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麥:塌橋惹的禍》

Day 58

20130813_111035早前倒塌的通麥大橋仍在搶修階段,雖然未清楚那邊的確實情況,但我們聽聞臨時橋已經開通。塌橋曾拖延了我們的行程,讓我們進退兩難,而這天我們終於要過橋,唯有寄望一切順利。20130813_185553騎到通麥時已經是五點鐘,剛到埗就看到密密麻麻的人群在等候過橋,那時距離當天的目的地排龍約14公里,我們都預計能在入黑前(八點多)到達。

現時臨時橋只供行人、單車、摩托通過,而且每次只限五人,有時又會封鎖著不讓人過,結果我們在臨時橋足足等了兩個多小時:先是讓運物資的過橋,然後是摩托,最後才是單車。正當黃華在過橋、我倆準備過之際,橋面突然因工程而要封閉,結果我地三人在對岸又等了十多分鐘。 

直至七點多我們才能過橋,那時天色漸暗,我們都急起直追,恐防要在黑夜中騎車。由臨時橋到排龍都是土路,而且有不斷的上下坡,有些路甚至陡得騎不動,有時車輪更被泥石卡著,因行李太重而差點翻車。vlcsnap-2015-03-23-19h06m28s218騎這段路時我們是前從未有的專注,隨著光線逐漸減弱,這段爛路也更為危險。路上滿佈大小不一的石塊,下坡時一不留神隨時人仰車翻,後輪亦不時撞至碎石而擊起凌空,不但難以煞車,更經常滑胎飄移,但為了趕在入夜前到達,我們都不能騎得慢。

我們都難以維持均速,經常因路面狀況而時急時緩,於是都沒有像往常一樣保持隊型,而是分隔得遠遠的以免相撞。入黑後身處人跡稀少的叢林之中,一種莫名的恐懼油然而生,不禁回憶起賊人攔途截劫的傳聞,唯有寄望我們不會遇上。路途尾聲,我們都得戴上頭燈或開電筒騎行,一路上更顯小心,除了要注意路況、盡量避開石頭,亦要留意有否迎頭車駛近,令車速大為減慢。

那時距離排龍只餘約三公里,但我們都已經身心俱疲,當我們打算硬著頭皮繼續衝,卻發現前方有一間鐵皮屋餐館。我們都閃過一個念頭:這裡可以借宿嗎?

假如我們借宿,大概就要睡在鐵皮屋的地板上,這不是舒適與否的問題,而是睡眠質素下降會令減慢體力恢復的速度。不過我們都不願為舒適的睡眠而冒險,在如此惡劣環境下這三公里路恐怕要騎超過半小時,也沒計算當中體力的消耗和發生意外的風險。

經商討後我們都決定借宿,而老闆亦慷慨答應,我們就順便在餐館吃晚飯,然後不到一小時,就窩進睡袋中昏睡過去。

原文載於 FreeWider網誌《搭車到歐洲盡頭》

FreeWider facebook專頁

更多:
從香港騎單車到印度-然烏
FreeWider其他文章
Fitz Cycling 單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