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9日 上午 9:35 (香港時間)

衝線了,但不消一會 Fitz 的 Eric 已經揹着近乎倒下的 Jacky 找醫療輔助隊,然後咬緊牙關苦苦支撐了數十公里的 Raymond 亦要接受治療,還好他們好好休息過後已無大礙。若將時鐘回撥 46 小時 35 分鐘,#0451 獅子山精神 隊四人毅行小隊正式自北潭涌出發,其後歷盡春夏秋冬,但憑着非比尋常的意志與毅力,終於四人八腿一條心完成崎嶇的一百公里,令人滾動萬分,而能夠陪行最後的 21 公里,實在與有榮焉。

臨近衝線

多年來只是旁觀者,今年首次成為支援隊伍一員,Support Team 陣容強大,竟多達四十餘人,而且精英雲集,如 WL 陪行一個全馬連走麥理浩徑第六至十段的人又有,連踩兩晚奔波勞碌駕車橫跨整個香港的又有,惟小弟有認人障礙,加上只支援少量路段,恕未能一一詳談各位高手,只能舉例簡而述之,敬請見諒 =p

一切要由一頓飯說起,once upon a time……跟 Law 少可算是因毅行而相識,大概是在一年前 Free Foundation 的毅行分享會初次見面,然後今年夏天亂入他們的針草帽毅行訓練,遇上了其中三位毅行勇士,不過一直殿後,未有機會閒談。有天 Law 少約食午飯,雖然自問是摺凳一張,卻二話不說答應了 (因為一直沒有機會還他的士錢,小弟真的很討厭欠人錢 XD),不過事先聲明跟摺友吃飯會非常沉悶,相信佢心諗:「呢條友乜事」? 飯聚當日一路談着很多毅行訓練趣事,然後就道明來意,看有沒有興趣加入 Support Team,小弟當然義不容辭答應了,惟礙於星期六要上課,只能支援最後兩段,雖然不能赴湯蹈火,但陪行打氣還是絕對可以的 XD

「四人八腳一條心,齊到終點開香檳」 (霎時發現: 香檳呢?!!!!!!) 轉瞬間已臨近毅行大日子,卻開始有點擔心,右膝舊患復發,不太暢順,雖然已搽了數天藥膏,但沒甚改善,不過心想毅行者四人更辛苦,這些不算甚麼,那就頂硬上吧,隨手買個 3_ 護膝就直接上山了 (話雖說回來,又真係幾 work xD,嗱,無收贊助費),而此時荃灣已是雨粉紛飛,這絕非好消息。

風雨淒淒 (CP7 鉛礦坳 – CP8 荃錦坳)

天氣變幻莫測,人在野,只能聽天由命,而一直以來最擔心的惡劣天氣終歸在大帽山找上了他們。冷鋒橫掃香江,氣溫驟降,鋒面雨綿綿不止,加上麥理浩徑第八段位處無遮無擋的高地,風勢疾勁,入夜後仍在四方山、大帽山的毅行者自是首當其衝。一路看着手機靜候消息,本來預計十時左右抵達荃錦坳,但世事豈能盡如人意,九時半時支援隊員 Melvin 在 Whatsapp 報告仍在四方山頂,及至十時許仍未抵達四方亭,只能祈盼山上情況不致太差,畢竟與刺骨寒風細雨對抗可謂折磨,更甚有失溫之虞,而茶水亭亦霎時霧起雲湧。其後回看友人照片,山頂情況甚是糟糕,能見度大概只有寥寥數米,應該算是「撥着大霧默默覓我的去路」,後來陪行第八段的 WL 形容,山上簡直是鬼泣神嚎。等待期間與 Chris 閒聊,說着好些人參加長跑比賽靠意志勉強支撐,結果在最後幾百米不支倒地,想不到翌日早上……


Raymond 雖然自 CP4 開始已因水泡而致腳底甚痛,但都說着要一直堅持下去,委實令人敬佩萬分。Whatsapp 終於傳來隊員抵達閘口的喜訊,而等待着他們的是支援隊員 Carina 醫生等人帶往山上熱乎乎的番薯糖水,對於經歷過大帽山無情冷雨夜的毅行者來說,想必是人間美食,更勝山珍海錯吧?隨後在茶水亭稍作整頓後,終在凌晨一點半左右出發,亦即無法避免隊員連續通宵兩晚了。一行十餘人浩浩蕩蕩向着大棠進發,WL 中午開始自金山道陪行,最後仍決定續走餘下路程,陪行變成半個毅行/ 一個全馬,究竟呢個係咩玩法? XDD

霧雨迷濛 (CP8 荃錦坳 – CP9 吉慶橋)

