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日本不愧為亞洲的長跑王國。

由於今年新年前夕要在葵涌年宵市場經營雨傘概念產品攤檔,筆者這次參加2月15日舉行的京都馬拉松,特意提早在2月6日前赴大阪,順道第一次到日本旅遊。由於距離比賽仍有一段時間,筆者為了保持狀態應戰,比賽前的一個星期六在大阪安排了一次三小時長課練習。

在旅舍內做好熱身後,隨即由下塌旅舍的大阪梅田區福島地鐵站附近,跑至主幹道,然後再往西北方向跑,跑了約六百米即看到一條河道──貫穿大阪市區的淀川河。淀川河兩旁長滿蘆葦,有市民在河道旁埀釣,整個河濱地帶約百餘米的地方均被大阪市政府闢作河道公園。筆者沿着河道跑了逾一小時,距離接近十公里,沿途河濱地帶均沒有香港的所謂「豪宅」或內地大城市的高檔商品房,有的只是供市民踏單車和長跑的柏油路﹝不少路段禁止汽車駛入﹞,主要供學校使用的沙地棒球場、足球場和欖球場,以及可讓飼養的鴛鴦和其他野生水禽棲息的河岸地帶,還有供小孩子遊樂的設施等。

關西回到旅舍後查看地圖所見,原來淀川河的綠化/空曠地帶,一直由市中心向西北方延綿近二十公里。雖然大阪市也有極為商業化的主題公園例如環球影城,但是政府卻沒有以「發展」為名把這些飽覽河岸美景的市區靚地賣走賺錢,寧可把這些地帶長期「丟空」,沿岸最接近河岸的住宅,都在河岸逾二百米以外。這種以民為本的城市發展之道,焉能不能令窮得只剩下錢的中港各地地方政府汗顏?

其實,大阪的河岸規劃在日本不是獨例。筆者邊跑邊聯想到,少時看的日本動畫片,不是經常都有小學生在河岸進行球類活動,或者在河堤樓梯跑步的情節嗎?年紀稍長後,觀看寅次郎的「男人之苦」電影,男主人翁不是經常在失戀後在長滿蘆葦的河岸埀釣嗎?筆者在港的戶外長課練跑,多數在屯門至荃灣的青山公路進行,雖然此段長跑路段在香港來說已經算是數一數二,但在三聖墟至黃金海岸一段汽車流量仍嫌較多,跑友都要忍受廢氣練習,實在比不上大阪的淀川河岸公園。不少議員還提議,要興建沿青山公路的屯荃沿海鐵路,筆者實在覺得此乃大白象工程,若最後政府拍板興建,勢將破壞青山公路一帶的寧靜,把跑友和單車友趕絕。

順帶一提,早前已聽過田徑總會的教練說過,日本的專業長跑運動員水平遠在香港之上,事實上業餘運動員也亦然。筆者剛戰罷渣打馬拉松,以近四小時零九分取得個人最佳時間。此成績放在渣打馬拉松已屬「中上」,但筆者在淀川河畔練習時,在遇到的男性跑友中幾乎是最慢一人,在跑了一小時後被一度平排的大阪跑友放離了近八百米,足足輸足「一條街」。沿途的跑友態度認真,絕不像香港不少跑友般在練跑時智能電話不離身﹝甚至是不離手﹞,邊跑邊聽音樂的也幾乎是沒有。或者氣候適宜,加上大城市也有練習的良好環境,就是日本中長距離徑賽在亞洲數一數二的原因。

蕭民華@越位網 京都馬拉松系列之一

更多:
一班跑L的故事
令人感動的名古屋女子馬拉松
Fitz跑步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