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C (36.5km) – CPE (46km)

上回講到,比賽經過十小時有多,爬過1414m高的逐鹿山,下午兩點左右到達36km處的 CPC,滿以為終於打完大佬,餘下的十幾公里應該問題不大,預算最多三四小時能搞定吧!誰知好戲在後頭,接下來這一段才是戲肉,真的始料未及。

從CPC到終點只剩十多公里 (按圖放大)

從逐鹿山大風大雨中抵達 CPC,冷得只想吃熱食,暖烘烘的米粉和綠豆湯簡直是救星。吃著吃著見到友人WaiYi 也到達了。大家合個照,吃過東西便一起出發,但吃進的熱量不足以驅散寒意,混身濕透的我仍然冷得發抖,只好跟 WaiYi 說聲我先走了,自己向著上坡馬路慢慢跑上去。來到馬路盡頭處,終於感到身子開始暖起來,轉入樹林繼續面對更爛的泥坡。經過連串大雨,這一段上山的泥坡真是爛得不像話,而路旁可以抓住借力的樹木更少,免不了走幾步滑一步,誰說越野跑只是腿部運動,現在我可是使盡全身上下的力氣,拚命掙扎著前進,才僅僅比漫步速度快一點點。這個時候我的前後都沒有其他參賽者,很擔心自己有沒有走錯路,縱使不住留意路標的方向,心裡還是很不踏實,奮力前進追趕了一段,終於見到前方有一位師兄的身影,慢慢地又追上了幾位參賽者,心裡才踏實一點。

CPC遇上WaiYi

從 CPC 到 CPE 的十公里路,需要攀過840m的蚋仔尖和972m的熊空山。事前一直只集中注意最高的逐鹿山,也就沒怎麼留意之後的這兩座山,誰知道這十公里才是整個比賽中最難熬的。這段路比之前更多攀爬,而且無論地上、樹上、石上全都是泥,走著走著整個人都滿身是泥了。在爛泥路中掙扎前進,不僅極其費力,也很消磨意志,每一步踏在泥上,鞋子都整個被吞沒,而下坡路也沒有東西可以抓住減速。到這地步我也只能放棄自己,上坡時徒手抓進泥裡,下坡就放膽像滑板一樣隨著坡度滑下去。無論如何,總不可能來到這裡才被擊退吧!意志堅定,雖然身心疲累,總能夠挺過去。

無盡的攀爬
配搭無盡的爛泥
這840米的蚋仔尖真折磨人

由於全身體力消耗,加上又濕又冷,早前在 CPC 吃的熱食三兩下子便消耗完了,下山途中已經餓得肚子又叫了,在山頂風一吹又再冷得發抖,所以下山時我不斷加速超越其他參賽者,唯一目標就是快點到達 CPE 喝熱飲料和填飽肚子。下山段很多游繩,繩子邊緣鋒利,我在上山時一直沒有戴上手套,因為平常攀石習慣是不戴手套,寧可相信自己雙手,所以來到這裡雙手已經滿是泥污,而且一心只想快點下山,就繼續徒手算了。終於再看到馬路,我以為距離終點很近了,因為記得終點前是跟比賽初段路線重疊的馬路。但在馬路上跑了十多分鐘,手錶都顯示已經快50km了,還未見到 CPE 的影子。再接山徑又跑了好一段,才終於到達 CPE。晴天霹靂的是,除了咖啡以外沒有熱飲,因為熱水還未燒好!心裡盤算著,CPE 往終點只有4公里路,應該半小時內可以完成,不如快點回去吃大會提供的便當吧!於是我決定不作停留,只吃了一顆朱古力便繼續上路。可惜我又估計錯了,這4公里簡直令人崩潰,絕對是戲玉中的戲玉…

這是泥還是河?還是蓋滿泥的河?
大雨大霧中,饑寒交逼
轉右進入山徑,繼續打泥戰
972米的熊空山,是最後的大佬了吧??

