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提要:我娶咗個老婆,佢為咗要收身減肥,結婚前走咗去跑步,仲入埋跑會。一段時間後,佢話要參加毅行者…… (見《我愛上了跑女 她愛上了麥理浩 (上)》)

鳳凰觀日

而結婚一個月紀念,我哋去咗昂坪宿營,理由係佢好想操下山,同埋去鳳凰山睇日出。

結果就係,呢個結婚紀念日嘅宿營,絕對唔溫馨唔浪漫,因為一行人一共有九位男女!


「其實呢,我想問,如果要喺昂坪上鳳凰山山頂睇日出,我哋要幾點開始行上去呢?」

當時我哋企喺心經簡林,望住匿喺雲入面嘅鳳凰山頂,feel到自己有啲腳軟,好擔心我要行足12粒鐘。

「平時我哋行開兩個鐘內,夜行預多半個鐘……四點……三點起行都應該得。」一位叫 Fred 嘅跑會成員,望一望我嘅大肚腩,好慷慨咁畀多一個鐘我。不過,嗰晚我哋老婆喺廚房兩個人洗緊碗嘅時候,老婆同我講:

「Fred問你有無上過鳳凰山,佢話未行過山嘅話,夜晚上去好危險喎……」

就係咁,我哋呢一個結婚周月嘅浪漫約會,我只係留守喺渡假屋,煮定早餐等佢哋睇完日出返嚟食。

講開跑步對我哋相處嘅影響,上面呢件事只係冰山一角。好多問題確實一言難盡。

我正職係揸Uber

兩公婆一部車,原意係兩口子放假時可以揸部車可以去下郊外,唔使一定要留喺市區商場同你逼。不過自己老婆鍾意跑步之後,我就成為佢嘅御用 Uber 司機。

佢有比賽時,朝早未天未光就要送佢去起點,等佢跑完之後,又要送佢,以及送佢班跑友走人。最初都好興奮喺跑道搵個位同佢打氣。但試過多幾次之後,你會發現佢唔係望你唔到,就係嫌你影響佢嘅心情。記得佢第一年參加渣馬全馬,我落住大雨喺西隧等咗佢幾個鐘,諗住拎支水畀佢飲。點知佢回敬我:「成條跑道五公里有個水站,你仲拎支水畀我做乜呀!」二話不說,佢將我支水丟落垃圾桶!

我又加入了Deliveroo

佢參加路跑,我最多都只係做電召的士司機,坐喺車入面等佢幾個鐘。到佢有興趣玩山賽,先至係我惡夢嘅開始。

之前講過,佢六月份成功抽中咗毅行者,成為隊長。六月尾佢已開始密集式操練。我除咗要繼續「揸Uber」,仲要做埋 Deliveroo,定時定候去到「山卡啦」咁遠,送水送食物畀佢哋。嗰一年嘅暑假,我足跡遍及西沙公路嘅水浪窩、西貢井欄樹、大帽山荃錦坳、城門水塘、鶴藪、林村……

最誇張一次,我一個人車住八個人嘅糧水,一共12支寶礦力,加埋八個飯盒,而目的係北潭凹……

嗰陣我對香港郊野一無所知,連北潭涌都未去過,根本唔知西貢有個禁區。到我車住一車糧草去到北潭涌閘口,知道唔入得去嘅時候,我要喺北潭涌停車場等位,等位失敗後揸返部車去西貢墟泊好佢。然後拎住嗰一堆嘢搭的士入北潭凹!

最後,仲畀一班只係等咗十五分鐘嘅人怪責,話我影響佢哋操練嘅節奏!

(三之二,待續)
本文為作者觀點,並不代表Fitz立場

Fitz 連結: https://fitz.hk/?p=100577

更多:
Fitz Facebook 專頁
毒L,跑場覓真愛啦! (下)
毒L,跑場覓真愛啦! (上)
Fitz Running 跑步

廣告
阿倫.史密夫
曾經有一份至真既愛情擺係我面前,但係我冇去珍惜, 到冇左既時候先至後悔莫及,塵世間最痛苦莫過於此。 如果個天可以俾機會我番轉頭既話,我會同佢講我愛佢,如果係都要係呢份愛加上一個期限,我希望係一萬年。 (係佢講唔係我講)