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夢騎士,本名黃偉雄 Alex,一位普通不過的香港人,只是他仍有夢。他的夢就是以單車環遊世界。2011年,他騎單車越過澳洲、東南亞、中國,一共走了14,000公里。今年,他開展了新的一頁。2015年6月22日開始,以美國阿拉斯加為出發點,途經加拿大、墨西哥、危地馬拉、貝里斯、古巴等國家,騎程約為16,000公里,預計於2016年2月完成。Fitz.hk會追踪他的足跡,見證一位青年追夢之旅。]阿拉斯加  行李與驅熊噴劑_0012015年6月22日 Day2
香港—安克拉治 Anchorage

香港機場真的是一個睡覺的好地方–不是說長椅,而是鋪了厚厚地毯的地皮。當看到別人要蜷縮著身體待在只有兩個座位的空間時,我好像明白到厚面皮的好處了……

早已預想到轉機會有delay的問題(香港-上海-西雅圖-安克拉治),但還是出現了意料之外的情況:香港航空的飛機delay了(果然!),人是趕得及搭上到西雅圖的飛機,但寄倉行李卻要晚一天才到。

『但我還要轉機到安克拉治呀!這樣子行李會不會滯留在西雅圖?』

『這個嘛……』航空公司職員一副為難的樣子。

和地勤人員糾纏了好久後,最後只是拿到幾個電話號碼,以及填寫了一張奇怪的行李事故單據。這幾天要變成沒有單車(和沒有裝備)的夢騎士–剛剛才想到,我好像連換洗的內衣褲也放到寄倉行李內了……

(後勤隊:唔驚,港產片教的求生技能: 一條底褲前前後後反轉再反轉,可以著到4日。)
行李與驅熊噴劑_f每次開始旅程時,耳邊聽到最多的是『勇敢』兩字。未上路前也總會為這而沾沾自喜,但一旦踏上未知的土地,卻有太多的事情叫人害怕:不知道去向的行李令人害怕、野外的熊令人害怕、滿眼外國人的臉孔令人害怕……

說穿了,是那種陌生感令人不安。我知道上路後會變得不一樣,但哪管去了多少地方,剛剛出發的那種感覺,總會令人不自覺地徬徨。阿拉斯加  行李與驅熊噴劑0032015年6月23日 Day3
安克拉治 Anchorage

出發前在couchsurfing 認識了Anchorage的接待主人Matt。到達機場時Matt已在等待著,把一切都安頓好後,就只待行李何時從香港的那一邊寄過來了。

Matt家中有一隻很討人喜歡的小狗Gismo,不管任何人來到也可馬上擔任親善大使的角色(後來到晚上睡覺時,這傢伙也很『親善』地睡在我的頭上就是了……)

第一天的任務是四出採購在路上需要的食物,同時也在Anchorage市內轉了個圈。Matt曾誇張地說:『我曾在自己家的窗戶往外看到熊呢,阿拉斯加就是一個這樣的地方!』結果馴鹿和熊沒看到,但一路上的景色已值回(機)票價–說起來Anchorage可是美國最多自然保護公園的城市之一呢!

『來一杯吧!』夜裏Matt總是呷著一杯墨汁一樣的飲料,一問之下才知道是自家釀製的啤酒。男人嘛,幾杯下肚後就是兄弟了:

『Wai Hung, 總有一天我會在阿拉斯加擁有自己的啤酒品牌!』Matt說著自己的夢想。

『那很好啊!這啤酒一定風行全國的!』我誇張地說著,是真心話。啤酒的口感很醇厚,味道清洌,沒有普遍啤酒的那種苦澀。我這個不懂喝酒的人也連灌了好幾杯。咕嚕。

『5年!再工作5年我就可以踏出第一步了。然後我要從紐約市把Seria帶到這裏來!』

『Seria?』『對,我愛著的女人。我們曾彼此有各自的生活,婚姻,但最終我們會在一起的!』

『喔?她會……』聽著聽著,人慢慢變得迷糊起來。看到我一副wingwing地的樣子,Matt笑了:『這酒比較烈啦!光論酒精含量的話和紅酒差不多呢!』

難怪!『喔?她會愛上這個地方的!』我終於完整地說出。好的!為夢想乾杯!咕嚕!阿拉斯加  行李與驅熊噴劑0052015年6月23日 Day3
安克拉治 Anchorage

昨天追問航空公司下,終於确定了行李會在今天晚上到達Anchorage。如無意外的話看看能不能聯絡Matt到機場,然後明天正式上路就是了。

–也就是說,在Anchorage的滯留時間終於結束了。

剩下來這天繼續是採購的時間。昨天主要是食物,今天則是裝備了。出發前的資料搜集已令我認清一個事實:我怕死熊了(但又想看到牠們)。為了令騎行者安心,阿拉斯加研發了專門對付熊的胡椒噴霧(Bear Spray)。

第一天見到Matt時我已在問:其實Bear Spray真的有用嗎?

Matt:『它可以令你安心一點啦!』那實際上呢?

Matt:『嗯……如果我是熊的話,有時候也會想在食物上加一點香辣料就是了。』

–明白,完全收到!

但為了安心起見,我還是乖乖地買了一小瓶的噴劑,並親自作了人體實驗:如果李o記桂林辣椒醬是lv. 1的話,它是lv. 100。

怎麼會想到要把這東西噴在人身上呢?

本以為今天可以拿行李的,但阿拉斯加航空的行李部門很抱歉地說著:晚上我們關門了(?)。要明天早上才可以拿到呢!預計明天中午出發上路,到時候可能一個星期才能更新一次了。

老拍檔回來了。一小時後,向未知的大陸出發!
老拍檔回來了。一小時後,向未知的大陸出發!

夢騎士單車環球日誌 facebook專頁

更多:
[夢騎士] 穿越中北美洲的開端
[亞洲篇] 土耳其 等埋發叔(香港單車俠)
從香港騎單車到印度 — 納木措 (FreeWider)
電波單車友 騎行3萬公里返港 (Zenda)
Fitz Bike Tour 單車遊記

分享
夢騎士單車環球日誌
夢騎士阿雄,香港中文大學人類學系畢業。面對著旅行中的一切事物,總是左一句「他-媽-的」,右一句「太-扯了吧」來應付過去。漸漸地,近乎戲謔似的在這各式各樣的遊戲當中,摸出了自己的方向,騎出了自己獨有的感動。http://hkdreamrid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