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倫明 葉伯[家聯按:這篇原為盧松昌兄2013年3月23日發表於facebook的舊作。機緣巧合之下,與盧兄合作籌備「葉倫明紀念盃」,有機會為這位香港標誌性跑手舉辦紀念活動,實感光榮。亦因此機緣,認識了盧兄這位充滿傳奇色彩的跑手,真是小弟近來又一奇遇。

這篇文章,得到盧松昌先生應允,在本網站發表,令舊作及相片重見天日。而此文相信亦為葉伯生前最後一篇第一身採訪性文章。惟因原文標題與盧兄另一篇舊作相同,小弟為免混淆,另起標題。文章亦為切合現況,稍有少許改動。]

葉倫明 葉伯馳騁於馬拉松賽道的人瑞跑者—葉伯的形象深殖於香港人心中。

葉伯曾是渣打馬拉松的形象生招牌。他使更多香港人認識馬拉松,對推動長跑運動功不可沒。

葉伯參與各項長跑賽事,我們敬佩這位香港最年長跑者的鬥志,傴軁彎腰不懈奔跑的身姿,至今歷歷在目。英國還有一位年紀大拾年的跑者, 就是今年(按:2013年)來港,以渣馬作告別賽的103歲印裔人瑞。眾人拱拌,白鬚飄然,挺身而跑,令人肅然動容。

葉倫明 葉伯

2002年12月,赴澳門參加馬拉松,與多名樂華會友擠迫於酒店一室,其中便有葉伯與鐵人黃。葉伯自攜十來枚熟疍,只挑食疍白。 餘下蛋黃,其中之兩枚,贈我作美味點心。翌日作賽,澳警鐵騎跟隨,為葉伯護航。他抵達終點時,已稍逾規限的5小時,仍獲頒全馬完成奨。

約兩、三年後的渣馬賽事,甫出西隧口,見葉伯站立,彎腰撫膝,訴說膝痛,大概只好放棄。

葉倫明 葉伯葉伯腳傷,曾勸他改為游泳。葉伯表示,不能跑全馬,可改半馬,若再不能,便跑十公里,未曾言休。葉伯何時真正離開跑道?有跑友說 08年後,才不見其跑蹤,但有可能更遲。據悉,葉伯已散失歷年所獲得的奨杯獎牌。身外浮物,未足掛齒,馬拉松鬥士葉倫明的光輝, 已刻印在我們心中。

其後,葉伯因老人症,返回上海祖籍,入住老人院,環境的轉變,令健康迅速惡化。

兩年前,看龍應台書介,得悉臺灣09年出版新書—「太平輪一九四九」:紀錄當年戰禍引發的一場東方鐵達尼慘案。

此書出版後,陸續尋訪發現仍然在世的數位倖存者。此外,近年還跟進拍攝相關影片及舉辦活動,重新記念60年前被遣忘的這一幕人間悲劇。

葉倫明 葉伯急景殘年,戰禍迫近上海。1949年1月27日,2千噸的太平輪作最後一次撤退難民航行。大禍臨頭,一票難求,以黃金換船票,逐成過量超載。為避耳目,熄燈急航臺灣。不幸與運煤船迎頭相撞,兩船圴告沉沒,近干難民葬身黑海,僅餘36名獲救。28歲年輕的葉倫明,是其中的倖存者。獲救後,他返回上海,30年後才得以移居香港。

兩岸政治分隔,拆散鴛鴦,多年後,發現妻子原來仍在臺灣彼岸。戰火無情,滄海桑田,劫後餘生,刻骨蝕心⋯⋯從此,葉伯將過去深藏,不願重提舊事。漂泊流離,60餘年孑然一身,來港後,決心以刻苦長跑的獨特方式紀念創傷。

葉倫明 葉伯2013年3月17日星期日,攜香蕉及蛋糕,與樂華跑友鄭國開探望葉伯。他由上海返回香港,入住柴灣老人院。昔日馳騁沙場,如今已不能自行起立。說話一向帶濃重滬音,現在衣哦作聲,更難辯識,只能略聽幾字,猜測意思來溝通。他一向獨居清貧,老來依靠縱援生活。日常生活不能自理,牙齒已盡脫,只可進食軟性流質。素喜北方饅頭,尚可進食蛋糕、香蕉等軟性食物。當日所見,食慾尚佳。

一位受人敬仰的馬拉松老鬥士,其不懈奔跑背後,原來有一段深埋心坎不堪回首的歷史故事。英雄遲暮,口雖木枘,思維仍然可算清晰。 夕陽晚景餘暉,孤獨寂寞無奈,我輩跑友餘暇探視,可以安慰昔日鬥士,保留一絲生存尊嚴。

葉倫明 葉伯鄭國開兄在假期經常探望,用輪椅推葉伯出外,呼吸新鮮空氣,活動筋骨。歷年活躍好動,現今行動不能自如,困窘於床位或輪椅,實在憂鬱難。

葉伯原居柴灣峰華村,曾縫製枕頭被單蚊帳擺買。當日礙於輪椅未能到達,唯有遙望遠方舊居。

他忽發雅慶,隨處尋覓指點昔日跑山的路徑。

昔日健將,已不良於行,需兩人合力,才可挪動。
葉倫明 葉伯葉伯坐下,發現我的T恤背後印有地圖,竟著意拉扯觀看,只好脫下T恤送到跟前。著名的美津濃半馬賽事,其T恤背面,印有地圖,標示由大美督至鹿頸,再折返船灣淡水湖堤壩的21公里路徑。葉伯熟識此段長跑熱門 路線,大概是見地圖觸發懷念記憶。

葉倫明 葉伯更多:
葉倫明紀念盃最新消息
419葉倫明紀念盃報名專頁
Fitz跑步文章

分享
盧松昌
三十幾年長跑經驗,近年因腰傷問題,潛心改良跑步姿勢,採用「羅曼洛夫姿勢跑」。2015年1月,受台灣跑者影響,第一次嘗試赤足跑,並於渣馬全馬賽嘗試一小段以赤足比賽,發現頗有成效。與葉伯是多年好友,現全力舉辦葉伯紀念盃活動,並開設facebook專頁「赤足微步」分享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