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森一族
還記得大家童年的時候,左鄰右里會有多少人有私家車呢?如果有,他們真是非富則貴也。何況,我們一家只是一介草民,家住政府宿舍,爸爸是消防員。在當時的生活環境,要解決衣食住行問題,殊不簡單,那裡還有多餘零錢用來買車呢!

所以,「車」正正就是當時小朋友的夢想;可以擁有一輛自己的車,簡直是代表身份的象徵。曾幾何時,可以一整天地望著窗外的馬路,等待心目中的轎車出現;大眼雞平治、福士甲蟲、日產淑女、本田司域等。如果時運高,還可以看到西德波子、來佬雪佛蘭種種跑車。我們從收集心愛的玩具車、模型車到搖控車,再到學習踏第一輛三輪車,然後是單車,以至儲錢學習駕駛,買第一輛房車。由細到大,都著迷車的美感、追求著鴐駛的速度、滿足於被途人欣賞的虛榮。

今時今日,「車」演化成身份的象徵。如果沒有車,我們往後的日子可以怎樣過呢?

就讓我們回到最初的起點,年長的一輩都喜歡徒步走一敞到達目的地。路途不一定很遠,但為了省回一點車錢,或是買隻雞每斤平一元,就可以由筲箕灣行去北角吧!那麼要多少時間呢?我不知道,但至少步行甚至乎跑步可以舒筋活絡,行氣活血,絕對是一項不錯的身體運動。

而現代的城市人真的懶惰了很多,一落到街上就做伸手黨 – 截的士,行多兩步都差不多要推著輪椅才懂得向前走。一天的工作,就竟然行不到五佰步,終日在辦公室坐坐坐。食又要食得多,食得豐富,沒有煎炸、沒有豬牛雞不行。久而久之,三高問題自然浮現出來。奇就奇在,有些人寧願選擇長期吃藥丸,也不希望改變生活和飲食習慣。所以,最終長期病患不能根治。

沒有車真的不行嗎?金鐘都曾經有差不多三個月的時間沒有車輛行駛;從那時起,有部份香港人都尋回步行跑步的樂趣,大家都喜歡由灣仔走去中環,利用短短三十分鐘慢慢欣賞風景與藝術擺設、又或者與人分享理念、白領們中午可溜在馬路上吃三明治、群眾晚上跑去聽演說、大合唱;又有一班有心跑手圍著金鐘走了一敞馬拉松,走遍了一個夢昧以求的烏托邦。

現代社會流行慢活,沒有車又何嘗不可?今天就聽從我們雙腿的指揮,帶領著身體走入人群、穿梭社區,從新認識你的鄰舍、細看你的處所、思考你的理想,為了香港,讓我們一起的撐。

更多:
究竟天 有幾高
李照邦其他文章
Fitz跑步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