小弟理論上是休息較充裕的一員,而自知麥九極其沉悶,所以作用就是盡力不停發出噪音,找人吹水,讓大家不會那麼容易入睡,畢竟隊員已是第二晚通宵了,如此程度的 sleep deprivation 想必非常辛苦。整段只有一個開揚位置,望了一眼燈火通明的荃灣夜景後,隨即繼續行程。雨下一整晚,加上山霧不散,能見底時好時壞,還好一路走着不感寒涼。林木夾道,加上適逢初二,而且烏雲密佈,抬頭沒有星期五晚的無垠星空,若無頭燈更可謂伸手不見五指。中後段跟 Jacky 仔同行,一路上談了不少,而 Raymond 不時肌肉繃緊,Kelvin 就幫忙按摩紓緩,好像之後他們說着周星馳,Raymond 就健步如飛似的。大家在吉慶橋小休片刻,吃過三文治、 喝過熱飲就在四時半左右啟程,按此進度,大概會在大欖涌水塘看日出,離開時應早已有西鐵可乘,樂觀點想,那就不必找通宵交通回家了。

CP9

路隨山轉 (CP9 吉慶橋 – 麥十畔塘舊段 – M185)

麥理浩徑第十段畔塘舊段看似容易,卻是危機四伏,畢竟已屆清晨時份,睡意正濃,稍一不慎易遭地上橫枝碎石絆倒。就算在日間走着這段亦可算折磨,路轉人轉景不轉,可謂非常沉悶的路段,而在晚間更難以自知位置,有點像《遠征》的歌詞:「還要走多遠,還要兜多圈,離目標很遠」,那小弟就偶爾拿出 GPS 說說已走了多少,不致漫無目標般走。可是周公急 call,中間有些路段真的半睡半醒般走,若然幸運找到崗松的話就會揉點,聞一聞,醒腦提神,索一索,紓筋活絡。自己通宵一夜已走得彷如靈魂出竅似的,宛如行屍走肉,更何況是已在山間走了四十多小時的隊員,有時倒過來是靠他們的高昂鬥志激勵自己,畢竟他們那麼辛苦都未放棄,你憑甚麼 :p

路徑偶有起伏,Chris 一路指導着 Raymond 小心走過不平路徑,甚是細心,大家亦一直為 Raymond 打氣。還記得跟 Chris 在茶水亭時談了好一會,他說神在他不自知時安插了很多小天使在他身邊,在他後來有需要時這些小天使就陸續出現,如此看來,Chris 這位長跑好手也肯定是 Raymond 的小天使,自荃錦坳開始就一直陪伴在 Raymond 左右,可謂不離不棄。

天色已漸明,大家亦陸續拿下頭燈,可惜抬頭只見密雲,不然看着日出應是件賞心樂事。接近畔塘路段尾聲,呈現眼前是一大段上山及下山梯級,不知那時疲憊不堪的 Raymond 有甚麼想法呢?只知道他一如以往很努力的堅持越過不同障礙,可謂關關難過關關過,誠然令小弟甘拜下風。早年毅行者終點在掃管笏寶龍軍營,走畢消磨意志的北岸環塘舊段後,就大概是康莊大道了,然而現時終點已改為大棠,亦即先要逆行麥理浩徑第十段新路方能回到平坦車路,四位勇士至此已走了九十多公里,捱過兩晚通宵,這上山路段實在是攞你命 3000 的朋友,亦是最令小弟憂心的一段。

大欖涌水塘

舉步維艱 (M185 – 路線確認處 – M179)

跟 Law 少快步走過路線確認處前的長命斜,一路上談論着這次奇遇,他面不改容、氣也不喘,不用行山杖就一鼓作氣走到確認處,而小弟卻要靠行山杖幫忙才能跟上他的步伐,結果翌日好像手比腳還要痠,教不才情何以堪呢? 工作人員說道,早前有人顧着看手機,不慎掉落五米山坡,還好只是輕傷,心想都算是福大命大了。自確認處俯瞰,山霧瀰漫,循車路續上可抵黃泥墩水塘,而路旁亦有崎嶇小徑登上附近山頭,欣賞遠近馳名的港版千島湖美景,不過可能大家日後聽到大欖涌水塘就已經耍手擰頭了。此時此刻,走了三、四十公里的 WL 亦略顯疲態,把握空檔坐在路壆上養神片刻,而其餘眾人亦很快抵達確認處,誠如 Fitz 的 Eric 所言,若非靠着 Raymond 本身過人意志,根本無人推得動6呎4吋高的 Raymond。

