考慮一下。香港人衡量一件事情的價值只睇多唔多人爭,唔多人排,唔多人講,去嚟托咩。

係放棄名額架嘞,吹咩! 無後補機制是他們的問題,是主辦單位自己浪費名額,不要怪我。況且整件事裡都沒有人蒙受損失,又有什麼問題? 名額多一個唔多,少一個唔少。

冚家剷,你碌L爆卡,要之後啲人找數呢。正如部分日本酒店和食店已經不接受香港人的預約,因為香港人個朵已經臭哂。

你碌爆卡,我來找數

圖片來源

讓我分享一個真實例子,從2012年開始,東京馬拉松在確認信上大大隻字寫明一定要親身携帶護照領取號碼布,而在 Expo 亦先要出示護照和信函方可進入領取選手包櫃台。因為之前一年發生了一件事,我的朋友嘅朋友好忙,趕不及在 Expo 星期六結束前往取選手包,托我的朋友代領,我的朋友是「使命必達」 type,所以同在場職員據理力爭。理由分別是,第一,信內沒有寫明禁止代領,神邏輯是無寫明唔得即係得啦;第二,其他地方都得,為什麼你們不可以,神邏輯是存在 (第二度) 即是正常﹑合理。

你知我們香港人抗爭起來有多厲害,若用於其地方上,不要講普選,獨立都爭取到返來。他成功 made a scene,令出名事事講規矩的日本人屈服下來。他沒有做錯 by Hong Kong standards。之後主辦單位就 DKLM,我就寫到明,仲放埋人喺度截查你班仆街。

是意見領袖,要做好榜樣

圖片來源

既然有一百幾十萬追隨者,是否應該對自己有高一點的要求呢? 例如不應該鼓勵沒有號碼布陪跑,須知道香港申請封路比登陸火星更難,所以很多賽事都是靠工作人員維持秩序,防止非參賽者進入跑道,造成混亂。KOL 在一次訪問談到感恩一位沒有參加比賽的朋友支持,全程陪跑,沿途拎水,這次比賽還得到獎項。在其他比賽中,KOL 都有貼朋友沒有號碼布陪跑的照片,都幾光明正大架。

KOL 當然沒有犯規,陪跑朋友亦沒有犯什麼法。條路你架? 我是路權L。試想人人都帶個朋友陪跑,2000人變係4000人,狹窄賽道根本負荷不來,不踏死人才怪。當然你可以走法律罅這樣拗,咁同帶著3盒雞翼、幾盒壽司入去米老鼠樂園玩,堅稱係BB食嘅一樣野蠻。無錯,工作人員是咬你唔入。但作為萬人景仰的 KOL,應否更好地運用自己的影響力去帶出正確訊息呢?

慳啲啦,跑步唔係為個牌、為件tee、為張相

圖片來源

跑步本身不就是目的嗎? 當跑步落到香港人手裡,跑步變得功利,跑步需要別人認同方會有動力跑下去,正所謂「臉書沒上載,紀錄不存在」。所以,當我聽到有跑會資深跑友搵人 BQ 時,完 Six Majors 心願時,一點也不意外。

無品,跑得幾快都無L用

Haile Gebrselassie 被公認為最偉大長跑手之一,而給他過了頭的 Josephat Machuka 也是長跑健將,但我們只記得他揈柒 Gebrselassie 這一幕。你又想人們怎樣記得你呢?


不如從建立跑步品格開始

圖片來源

我呢啲「無速度,跑得慢,唔夠快」的跑L,只可以同人吹吓「跑品」的重要。例如:

  • 不要人報你又報,確保你有心有力,有時間才報名。君不見,有人出 post 話現在跑到5K,求渣打全馬慾成訓練計劃。另外,渣馬後補名單有很多人中,足見好多人淆底。
  • 不要買賣或交換號碼布,不應用其他人號碼布參賽是常識吧。
  • 不應該沒有報名沒有號碼布走入跑道陪跑,這是 race bandit (詳見 Why Banditing Is Wrong)。
  • 不應該為了造時間去推撞別人,聽過有師姐給後面嫌她慢的師兄推倒地上,膝頭擦傷了一大片,滲著血完走。PB 鳥,又點L樣呢?
  • 不應該接受或借助外力去完成賽事如空降補給之類。人生就像馬拉松的最後4.2英哩,最L難捱的日子都是靠自己熬過去,別人能幫助的很有限。
圖片來源

You only live once,跑一次,少一次。要嚴選比賽,留意主辦單位的往績,不要中伏再中伏。要有性格,罷玩爛比賽,他們不是巷九記牛腩,正到被人X都抵。

Fxxk me once, shame on you.
Fxxk me twice, shame on me.

其實我的文無幾何有人睇的,唯一例外是以下幾篇掹車邊,同「跑品」有些少關係的: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Nike沒有告訴你關於 Breaking2 的故事 (一)
沒有社交媒體,便沒有跑步潮
Eric Chan:「沒有訓練,我完走馬拉松!」
Yiu Kwong [email protected]
Fitz Running 跑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