CPE (46km) – 終點

沒想過最後幾公里竟然陷入饑寒交逼的地步(其實身上有食物,但已經完全不想花功夫去取出來吃,滿腦子只有盡快回到終點)根據我對比賽地圖的記憶,最後幾公里路是原路折返,應該都是好路或馬路。我和另外幾位選手一起離開 CPE,那時候接近黃昏,天色已經陰暗,但大家都沒有拿出頭燈,似乎都跟我一樣想在入黑前K.O.剩下這最後一段路。誰知跑了不到5分鐘,路標突然從石路上一拐,轉入了左邊的上坡小徑。大家定睛一看,都傻了眼,心裡爆發出無數粗口… 又是一條40度上坡的爛泥徑!我們幾個彼此對望了一眼,然後默默地從行裝掏出頭燈戴上,咬緊牙關上路,無奈的心情盡在不言中。

雨繼續下,這一段泥坡比之前遇過的簡直有過之而無不及,因為這段路是跟12公里和25公里組別重疊的,換言之這泥坡早前已經被至少600位參賽者蹂躪過,加上天雨,實在和一盤濃郁的忌廉湯沒什麼分別。大家用盡僅餘的氣力攀上泥坡,再經過一段起伏不定的林徑,又來到更精彩的下山路段:無限連續「之」字型爛泥下坡,無論怎樣控制減速,每到「之」字彎位,身體都好像要飛出去一樣,比坐過山車還要刺激!這樣滑著滑著重複了十次急彎,終於落到坡底,重新踏上石舖的路面。

四腳爬爬,在野獸山徑是稀鬆平常
來到最後一段,精神疲勞已經有點超負荷

終於要完了吧?我心裡大呼著向前跑出,前方是熟悉的馬路,精神疲累得幾乎無法保持視線焦點,只能拚命跟著前方師兄的身影,唯求不要跟丟。在我彷彿將要睡著之際,一陣狗吠聲將我拉回現實,前方路標轉進田裡,望向不遠處就是起點那道橋了!終於,在N次以為快要回到終點之後,終於是真的回到終點了!一陣腎上腺素上湧,趕緊使出吃奶的力跑過小橋,跑到終點登記處,感覺就像重回人間。

登記處的小哥喃喃地說了句什麼,我沒有注意聽,他再說一遍:「你是組別第七名,等下要頒獎喔!」哦,哦… 我已經不懂反應,感覺只有「凍」和「餓」,腦裡只想著便當便當… 但原來便當已經派完了。後來從朋友們那裡得知,原來我回到終點時只差幾分鐘便超過16小時時限,最後4公里足足玩了一個小時有多。那時我才慶幸自己在 CPE 沒有等熱飲沖好,不然鐵定要超過時限了!

起終點 – 長城溪森林
精美的完成牌,來得有血有汗
始料未及的第七名,能收穫野獸山徑的獎品刀子,是額外驚喜

重溫一下野獸山徑2017的精彩時刻,回憶重現!


 

野獸山徑,一個號稱台灣甚至亞洲最難比賽,50km累計攀升超過4100m,攀升比很多100km比賽還要多,難度可想而知。路線9成路段在原始森林,包含攀爬、溯溪、游繩等元素,完賽率極低,過往50km組別女子只有個位人數能在時限16hr內完成。作為野獸山徑50公里野豬組別中最後一位時限內完賽者,我們組別最終的限時完賽率只有低於4成,能夠成為其中一員實在深感安慰。事實上,在組別的限時完賽者之中就有3名是來自香港,香港選手更包辦了組別的第二、三名,是值得我們自豪的成績。

經過這次比賽,我終於對自己獨自完成長途山賽的信心有所提升,也終於嘗試過獨個兒走過十多小時黑夜到白天的滋味。野獸山徑的難度和精彩,總算體驗過了,雖然在途上奮戰爛泥和爬坡的時候真的很辛苦,但途中從來沒有質疑過自己參與的初衷,因為這樣原始、艱難的山徑就是我來到台灣參加這次比賽所追求的。無論途中爆粗幾多次、傻眼幾多次,經歷沒完沒了的心理過山車,最後饑寒交逼,事後回想卻通通都回味無窮。他們說完賽就是最好的禮物,真是一點都沒錯。

最後,忠告想要挑戰野獸山徑的朋友,技術不佳的真的不要考慮,攀爬和渡溪經驗缺一不可,而且賽道有很多攀爬段真的危險,有機會不小心滾下山,加上路標不多樹林又密,閱讀地圖也是必備技術,沿路一有不確定就拿出GPX地圖來比對。

來年的野獸山徑,如果有機會,我想我還是會再參加的。台灣的越野比賽,實在太令人一試愛上!

(全文完)

更多:
Fitz.hk Facebook 專頁
[野獸山徑] 越爛越愛 (小昭篇—上集)
[出走到天涯海角] 悉尼 Royal Coast Track
最應當感激的幕後功臣
小昭@Fitz.hk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