俯瞰大欖涌水塘

長命斜過後,就是山路石級了,工作人員說不過百餘級而已,走到這裏沒甚麼大問題的了,但對 Raymond 而言,也許每一級都痛入心扉,每一級都需要無比的意志,看着他蒼白臉上痛苦的表情,那無力抖震着的雙腿,甚至路經隊伍問道是否需要召喚醫生,亦知他已盡全力,走到這裏,其實已經交足了 300% 的貨,根本是用着不知從何而來的力氣強忍苦楚支撐下去,見者都莫不為之心痛,毅行者的神奇力量實在深不可測 (後來 Raymond 在分享會談到當時想法,提及有位老師曾說道,若有件事你放棄後會後悔的話,那就堅持下去吧)。Chris 不停叫着左右左右指導 Raymond 踏出每一步,舉步為艱、寸步難行,大抵就是形容如斯境況。山路狹窄,難免成了人龍製造器,後面一度塞了數十人,還好大家都是毅行者,完全理解這個情況,亦因此遇上友隊共同進退,在餘下路程互相扶持,儼如一支強心針。

得知 Fitz 的 Eric、家聯正走過來,那就先行下山簡單交代情況,大霧瀰漫,看不清遠景,熟悉的麥十霎時變得陌生,不過還能依靠在潮濕天氣發出滋滋聲卻不見蹤影的高壓電塔得知已大概完成餘下山路的一半路程。隨後家聯上山與大隊會合,說時遲那時快,Raymond 已神奇地差不多到達土地廟,那時可以明顯見到他是如何咬緊牙關走過頗高的石級。隨後很不容易翻過小山頭後,終於到達車路了,餘下路程總算比較平緩,此時憶及寶蓮寺其中一對對聯的下聯:「行仰高山歷過崎嶇自坦平」,甚是應景。

終點在望 (大棠山道 – 終點)

最神奇的是大棠山道這數公里的步速竟然維持在 4 – 5 kph,回想起來,與 Fitz 的Eric 同感驚訝,「究竟呢班係咩人嚟」,這次奇妙旅程實在有太多看上去不可能的事,在此時此刻仍然難以理解那時如何做到。不過當時 Jacky 仔狀甚辛苦,與在針山山頂精靈活潑的 Jacky 般若兩人,說實話,其實對 Jacky 仔有點歉疚,有時因為大家要關顧的事太多,或許冷待了 Jacky 仔,不過大家一直都好關心你,很多事情心照不宣吧 XD

到達燒烤場之時,那本來看似遙不可及的一百公里,霎時竟已近在咫尺,不再是個夢,四人八腿一條心,攜手衝破重重障礙,終於行將衝線開香檳。不過最後那二百米,儼如一個天大的玩笑,這二百米也許是 Jakcy 仔以及 Raymond 人生中走過最長的二百米?閃着紅燈憑着意志擠出最後的力氣撐過去一起衝線,46 小時 35 分鐘,得來不易,相信這組數字你們會畢生銘記於心。欲知後來事態發展何如,請細閱家聯在 Fitz 圖文並茂的第一手長文,在此不贅。

陪行後感

毅行者,英文 Trailwalker 字面大抵只有行者的意思,還是中文名稱深得其意,成敗得失在於一個「毅」字,倘非有無與倫比的毅力,恐怕難以在 48 小時內不眠不休共同進退完成一百公里山徑,有句話小弟在陪行路上說了很多遍,就是:「人的意志真的很可怕」,看着 Raymond 強忍苦楚數十公里,走到無力都要堅持下去,甚至沒有抱怨半句,如斯毅力,實在自愧不如。

獅子山精神隊今年炎夏才組隊,由有豐富毅行者經驗的 Law 少帶領情緒病康復者及精神科專科醫生接受「地獄式」訓練,過去數個月近乎風雨不改每週在麥理浩徑行山,聽說甚至 37 度的酷熱日子也要走上雞公山操練一番,確令小弟汗顏。部份隊員更全無行山經驗,首次行山時趣事一籮籮,而由一張白紙到一口氣走畢毅行一百公里成為拿到 full cert 的男人,不過只是三個多月的光景,實在殊不簡單。

「為甚要受苦痛的煎熬」,夏日炎炎正好眠,待在家中享受涼快冷氣不就好了嗎,相信這是不少城市人心目中的疑問。每個毅行者背後大抵有個故事,姑勿論是想測試自己潛能,抑或是純粹天真的給友人騙了誤上「賊船」,甚或宣揚甚麼信息 (如 Team 0391 那水蛇春般長的隊名,當日在會堂聽着工作人員讀出隊名時,實在忍俊不禁,也許他們走了 46 小時就是為了那一刻),心中定必有份強大信念驅使他們一直堅持下去,而獅子山精神隊就是期望藉着毅行者改變不少人對精神病一些根深蒂固的誤解。

四個來自不同年齡層、不同背景的人並肩走過這數個月,也算是一種緣份,誠如 Law 少所言,毅行,是為了與人相交,大家在艱苦過程中互相扶持、學習、成長,向着共同目標而奮鬥,是難能可貴的經歷。例如本來 Jacky 仔是怕黑的人,陪行當日週遭漆黑一片,我已很好奇他為何完全不怕黑似的,看上去十分從容,後來他撰文寫道黑夜磨練了他的意志,短短幾個月已經克服了這個心理障礙,甚至說有時想黑夜長一點,其實,毅行不止可以改變身邊的人,也許最重要的是認識自我、改變自己。

If you want to go fast, go alone. If you want to go far, go together.

