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戰競競的馬拉松2[按:CC的《戰戰兢兢的馬拉松》系列,全長共六篇文章,記錄了她第二次參加馬拉松的心情。本文寫於2014年2月20日]

病榻中,身體虛弱時,負面情緒猶如鬼魅般纏繞,兩段曾經令我傷心的說話在腦際響起。。。

跑友D:「跑成點呀?咩時間?」

我:「慢呀,腳傷未好唔敢跑快,又多斜路,4:57,總算sub 5啦!」

跑友D:「唔。。。真係好慢,我喺XXXX都見好多女仔可以三個幾鐘啦!」

我無言了,無運動細胞,訓練有血有汗,受傷,免疫力下降,仍堅持去跑,戰友沒有鼓勵,還一盆冷水淋下來。。。心沉下了。

——————————————————————————————-

朋友S:「你好勁呀,完成到全馬,要跟你學嘢。」

我:「唔叻喇,我好慢,又冇運動底,所以咪勤力練囉,見你都跑過三十幾k,要跑一定快過我啦!」

朋友S:「邊度得呢,不過有個冇跑開步朋友報到名,佢跑下行下,超過五個半鐘返來,好得戚咁話個牌都唔係咁難攞啫!」

這邊廂我努力練習,那邊廂有人報名只為了取完成牌,扼殺了認真跑手的名額;最氣結的,是他半行半走地完成時間比我多不足一小時!

——————————————————————————————-

這兩番對話,久久未能釋懷,辛苦練跑,到頭來卻跟部分女生的水平相距甚遠,又和欠練習的男仕相差不遠?

到底:

我是否沒有盡力練習?

我註定不適合長跑嗎?

沒有為此而停跑,但這些疑問間中會湧上心頭。

天使與魔鬼,積極與消極,都是一念之間。

迷糊間,記起早前資深跑友講過,以他觀察,女生而言,如果讀書時期有運動習慣,即使該項目與跑步無關,她的初馬通常在4小時30分或以下。

反之,如我這類型,沒有運動細胞,從不愛運動,即使肯練習,初馬時間為五小時左右。

可恨最近才能聽君一席話,謎底終於解開了。

是太執著,太在意。

人比人,比死人。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應該跟自己比較,而非別人。

廣告口號已經提醒過:「不求與人相比,但求超越自己!」

“Better your best!”

我真正領悟到,只需要向自己交待。渣打馬拉松休跑的個多星期本應走最後一次超過30k的長課,但服食了具副作用的西藥後,心跳加速,虛弱得混身乏力,氣管敏感及鼻敏管發作,咳得死去活來。

怎樣能盡快復原呢?

除了食藥、休息、多飲暖水,別無他法。

去年首馬前一個月腳傷,要徹底休跑;今年是頗嚴重的感冒,我自責,真不濟。

Whatsapp group內跑友們這天跑了30k,那晚走了25k,我看在眼裡,心裡叫自己平靜。

病榻期間沒有在facebook或whatsapp group內透露病情,以免影響跑友士氣。

時值農曆新年,面對山珍海味,身邊有無數魔鬼:「食少少啦,一啖唔怕嘅!」

目標為本,要戒口,即使美酒佳餚在前,只會吃最清淡,有幾餐,是吃不飽的。

假期和忙碌的拜年活動後,身體恢復了約八成,嘗試復跑,這是近幾個月以來最差的路跑,邊跑邊咳,氣力不繼,每一兩公里要停一會,區區的10k,平均八分鐘1k,很糟糕。

自我安慰,明天會更好,只要積極,病魔會走的。

隔晚跑,仍然咳嗽,但力氣受控了,同樣的10k,平均七分鐘1k。我知道,狀態回來中。

隔晚再跑,咳嗽間中出現,呼吸和步伐尚算暢順,感覺回復了八成功力,這夜更進行馬拉松dress rehersal。

週末相約師兄晨跑有上落斜的青山公路,夜鬼的我,遲睡早起,只眠了四小時。

有伴同跑,不敢怠惰,即使還是鼻水長流和咳,只停下如廁一次,用行的兩三次而已,15k,平均六分半1k。

感謝他在facebook鼓勵:「cc Cat 你今日狀態ok呀,應能pb。」

信心回來了。

這是訓練馬拉松最勤力的一星期。

最後一星期,關鍵時刻,要進行Carbo Loading(肝醣超補法)*。

這星期,溫度急降至低於十度,剛復原便進行低碳水化合物飲食,實在不易,嚴寒更令人食慾大增,沒有完全跟足方法。

方法是死的,人是生的,最清楚身體狀態的是自己,剛好過來,要善待她。

這星期天氣極差,寒冷加上天雨,我把路跑轉為跑機,為的是以免著涼及受傷。

局勢已定,鍛鍊只為鬆鬆腳,勤跑只會操勞身體,不如多伸展及拉筋,休息補眠更實際。星期四至六,要採取高碳水化合物飲食,也許之前三天沒有嚴謹進行低碳水化合物飲食,吞不下太多。

整體來說,這次Carbo Loading效果不明顯。

跑友教路,將路線在腦海模擬一次,我用了另一個方法:花了兩個多小時重溫2013全程馬拉松,混合去年的經驗,對賽道清晰了點。

星期六,預早收拾跑馬物資,這天日間只有十度,天文台預測馬拉松當日氣溫回升,有雨,之前預備的戰衣要調節了。

如fashion show般,試了不同造型,因為要唔打得都睇得。

提早晚飯梳洗,夜鬼終於十一點就寢,閉上眼睛,滿腦子注意事項,路線,鬧鐘何時響,吃早餐,坐早車。。。

失眠了。

越想睡,越睡不著,採用腹式呼吸法放鬆,快將入睡之際,被街外突然的響聲吵醒。。。

再次睡不著,不敢看時間,怕有壓力,肯定不能再入睡了,唯有閉目養神。

我問自己,這次不是欠眠跑,而是不眠跑,我能應付42.195公里嗎?

*Carbo Loading方法安排於大賽前的一周,包含耗竭期與增補期,耗竭期包含3至4天的低碳水化合物飲食(碳水化合物佔總攝取熱量的10~50%)以及高強度的訓練,以促使體內肝醣的耗竭,耗竭期結束後即為3至4天的增補期,採用高碳水化合物飲食(碳水化合物佔總攝取熱量的90%)及低強度訓練或休息,使需醣若渴的身體超量補充肝醣。

本文寫於2014年2月20日 

CC facebook專頁 CC Physical Fitness Channel

更多:
戰戰兢兢的馬拉松(六)
戰戰兢兢的馬拉松(五)
戰戰兢兢的馬拉松(四)
戰戰兢兢的馬拉松(三)
戰戰兢兢的馬拉松(二)
戰戰兢兢的馬拉松(一)
Fitz Running 跑步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