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獸山徑,光聽名字就知道這是一場野獸級別的比賽,在途上大家都變成了在風雨中、爛泥中掙扎的野獸,路真是要多爛有多爛,超越你能想像的程度,但不管過程中傻眼幾多次、爆粗幾多次,過後卻是如此的回味,甚至恨不得再拋身進那無盡的爛泥,再瀟灑「滾」一回。

幾個月前,聽到朋友說要報名參加台灣跑山獸舉辦的野獸山徑比賽,在網上搜了些資料來看,立時被吸引住了:號稱全亞洲最難的山賽,在原始森林中穿梭,全天然的叢林小徑,大量攀爬、溯溪、游繩等技術路段,是越野技巧的大考驗。這種路段在香港根本沒機會出現在比賽中,而且台灣的山徑都保持得非常原始,很少人工的成份,石屎梯級極少,這也是台灣山賽的賣點之一。向來對技術型賽道最有信心、討厭石屎、越野越喜歡的我,沒有多想便報名參加50KM的組別 – 野豬,成為我的第一次海外賽事。


賽前幾星期,大會facebook分享的短片,已經令人熱血沸騰,這麼原始、好玩的賽道,很快就可以體驗到了!話雖狂放,但我們一行人並不是魯莽行事的,因為此賽事以高難度見稱,每年的50KM組別只有個位數的女子選手能於16小時限時內完成賽事,而100KM組別就更加少。而且台灣山賽不似香港那樣「保姆式」,路標不多,賽事路線也遠離市區,一旦迷路真的難以找到其他人求助。因此人生路不熟的海外參賽者更加要事先準備好已輸入地圖的GPS裝置,以防迷路,事實證明這真的十分重要。而我們報名參加的朋友大都有攀石、溯澗及100公里長途山賽經驗,事前也特地安排了幾次練習,針對攀爬、澗水、大石等地形練習。不過,事後證明賽事的路況真的難以模擬,因為天氣才是最大的敵人……

50KM路線最高點是1414米高的逐鹿山


大會提供的選手包中貼心地準備了手套,也預示了路徑的難度

起點 – CPA 14.5km

50公里賽事在半夜03:30起步,大會提供大巴接載參加者往起點,但到達已是3時,寄存行李和上廁所後已經差不多起步,沒有時間做熱身和拉筋,初段幾公里小腿硬得像鐵腿一樣,跑了好一大段路才開始warm up起來。黑夜中跑了一段寞容易的馬路和山徑之後,天色微亮,這時才開始較難的上山路段,可見大會的出發時間都是用心安排過的過了不記時間的CP0之後,這一段坡度比例高達14%,在密林中不斷上落,到達728m高的棕串尖山後,很快便來到14.5km處的CPA,第一個補給點。這裡的西瓜超甜,非常解渴,吃了兩三份西瓜再帶走一件花生醬吐司便再上路了。

起點出發前(特別鳴謝圖片來源:清冰)
來自香港的團友們
第一個攀爬位,好興奮!
這些攀爬路線在香港的比賽不會出現(特別鳴謝:Wai Yi)
原始森林中穿梭
CPA有超甜的西瓜!!!

CPA – CPB 24km

離開CPA後,就是857m的獅仔頭山和803m的竹坑山北,開始出現爛泥和需要拉繩落山的路段,還有一部分需要要小溪上行走。對我來說這些都相對小兒科,但連續不斷的矮身上坡令我腰背痛的老問題開始出現。經過了和25km組別的分叉位,再過一段長下坡便到了24km處的CPB,我已經餓得肚子叫所以這段路狂奔而下。CPB有美味的熱粥,讓參加者暖胃吃飽了才打大佬 – 1414m高的逐鹿山。問了比賽義工得知這個CPA還有一小時便關站,有點嚇到了,起初有盡力跑而且一路走來也不算慢,竟然也只爭取到一小時的緩衝,難怪這賽事的完成率那麼低。

需要經過小溪
途中有不少需要拉繩上落的地方(特別鳴謝:Sze Wum)
(特別鳴謝圖片來源:Wai Yi)
某些下坡甚陡
(特別鳴謝圖片來源:Sze Wum)
路上少有的人工物

CPB – CPC 36.5km

上逐鹿山前有一段溯澗路段,也是比賽的精華之一,大部分參加者都免不了要踄水而過,順便一洗已成泥鴨的鞋子吧!過了河段後轉入森林上山,從400m攀上1414m的逐鹿山,其實感覺比上大帽山容易,因為沒有石屎和樓梯,而且林中溫度較低,事實上這天的天氣不錯,微涼沒有陽光曝曬,不過開心別大早,因為隨即開始下雨,接近山頂時要爬過一個又一個假山頭,上極唔到頂令人頹喪,我除了腰痛連膝蓋也開始痛,剛剛在CPB吃的兩碗粥早就消耗完了,肚子又叫了,但滿手都是泥又不願碰食物,捱著到了山頂才拿出在CPA帶來的花生醬吐司,頓覺人間美味。肚子不再叫,但越來越冷,雨也越下越大,立刻趕緊下山。

下山路段因為大雨已經完全變成爛泥,而且是很「鬆化」的厚泥,腳一踏下去鞋子就不見了,整個被泥吞掉了。這段下山路的坡度比例達到24%,比之前上山路段更陡峭!在這情況下即使不斷抓住兩旁的樹幹,也只能隨著坡度滑下去,就這樣滑著滑著到了36.5km處的CPC。滿以為打完大佬就可以安心了,誰知更驚喜的還在後頭……

河道入口,先沿河邊山徑走一小段後再接溯澗
溯溪段,河道很寬闊
(特別鳴謝圖片來源:Sze Wum)
大家都小心翼翼地過河(特別鳴謝圖片來源:林明德)
避免不了要下水了!(特別鳴謝圖片來源:清冰)
(特別鳴謝圖片來源:林明德)
上逐鹿山的密林中,有隻小鳥窩在草叢裡叫
又一段沿著河道走的攀升
經過多個假山頭之後,終於到了1414米高的逐鹿山


大雨令山徑全部變成深至腳踝的爛泥
雨越下越大,爛泥吞沒鞋子,所有人的鞋都變成同款
原始山徑上經常有橫在路中的樹幹,要翻越或跟底下爬過去,是抽筋的高危點
又凍又餓又濕透,終於到達CPC…

(待續)

更多:
Fitz.hk Facebook 專頁
[出走到天涯海角] 悉尼 Royal Coast Track
最應當感激的幕後功臣
受過傷 先知道要堅強
跑過5公里的感動

小昭@Fitz.hk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