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辛萬苦要跑柏林, 目標好清晰,想跑倒個好時間攞波馬入場卷
千辛萬苦要跑柏林, 目標好清晰,想跑倒個好時間攞波馬入場卷

最近我一口氣跑左兩個馬拉松, 兩隻馬只係相隔一星期,而且兩隻都係六大, 分別係柏林同埋芝加哥。

當初抽籤柏林, 緣於佢嘅賽道出名最平坦, PB人數最多。 當時希望可以借助柏林跑個好時間攞倒波馬入場卷, 所以最後抽唔中都好, 依然同朋友 join左馬拉松團去參加。 至於芝馬, 因為要趕及出年攞倒世界馬拉松大滿貫 ( 於七大洲加北極都跑過 42.195m或以上距離嘅賽事) , 自己響跑南極前仲爭北美洲未跑過, 於是鎖定響美國報個馬拉松賽參加。

其實當初係打算報紐約, 一來都係六大, 二來同柏林相隔較遠可以多點時間恢復。 後來朋友提醒我可以用 qualify時間報到, 諗諗下唔駛等抽籤或報團都不俗, 所以縱然同柏林只係相隔一星期, 自己都係決定揀左芝馬嚟跑。

很可惜, 報左兩個賽以嚟都無乜付出時間去練, 結果柏林就自食其果。

去到德國, 點都要去柏林圍牆行下, 當比賽前放鬆心情
去到德國, 點都要去柏林圍牆行下, 當比賽前放鬆心情
貴為六大馬拉松, 參加人數聚多, 起步真係人山人海
貴為六大馬拉松, 參加人數聚多, 起步真係人山人海

出發飛去柏林亦好頻撲, 以致休息不足; 胃口唔好, 亦無乜點進食及加碳; 比賽當日天氣好熱, 早上起步前連外套都唔駛著, 自己已暗叫不妙。 自知無乜狀態, 起步已經唔敢咁搏, 維持住比平時練習較慢 5’20 左近嘅 pacing去跑。只是賽道好窄, 好多人, 經常要收步, 埋水站更是經常撞埋一團, 浪費左唔少時間。

見倒呢個地標即係就到終點, 理應好開心, 但其實已經抽筋抽得好犀利,跑得相當辛苦
見倒呢個地標即係就到終點, 理應好開心, 但其實已經抽筋抽得好犀利,跑得相當辛苦

去到半馬後開始越嚟越曬, 隻腳好快已經有抽筋跡象, 就算著左小腿套索汗對鞋都濕晒。 27km仲開始抽筋, 左右腳輪抽搐, 當時 3 個鐘跑唔倒 33km已經心知不妙,最後嗰 10km連 5’50 都跑唔倒。嗰陣心諗 : 唔通連 sub 4 都保唔住? 最後要咬緊牙關忍痛半跑半跳, 勉勉強強 3’57 返到終點。 當時真係好大打擊, 最好跑嘅賽道竟然跑得咁差, 完全粉碎了自己嘅信心。

當時心想 : 咁兩星期後嘅芝馬應該點算?

餘下兩星期, 立即進行”急救”行動, 不停拉筋、按摩, 務求盡快讓肌肉放鬆。 這兩星期亦盡量爭取時間休息, 確保有充足睡眠。出發起飛前剛剛好對腳開始無繃緊嘅感覺, 只是心裡仍是有份不安。 到埗後加碳亦比以往多, 希望補充多一點體力及儲多一點能量, 到時足夠作消耗。然而對自己而言, 最關鍵依然係天氣。

