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tz > 生活 Life > 山野紀實攝影師的「神秘黑」.專訪 Vincent Chan 陳德誠
Vincent Chan 陳德誠 攝影作品

「參與別人的挑戰,就是給自己的挑戰。」—— 陳德誠 (Vincent Chan)

對於黎志偉、黃浩聰等知名運動健將,相信大家不會陌生。有沒有想過,能跟得上這些精英運動員,拍攝他們挑戰中的艱難過程,鏡頭背後的那個人又是一個怎樣的人?

認識

和他的「結識」是由一個鏡頭開始。

數年前某天,偶爾看到一個半環迴獅子山的航拍鏡頭 —— 由獅子頭的側面,慢慢往前,直到山下繁華的的香港出現 —— 印象很深,當刻腦海萌生一個念頭,希望認識鏡頭背後那個人。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一年後,透過一位攀石朋友,認識了那個鏡頭背後的攝影師 —— Vincent Chan 陳德誠。

單憑聽 Vincent Chan 這名字,可能會想像是一個位40多歲的中年男子;到見到真人後,我內心笑了一笑。

神秘黑

若你初次見他,可能會覺得他有點「酷不可親」。或許,是他經常穿着黑色衫,是他一臉鬚子,又或許是他手上獨特的紋身、他的一種磁場,總是給人「神秘黑」的感覺。但,接觸過,你通常會有另一種體會。

我問Vincent:「年輕時,你有冇諗過將來會做攝影師?」他説:「冇諗過。」

從事山系攝影、拍攝紀錄片之前,Vincent 在電視台的製作部工作。然而,當時的工作並未有為他帶來太多的滿足感,所以辭去工作,決定「出走」。那一年,尼泊爾地震,他決定前往這國家,親身感受這國家地震過後的人和事。

這次旅程中拍攝的相片為他日後當上攝影工作,打開了一扇門。他發現透過鏡頭,能夠將事實、影象及訊息帶給讀者,慢慢地發現這種工作很有挑戰和意義。

Vincent 最近接受Do 姐<口水多個浪花>的訪問談及拍攝生涯

最近和 Vincent 小聚,談到他由山系攝影、到後來因疫情關係在機緣巧合下成為運動紀實片導演的一些經歷:

山: 拍攝山系相片與拍攝動態的運動紀錄片,你比較喜歡那種?

V:「兩者很不同,前者是自我滿足,而後者,讓我有機會為主角留下記錄,為某人保存經歷,是另一種的滿足感。」

山: 運動紀錄片拍攝最困難的地方是什麼?

V: 「首先,是體能上的挑戰。例如拍攝越野山跑,你自己先要有能力上到山,亦需要有耐性等待主角出現。同拍劇情片不同,不會有 take two 。就例如拍黃浩聰 Project Endless,如果你唔小心錯過咗某個重要一刻,就冇㗎啦,你冇可能叫亞聰 (指黃浩聰) 再跑一次比你 take 㗎嘛。」

將紀實看成使命

Vincent 為 Ben Woo 拍攝以獨木舟橫繞香港一周的旅程

山: 點解咁鍾意用影像紀實?

V:「很多人只有一次相遇的機會、只有一次交談的機會,只有一次紀錄的機會。所以我會珍惜生命中遇到的人,每次碰到全新的面孔也當作最後一次見面,努力以鏡頭留下一些記憶……」

>

山: 可否分享一個難忘的拍攝經歷?

