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打香港馬拉松[按:CC的《戰戰兢兢的馬拉松》系列,全長共六篇文章,記錄了她第二次參加馬拉松的心情。本文寫於2014年3月12日]

雙眼緊閉的黑夜,似睡非睡,關於馬拉松的,忽爾消逝,取而代之是溫柔婉轉的音樂。

鬧鐘在呼喚。

沒睡著過的我,開始進入摧眠 mode:「我睡得很足,睡得很甜。」

預留了充裕時間準備,吃一個不滯胃卻耐飽的早餐,以應付幾小時的運動。

還有跑馬前必辦的大事,以免因為跑步刺激腸胃蠕動,狼狽地在賽道上光顧流動洗水間,擔誤時間。

天公造美,整整一星期的嚴寒及天雨似乎消失了,即使是凌晨,前幾天冰冷的感覺漸退,十多度加上不算潮濕的天氣,很適合跑馬。

心裡踏實了,準備好的戰衣用得著了,希望沿途不下雨。

一切準備好,抖擻精神,出發!

對自己說:「這是期待已久的一天,奸巴爹!」

穿著跑衫,走在黑暗的半夜,乘坐每年一次為幾萬個跑手而設的港鐵已經不是首次,車廂內超過九成都是跑手。

很愛留意他們寄存行李袋的顏色,參與那些組別呢?10公里?半馬?全馬?

全馬跑手,通常都是整套跑步裝備,健康運動形,身型紮實。

半馬的,一般裝備都不俗,眼見他們,想起兩年前自己乘坐港鐵時的心情。

10公里的,不少穿著大會跑衫,普通運動褲及跑鞋。

有身形參差,或者。。。不似做運動的模樣。

誇張地,看見一位腳踏Converse。。。希望她開跑前換跑鞋吧,否則很大機會腳痛、滑倒,甚至受傷。

他們可能首次跑10公里,未曾練習過;或者一年跑一次10公里,之前練習過三幾次,每次三幾公里。

有些甚至沒有跑過,朋友幫他報名,柴娃娃地以參與嘉年華的心態上陣,希望在各點用手機影相,然後mobile upload。

回想起來,自己當年首跑10公里有往運動場練習,最長那次跑過5公里,完成後的星期一下樓梯都乏力。

那是2004年,10公里是跑西隧的,最難忘的,起床時氣溫六度,嚴寒和冷雨下完成。

那天很暢快,以後都愛上寒跑。

翌年再跑10公里,亦是西隧。

2012年復跑半馬,所以未跑過東區走廊的10公里。

說回跑手們,光說造型,大部份都懂得穿著合適地跑,功能性之餘不失時尚,實在要多謝各運動品牌推廣之力。

期望跑步之風的日漸普及,大家除了購買跑步衣飾,”唔打得都睇得” 之外,是切切實實的 “打得又睇得”。

希望運動令大家健康。

之前一天相約了四位速度跟我差不多的跑友齊跑,兩男三女,可以互相鼓勵,做大家的pacer,以免失速。

戰戰競競的馬拉松3_01到達尖沙咀,未warm up,第一時間致電唯一帶著手機的跑友,原來他已經上線,在人群中。

難道我要獨走42.195公里?

身形嬌小發揮作用了。

「師兄,唔好意思,我朋友在前面,唔該比我過去好嗎?」

全馬挑戰組,男跑手比女男手多,有風度的男士沒有拒絕我小小的要求,攝下攝下,順利找到師兄們了。

怎會是兩位師兄?其餘三位呢?

原來在寄存行李時走失了,他們無電話在身,能否在賽道遇上,隨緣了。

一直想像三位穿著一致跑衫的女生齊踏過起跑線的情景,最終泡湯了。

兩位師兄及我,擠在上線的人群裡,一位是大師兄,全馬3小時30分內完成,不知有生之年,能否鍛鍊到他的速度呢?

Nothing is impossible!

我會朝著這個目標進發的!

另一位是去年跟我結伴跑了33公里入西隧才失散的師兄,我們每公里互相報時,叮囑該走快點,抑或慢一點。

全靠他,去年首28公里我都能走預定的速度。

噢,忘記了未warm up!

怎麼每年都是那麼趕急?

我應該早一點到達嗎?

還是爭取時間多休息一點?

外地的馬拉松,比如曾經朝聖的東京馬拉松,九時才開跑,香港卻要在未天光的六時多開始。

關於主辦單位的行政,許多師兄師姐已在各媒介表達過意見,我一介小女子,還是少說話為佳。

未warm up,唯有在狹小的空間拉拉筋,暖暖身,起步時慢慢跑,鬆鬆手腳。

頭一兩公里慢跑當熱身吧,反正跑上公路前人太多,都未能加速,何況我不是速度型。

不知不覺,還有大約三分鐘開跑,跑步app與計時錶都準備好,只待鳴槍。

跑手們向前行,擠得更緊。

還有一分鐘,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本文寫於2014年3月12日

CC facebook專頁 CC Physical Fitness Channel

(待續)

更多:
戰戰兢兢的馬拉松(六)
戰戰兢兢的馬拉松(五)
戰戰兢兢的馬拉松(四)
戰戰兢兢的馬拉松(三)
戰戰兢兢的馬拉松(二)
戰戰兢兢的馬拉松(一)
Fitz Running 跑步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