芝馬較早起步, 清晨天氣更為清涼, 有利我呢 d怕熱嘅跑手
芝馬較早起步, 清晨天氣更為清涼, 有利我呢 d怕熱嘅跑手

真係好幸運, 今次芝馬天氣好好,好清涼,好啱我呢 d 耐熱差嘅人發揮, 加上大部份時間響 d陰暗位跑, 路面亦好闊, 起步至尾都無乜點塞車,跑道好多位好直唔多轉彎,跑得都幾暢順。 最開心嘅係水站非常充足, 每兩 km 左右已經有一個; 而且開晒響兩邊路旁,d 跑手唔駛湧埋晒一邊攞水。義工亦伸晒手遞d 水出去比跑手拎, 結果攞水大致唔駛收步, 無乜人阻, 確係慳返唔少時間。 沿途氣氛非常熱鬧, 美國人又熱情, 真係全城投入, 又停在旁吶喊,唔覺唔覺多左份心機去跑。唯一唔好嘅就係指示跑左幾多 km嘅牌好疏, 逢 5km先有一個,對於我呢 d pacing 唔 stable 嘅人無得 k k check 住就好似爭左 d.

 

望住呢個 pacer時間, 心情複雜。 本身應該跑倒, 但狀態不穩, 完全無把握
望住呢個 pacer時間, 心情複雜。 本身應該跑倒, 但狀態不穩, 完全無把握
起步後跑道一直好闊好寬敞, 無乜塞車, 跑得非常順暢
起步後跑道一直好闊好寬敞, 無乜塞車, 跑得非常順暢

頭半馬跑得好謹慎一直唔係好敢開好快, 因為次次跑到21km後就開始跌 walt , 然後後半程通常都係捱返去咁滯。 今次好唔同, 感覺體力好充沛, 去到 30km都未覺好攰, pacing都 keep得穩定。 30km後開始多暗斜, 加上唔知自己呢個態捱唔捱得到尾, hamstring 亦開始有 d緊, 所以都慢左落嚟。 跑到 35km, 用左 3小時 04 分 24, 咦?!好似有機會搏 PB! 唔知得唔得呢? 但畢竟 35km後體力始於有下降, 而且 d路繼續多暗斜, 臨衝線前 400m仲整多條明斜你歎下, 最終還是比 PB慢 30 秒衝線。 只是衝左線後發覺對腳都唔係好攰,咁即係應該仲可以跑快 d, 確是有點飲恨。 不過點都好, 無乜練長課都跑倒呢個時間已經很滿意! 至少呢個時間都令我出年可以試下向波馬敲敲門, 睇下到時有無機會可以攞倒入場卷去朝聖。

臨到終點仲可以加倒速, 有氣有力
臨到終點仲可以加倒速, 有氣有力
呢隻馬雖然未能PB, 但都叫做達標可以試下再報波馬, 已經相當滿意, 笑容都燦爛 D
呢隻馬雖然未能PB, 但都叫做達標可以試下再報波馬, 已經相當滿意, 笑容都燦爛 D
完賽心情輕鬆, 去Millenium Park 影下地標 "the bean"
完賽心情輕鬆, 去Millenium Park 影下地標 “the bean”

有點意外第二隻馬竟然跑得快過好過第一隻; 如果唔係帶住咁多心理包袱, 芝馬應該可以跑得更好。 今次經歷學左要放開懷抱, 唔好比之前負面經驗綁住自己。 每一次都係新開始, 每一次都盡力而為, 每一個結果,都可以不一樣。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向UTMB進發] 由意大利跑到法國 101km的CCC
[撒哈拉超馬] 第五、六日: 在極地上盡情狂奔
[撒哈拉超馬] 第四日: 82公里長征 (下)
[撒哈拉超馬] 第四日: 82公里長征 (上)
[撒哈拉超馬] 第三日: 無盡的沙漠
[撒哈拉超馬] 第二日: 沉重的背囊
[撒哈拉超馬] 第一日: 34公里的挑戰
張思縈@Fitz.hk
Fitz Running 跑步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張思縈
任職社工,從事戒毒服務已有十八年, 也是一名運動愛好者、旅者以及攝影人; 喜歡嘗試新事物,並相信透過參與、實踐更能體驗人生。於 2015 年遠赴北極參加馬拉松,希望以克服極地環境之挑戰,宣揚「走出局限,奔向夢想」之康復訊息,鼓勵康復群體抱緊信念,努力跨越康復道路上所經歷之障礙,堅守康復方向,繼續追求人生所訂立之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