V:「去年拍攝 Ben Woo 及其兩位隊員於五日內以獨木舟環繞整個香港一周,其後拍成紀實片《The Circle》。當中有一晚需要在荒島上過夜,但由於我要背着器材,所以不可能帶一個露營帳幕在身,只可以帶一個 BV (輕便的露營睡覺袋),簡單的將自己包住。到我第二朝起身的時候,發現我被昆蟲咬咗40幾口。」

「另一次難忘的經歷是拍攝輪椅攀登者黎志偉攀登如心廣場的挑戰,後來拍成紀實片《傲》。我嘗試翻參考文獻,但完全沒有影像可供參考,因為從來沒有人嘗試過這樣攀爬,是一項史無前例的挑戰。」

「去到現場,基於安全考慮,大會也需要我穿上安全裝束備並戴上頭盔,拍攝角度亦多限制。由於這挑戰很艱巨,加上天氣千變萬化,在拍攝之前及期間根本不能預計志偉會否完成,整個拍攝過程都充滿未知。最後由於風勢猛烈,為了安全考慮,志偉在以大局為重的情況下,決定終止挑戰。雖然大家都覺得很可惜,但無論結果如何,皆是挑戰過程的一部份,我都必需記錄下來;或許,這樣的結局令這紀實片更加令人難忘。」

黎志偉攀登如心廣場

山: 你拍過多個史無前例的極限挑戰,那一位運動員令你印象最深刻及敬佩?

V:「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實在很難選擇。但如果一定要只能選一位的話,我會選擇黎志偉。我很佩服志偉的堅持,如果換轉是我,我未必能接受那次意外的打擊,重新面對人生。志偉在困難重重的情況下,仍然堅持去實踐自己想做的事。在拍攝期間,見到他那種冷靜,以及在極具挑戰的環境下沉着思考應變,我清楚知道他是一位質素很高的運動員。」

山: 這些你拍攝過的運動員對你自己有沒有影響?

V:「在參與拍攝的過程中,我覺得就是對自己的一個挑戰,因為經常要靠自己的意志,谷行「腎上腺素」才可支撐自己去完成。不過,我很榮幸能夠為運動員記錄他們勇於嘗試的初心,努力的過程,希望大家從中得到鼓勵和啟發,就好像一種使命,也是我工作最具滿足感的地方。

山: 未來你有什麼大計?

V:「我理想中的 projects 是不受地域限制,不限於跑步或攀登,可以是任何類型的運動;只要有人希望透過鏡頭來做記錄,我也有興趣接受挑戰。最重要的是,透過我的鏡頭,讓大家能看見運動員那份初心,並得到啟發,亦希望大家看到運動員背後付出的血和汗。此外,運動紀錄片在香港算是冷門的行業,希望有日大眾都能夠感受到同業的默默耕耘,得到大家的尊重。」

後語

刺蝟、獅子,定是熊?

有些人初次見 Vincent ,可能覺得他有點像刺蝟。

當他工作的時候,有點像獅子,因為須要強悍、要用意志去「頂住」艱辛,堅持完成拍攝;和他合作過的人都知道他自我要求很高,不會交「行貨」,每一次都用盡自己的資源和能力做到最好。

跟他合作的過程當中,有時覺得他像隻熊,很貼心,會從你的角度去思考,好好聆聽你的想法。洞察力很強的他,你不用言明,他自然可以鏡頭代你說故事。

或者,電影人都喜歡凝造「反差」。你又會否想到,滿手紋身、看來有點兇的人,紋的圖案原來是雙親的名字?

Don’t judge a book by its cover —— 正是這個意思。

有關 陳德誠 Vincent Chan

IG: https://www.instagram.com/vinvincent/

Vincent 於2015年創立 Composethestory,以錄像及相片細說別人說故事。除了喜歡在外地拍攝大山雪嶺自然美景外,近年參與拍攝本地各項重要的野外挑戰 —— 「參與別人的挑戰,就是對自己的挑戰」正是Vincent 的信念。

近年的紀實片作品有《Never Settle》—— 片長45分鐘的紀實片,記述輪椅攀登者黎志偉憑雙手挑戰攀登320米摩天大廈的真實故事。片長20分鐘的《The Circle》,講述三位野外挑戰者於五天內以獨木舟環繞香港一周的曲折旅程。

伸延閱讀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