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跑步不能跑的時候,特別想念自由自在跑在街上的感覺。也只有在不能跑的時候,才會突然醒覺:能跑,從來都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不能跑,永遠都有很多原因:傷患、疾病、女孩子生理周期不適、工作太忙、甚至懶蟲作祟,都是你不跑、或不能跑的理由。印象中,已經連續第二年的新年假期在病榻中渡過。去年病得死去活來的時候,情緒亦因為受身體不適影響而變差,所想到的也盡是非常負面的事情。人在病中失去了自主能力,也許並非最可怕,更可怕的是你還擁有渴望自由的靈魂,你還有很多事情想做,但只能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的你除了氣急敗壞,就只能被內心的不甘重重圍困,這種對未來不敢想像的恐懼,才是最磨人的。

今年,我在病中卻盡在想些關於跑步的小事情。除了憂心一下我甚麼時候有靈感寫稿(這應該比困在病床上無事可為還恐怖),也在回憶我短短的跑步歷程上體會到的事。跑步以前不是一件型人才做的事,也不是為了證明自己才去完成的創舉。跑步不是hashtag之後一句廣告標語,不是一張汗流滿臉的自拍照,不是一身tone on tone襯到絕的限量版跑步服,不是facebook上一個打卡或呃like post。我最初接觸的跑步,只是PE堂上穿著短褲白飯魚被迫跑的20個圈,後來是減肥的一個手段,漸漸,它成了我一個不可或缺的習慣,每當感到坐立不安,愁困的感覺兇狠來襲,我便換上疏汗的襯衣,平實舒適的跑鞋,把無法排解的愁緒和難題交給雙腿,放空慢跑去。日復一日相同的街道,相差無幾的步速,即使你換了個時間和路線開跑,那重覆又重覆的過程,其實一點都不熱血,還很悶、很無聊、很寂寞、很累。你不明白自己為甚麼會反覆地做著這種孤獨的運動,明明有很多更刺激更有成效的運動可以選擇。你不清楚這十公里甚至更遠距離的沉默,對你來說到底有甚麼意義,但就在這心底自言自語的碎碎念之中,你不知不覺熬過了最想放棄的頭三公里,你開始不再質疑內心那個屢屢想回家的自己,把眼光和步伐都放遠在當下經歷的一切,每一步、每一個畫面,即使多細碎日常,都牢牢印在你的腦海裡,像一張張永不褪色的照片,每次翻閱,都重新告訴你一遍:你正在以向前奔跑的姿態實實在在地活著。

偶然看了一篇跑手的網誌,她提到自己對跑步感到迷失,需要找回跑步的初衷。對我來說,如果做任何事情之前都要找一個毫無雜質的理由,那人生未免太沒趣了。很多事情,若是太執著為它定義,就沒有閒暇享受它帶給你那無法解釋的快樂。跑步帶給了我些甚麼,我尚在感受參悟當中,但跑前和跑後的兩回病中雜思,無意中教會我一件事:無論我處於高峰還是低潮,只要尚有能跑的福氣,我就擁有一直向前的信念。

本文原載於 INNIE CCY博客 
https://innieccy.wordpress.com/

更多:
INNIE CCY facebook專頁
跑者愛也.愛者跑也
讓我一個人靜靜的跑
Fitz跑步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