雖然目標一致,但隊員體力總有高低,究竟毅行意義在於甚麼呢,相信值得每隊人深思,但切記你怎樣也不會快得過最慢的那位隊員。側聞有些隊伍在麥徑一、二段已經鬧翻嚷着剪帶,又有些隊伍只顧着追趕目標時間,卻輕視了星期五的炎熱天氣,結果在北潭坳 CP2 已經出現中暑症狀。隊長角色其實甚為重要,絕非一個掛名虛銜,早在訓練期間已要培養隊員默契,磨擦總是無可避免,那怎樣適時適切調停呢?在毅行當日,則要好好拿捏橡筋鬆緊,權衡輕重作出決定,恩威並施,一味無視現實環境、不論隊員死活不停催谷,隨時要 call 定白車,但另一邊廂若只一味「縱容」,那就能否在 48 小時內完成都是問題,而要取得平衡,又談何容易?那天在麥十長命斜就此跟 Law 少談了好一會,隊長確實唔易做,而如何事前與 Support Team 好好溝通、傳授經驗就十分重要了,畢竟未必每個支援隊員都曾以某種形式參與毅行者,甚或未必對其陪行路段有所認識,Law 少其後亦動筆詳談作為隊長的反思,看倌不妨細閱。

這次陪行感受良多,與以往幾年冷眼旁觀截然不同,一大班人齊心為了同一個目標奮鬥,實在熱血到一個點呢,好像回到大學校園似的 XD 在四位勇士身上看到獅子山下香港人的不屈精神,特別是 Raymond 以及 Jacky 仔那永不言敗的堅毅精神着實令人五體投地,誠如 Jacky 仔所言,他當年發病與鬥志無關,而他倆亦以行動證明了康復者的意志絕不薄弱,甚至因為勇於面對過往的經歷而變得更強大,撫心自問,小弟應該隨時一早成為逃兵,在大埔道截輛巴士絕塵而去,回家呼呼大睡好了。社會上對精神病有很多誤解甚或歧視,畢竟傳媒往往只取個別例子再加以大肆渲染,亦因大眾對精神病不甚理解,部份病患者漸漸變得孤立無門,其後越加壓抑,形成惡性循環。不妨找個週末約些久違不見的朋友一起上山敍舊寒喧一番,逃離令人窒息的繁華都市,好好放開懷抱享受湖光山色,暫且將煩惱抛諸腦後。

特別鳴謝 (排名不分先後):

1. Law 少 – 沒有 Law 少牽頭,就未必有如此令人充滿驚喜 (真是又驚又喜) 的一支毅行者隊伍,亦多謝你找小弟成為 Support Team 一員,那 21 公里非常難忘

2. Raymond、Jacky 仔 – 多謝你倆給我看到人的意志究竟有多可怕,以及人的潛能究竟有多麼深不可測,相信你倆如此勵志的故事會為更多人帶來希望以及改變

3. Willy 醫生 – 雖然全程沒甚麼機會跟你交談,但深知你是一位很好的醫生,多謝你接受挑戰,於這數個月在百忙之中抽空與幾位並肩作戰,只是訓練三個多月就能夠完成毅行者一百公里實在令小弟甘拜下風

4. Fitz 平台的 Eric 、家聯 – 要有條不紊協調多達四、五十人的支援隊伍絕非易事,多謝你們連續三日近乎不眠不休由東而西為大家奔波, 各大 Checkpoints 大多有你們足跡,沒有你們統籌物資以及那近乎隨傳隨到的物流支援,眾人亦實難為無米之炊

5. HNR 的一眾跑手,體力過人,陪着四位走過無數崎嶇山路,又如 Chris 整晚為大家打氣,細心指導 Raymond 上山下山,委實勞苦功高

6. WL – 由金山道 support 隊員上山開始,走了超過四十公里的偽行者,與 HNR 小隊組成人鏈陪伴已在苦苦支撐的 Raymond 走過風雨中的麥理浩徑第八段,功不可沒

7. 當然還有無數給予過支持的人,無論是其他 Support Teammates,抑或是醫療人員,還是純粹路過給我們打氣的人,礙於小弟有認人障礙,雖然滿懷感激,恕未能一一盡錄,請各位自行對號入座 XD

#我們都是毅行者

原文載於八十後的光怪陸離
八十後的光怪陸離 Facebook 專頁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獅子山精神隊] 做毅行隊長的五大反思
2017毅行一記
一次毅行一份情
毅行者的魔力
Fitz 行山 Hiking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